第1095章 小路子与仔仔.番外(56)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第1095章 小路子与仔仔.番外(56)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白鹭吃完点心,准备冲杯热牛奶,喝了就睡觉。

  可有的时候,是人算不如天算。

  办公室没了热水,她端着杯子打开门,被门外徘徊的卢清旭吓了一大跳。

  白鹭下意识朝后退了两步,待看清是卢清旭,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师兄,你这是要吓死我呢!”

  卢清旭提着手里的袋子朝她递了递,“听说你刚做完手术,饿了吧,我到外面买了饺子,一起吃点?”

  白鹭吃了不少点心,其实挺饱了,但卢清旭买的是她挺爱吃的对街那家北方饺子馆的饺子,即便肚子不饿,但闻见那香味,肚子里的馋虫瞬间被勾了起来,她暗地咽了下口水。

  “那……我就吃几只,谢谢了,师兄。”

  等她冲好牛奶回到办公室,卢清旭已经把两盒不同馅的饺子摆了开来,并把醋和辣酱倒在盒盖上,就等她回来一起吃了。

  “师兄你今晚值班?”

  自从正式拒绝了卢清旭之后,俩人有一阵子没见面了。

  一来,是俩人都忙加上白鹭为了陪白向东又休了几天假,二来,各自都有点刻意避着对方的意思。

  “是啊,来找了你几次你都没在。”

  白鹭有点过意不去,“抱歉,我外公出了小车祸,我请假陪了他几天。”

  至于刻意避着对方的事,则是不愿彼此尴尬。

  卢清旭点点头,一脸关切问道,“我听说了,外公现在好点了吗?”

  白鹭夹了只饺子蘸了辣酱和醋,放里嘴里嚼了几下,满足地轻呼了一口气。

  “已经没事,开开心心回b城了。”

  卢清旭嗯了一声,接连吃了几只饺子,这才抬起头看着白鹭,犹豫再三,才开口道。

  “师妹,我们还是朋友吧?”

  白鹭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抹真挚的笑意,“师兄,我们当然是朋友啊。”

  卢清旭认真看了她几眼,确认她没说假话,才长长吁了一口气。

  “哎,这几天愁死我了,以为你要把我拉进黑名单呢。”

  白鹭嘴里还吃着饺子,鼓着腮帮子嘟着嘴,含笑瞅着他。

  “怎么可能?我把那谁谁拉黑也不可能把师兄拉黑啊!”

  卢清旭神色松驰了不少,一边夹着饺子一边歪着头逗她,“那谁谁是谁?炎家小少爷?”

  白鹭又愣了一下,然后佯装生气似的绷着脸,“师兄你怎么这样啊?看来,做人不能心软,还是让你在黑名单里待几天凉快凉快吧……”

  卢清旭哈哈笑着道歉,“别啊师妹,我知错了还不行吗?”

  俩人把话说开了,气氛渐渐融洽,而白鹭,不知不觉间,又吃多了。

  卢清旭走了之后,她从药箱里拿了消食药吃了,躺床慢慢揉着胃,揉着揉着便睡着了。

  第二天,她回到炎家已经近九点,管家见她抱着一大束绣球花回来,忙上前接了过去。

  “白医生,这是摆你房间吧?”

  白鹭摇头,“就放客厅里吧”,说着,四下看了看,“炎煦呢?还没起?”

  管家转身吩咐兰姨去找个花出来把花插上,才回她,“小少爷和宁少爷去训练了,说是九点三十回来。”

  关于炎煦逐渐恢复训练的事,白鹭虽不太同意,却也明白自己阻止不了他。

  “家庭医生有没有跟一块去?”

  白鹭不是这里的主人,但于炎煦而言,她是好友还是他的医生,所以,所有关乎他健康及康复的事她都会过问。

  管家笑着点点头,“一起去了,小少爷都按白医生吩咐的做呢,放心吧。”

  白鹭这才放心,提着包包要回房。

  “白医生还没吃早餐吧?”

  白鹭看看时间,“我等炎煦回来一起吃……”

  白鹭洗了个澡,拿了本书窝在床上看。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敲响,“白鹭,吃早餐了!”

  是炎煦的声音。

  “来了……”

  白鹭把书扣在床上,麻利下了床。

  门外的炎煦,穿着灰色运动套装,一身清爽气息中夹杂着丝丝寒气。

  白鹭挑挑眉,“走路回来的?”

  炎煦哦了一声,“没多远,几分钟的路。”

  白鹭跟着他走到饭厅,“我明天中午班,明早带我见识一下?”

  炎煦说,“可以,我明天叫你起床。”

  兰姨把一碟煎饺一碟水饺端了上来,白鹭一口一只,然后,因为太热而张着嘴呼气,如此接连吃了几只饺子,才叹道,“还是你家厨师包的饺子更好吃一点。”

  炎煦迅速捕捉到她话里的重点,“你今早吃饺子了?”

  炎煦何等聪明的人,知道在白鹭这样的人心里,美食所能引起的欢娱时效应该不会太长。

  白鹭也没多想,直接纠正他的时间,“不是今早,是昨晚。”

  炎煦瞅着她,“昨晚做完手术这么晚了,还出去吃饺子?”

  白鹭给自己的碗里加了点辣酱,“没出去啊,师兄买回来请我吃的。”

  炎煦顿了一下,“你师兄?那个卢清旭?”

  白鹭哦了一声,“就是他,你还记得他啊。”

  炎煦瞧一眼她的碗,好心提醒她,“别吃太辣,你昨晚刚熬完夜,容易上火。”

  “没事,我昨晚睡得挺好的。”

  说完,又追着问他,“你还记得我师兄?”

  炎煦却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她,“你和他关系很好?”

  白鹭没有否认,“还算可以,他从以前就一直挺照顾我的,恰好又分在同一间医院,关系自然是要亲近一些的。”

  炎煦用筷子戳了两下碗里的饺子,半晌,才又抬起头盯着白鹭。

  “他是在追你吧?”

  白鹭正端着杯子喝豆浆,猛地呛了一下,咳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

  她红着脸接过炎煦递过来的纸巾抿的抿嘴,斜瞥他一眼,“你是想要呛死我吗?”

  炎煦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豆浆,淡淡地道,“这问题不能问?”

  白鹭真想敲他一下,可惜,手没那么长。

  “可以问,但能不能挑个合适的氛围来问?差点没被呛死!”

  炎煦放下杯子,黑亮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她。

  “这种问题还需要合适的氛围来问?又不是表白……”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https://www.wenyuan.me/Read/361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