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恻隐之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史阿轻蔑一笑,对刘范说:“你叫来再多的人也没用!我之一剑,可当百万雄师!”

  刘范摆好了防守姿势,长剑横在胸前。刘范对身后的小刘靖说:“靖儿,父亲要你从后门跑去清兰院,去通知马姨娘,就说父亲这里有不速之客,让她一面派女兵来芙蓉院,一面派人去通知恶来叔叔,叫他率虎卫军闯进内院来!父亲的话,你听明白了吗?”

  小刘靖却没有应答,他突然挣脱了刘范护着他的一只手,从刘范身后挺身而出,小手里紧紧地攥着小银刀,对着屋门外的史阿。

  刘范大惊失色,赶紧伸出手去护住刘靖,说:“靖儿不要!”

  小刘靖却面不改色,他用稚嫩的声音大声说:“靖儿不走!靖儿要与父亲并肩作战,杀了这贼人!”

  史阿大感意外,他从没想过,局势会变成这般。

  刘范看对面的刺客已经在缓缓抽剑出鞘,顾不得慈爱了,疯狂地朝小刘靖大吼:“靖儿,听话!”

  “靖儿不走,靖儿要保护父亲!”小刘靖也毫不示弱地大喊,声音脆生生的。他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咬牙切齿地看着对面的史阿,手里的小银刀闪着银光,丝毫没有畏惧和畏缩。

  史阿一听这话,看眼前这小孩,头上还绑着两个小小的总角,一脸的天真可爱,却恶狠狠地瞪着他,史阿没来由地想到他父亲的死。

  史阿想,如果当初他父亲被人杀害时,他并没有在山上练功,他能如眼前这孩子、勇敢地护在刘范面前一样,他也勇敢地护在他父亲面前,为他父亲抵挡住那些贼人,那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史阿红了双眼,咽喉发涩。不知为何,他慢慢地松开了手里握着的剑柄,让已经被抽出一半的玉龙剑,缓缓地重新放回剑鞘里。

  而刘范简直要疯了,如果这刺客伤到了他儿子,那他又该怎么活下去!

  正当刘范不知如何是好时,芙蓉院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还能听见一阵甲片摩擦的声音。史阿略微一惊,扭头一看,竟然是一员女将,带领众多的女兵,包围住了芙蓉院。

  刘范一看是马云禄赶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刘靖见了,大喊:“马姨娘,快杀了这贼人,他想刺杀父亲!”

  马云禄将一杆与马超的银枪如出一辙的银枪狠狠地顿在地上,指着史阿说:“放下武器,否则杀了你!”

  马云禄刚说完,身后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典韦率领一群虎卫军来了。典韦带虎卫军士兵冲进芙蓉院里,虎卫军士兵个个手持劲弩,对准了史阿。

  马云禄喊:“倒!”

  刘范会意,抱着小刘靖,赶紧扑倒在地。

  典韦大喊:“射!”

  顿时,万千箭矢劲飞,向史阿飞去。

  史阿丝毫没有躲避,他快如闪电地抽出玉龙剑。典韦只看到了一道银光闪过,下一秒就看见,箭矢都摔在地上,并且被砍成两半。

  见快如闪电的劲弩都奈何不得这刺客,典韦抽出绑在背后的两枝小戟,马云禄挺起银枪,两人正要冲上去与之厮杀,那刺客却飞快地腾地而起,立即跳上了屋檐之上。

  刘范赶紧抱着小刘靖跑出屋外,典韦、马云禄立即将他俩护在身后,大喊:“保护主公!”

  虎卫军和女兵立即里三层外三层把刘范围在正中。

  刘范抬起头,看到了史阿,史阿正如蜻蜓点水般,站在屋檐之上。面对包围着他的上千人,史阿放剑入鞘,丝毫没有畏惧。

  此时云彩飘散,夜空清明,一轮明月就在史阿身后。皎洁的月光与白衣如雪的史阿,相映生辉。夜风吹起史阿鬓角的两缕长发,吹动他的衣袂,飘飘而起。时间仿佛凝结在那一刻,众人仰头望着史阿,竟然都看得有些痴了。

  史阿淡淡一笑,对屋檐之下、万军之中的刘范说:“刘范,今夜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没有那个能力,而是不想在你儿子面前杀了你。你若果真是豪杰,以后就屏退妇幼,我与你,与你的猛将们,可以堂堂正正地来一场快战。不过下一次,我可不会那么仁慈了!”

  说完,史阿就立即想走。

  刘范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喊:“慢!”

  史阿停下脚步,说:“怎么?”

  刘范说:“你可留下姓名!”

  “史阿是也!”说完,史阿高高飞起,来去如风,迅速跳到一面墙上,跳了下去,不见了踪迹。

  竟然真的是史阿……

  刘范震惊不已,旋即赶紧反应过来,喊:“恶来,你率虎卫军一半士兵去追杀之!”

  “喏!”典韦慨然应喏。

  “云禄,你留下所有女兵,护卫住内院,不能让刺客伤了父亲母亲,我的妻子们,还有我的三个兄弟!再领另一半虎卫军巡行全州牧府,一定要仔细查看所有角落,但有刺客,格杀勿论!”

  马云禄点点头,说:“好,妾身这就去!”

  刘范又拉住马云禄,塞给她虎符,说:“恐怕虎卫军也抓不到史阿,你再去姑臧城内外三个兵营,调动你兄长马超所率的剽骑卫,以及我的亲卫军——天策卫,命令两卫戒严全城,一旦发现有行踪诡秘之人,立即羁押!之后再去调动诞弟的锦衣卫,命令他与两卫官兵一同排查全城,捉拿刺客!”

  “是!妾身会亲自去办!”

  看着两人分头行动,全州牧府人头攒动,驻军全都调动了起来,刘范这才松了口气,放松了一直抱在怀里的小刘靖。

  这时,貂蝉和安希尔从院外跑进来,看见刘范和小刘靖都没事,貂蝉喜极而泣,一把抱住小刘靖。

  刘范拍拍貂蝉颤抖的肩头,说:“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貂蝉摸摸小刘靖的头,说:“靖儿,你有没有事?”

  小刘靖笑道:“娘亲放心,靖儿没事。”

  “哎呦,可吓死娘亲了……”

  小刘靖拔出小银刀,自豪地说:“娘亲你不知道,刚刚靖儿还护住了父亲,把贼人给逼退了呢!”

  貂蝉一听,怨恨地看着刘范,说:“看你做的都是什么事?!”

  刘范羞愧地挠挠头,又想起了什么,说:“对了,怎么云禄和恶来得到消息那么快,刺客刚到,她们就带兵包围了芙蓉院?”

三国之西州制霸 http://www.wenyuan.me/Read/411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