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势如破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势如破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势如破竹

  刚刚才看到了他们偃月书院核心第一剑客的魏天扬死掉。



  难道现在还要看到强青死掉吗?



  “够了!”



  苍鹭长老越想越气,终于看不下去,猛然大喝。



  谁知就在同时,一个声音也响起:“该我了!”



  蹭!



  声音伴随着身影一起跃入比武台上。



  当!



  就听到一声脆响,紧跟着便是刷拉拉的声音响起。



  “你!”



  峦峰大惊失色,蹬蹬蹬连退数步。



  他连忙将空中的锁链收起,呆傻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看着陆尘,如临大敌!



  一瞬间,雄武殿中,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吃惊的看着跃入比武台的身影。



  这个身穿天蓝色短衫的少年人,就站在那里,淡然的好像一碗水。



  他甚至都把后背留给了峦峰。



  “这人是谁?”



  很多人都生出如此疑惑。



  已经站起身来的苍鹭长老缓缓坐下,眼神灼灼的看着陆尘,仿佛要将陆尘看透。



  但是任凭他如何看,也只能看到陆尘是托月境六重。



  奇怪,什么时候他们偃月书院有这么厉害的托月境六重弟子了?



  仅凭一剑,就可以将峦峰的剑器锁链击飞。



  这是什么本事?



  苍鹭长老疑惑万千。



  他很想再观察一下陆尘的战斗,这样自己才能判断出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陆尘,你!”



  强青畏缩在地上,身体揉成一团。



  原来在陆尘出手的那一刻,强青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面对峦峰的锁链重砸,他不但想不到办法去反击,反而吓得缩起来,闭目等死。



  此时看到出手救自己的居然是陆尘,强青整个人都傻了。



  “废物!”



  陆尘劈头盖脸的厉喝,唾沫星子都能溅强青一脸。



  “你!”



  强青又羞又怒,就要站起身来,和陆尘针锋相对。



  谁知陆尘突然一脚踹出,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腰眼上。



  “啊!”



  强青发出凄厉的惨嚎。



  他分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内脏破碎了。



  这个陆尘不过一脚,就隔着皮肉踹碎了自己的内脏。



  他怎么做到的?



  力量为什么可以控制的如此巧妙。



  强青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身体里又疼又冷,好像有一股寒气入了体。



  “陆尘,你在干什么!”



  核心院的执事大喝。



  陆尘淡淡道:“为咱们偃月书院拔除废物和毒瘤。”



  说罢,他又是一脚踩在了强青的丹田上。



  “啊!”



  强青面目扭曲,痛到了极点。



  此时比武台上,另一边的峦峰都看的愣住了。



  他很是惊诧。



  这个突然上场击飞自己锁链的少年人,到底是偃月书院的弟子吗?



  为什么上来不和自己战斗,反而去对付强青。



  好古怪的少年!



  不只是他愣住,他们血刀门的长老邰广平也愣住了。



  搞什么鬼啊。



  明明是自己派人来挑衅羞辱偃月书院,怎么偃月书院自己打起来了。



  妈的!



  邰广平不爽的大喝:“你们偃月书院可真不要脸,好好的比武,都可以随意打断。



  苍鹭老头,你可得给我们一个解释!”



  苍鹭眉头一皱。



  他看向陆尘的眼神,也露出一丝愠怒。



  这个小子,胆大包天,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手谋害同门弟子,一点儿都不注意场合。



  若不是看在他刚刚出手击飞峦峰锁链的份上,自己可不能轻易将他饶恕!



  眼下,虽然惜才,但也不能让这小子恣意妄为!



  “陆尘,为什么出手攻击强青,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苍鹭长老沉声问道。



  陆尘对苍鹭拱了拱手,道:“回长老的话,此人乃穆林的走狗。



  在咱们宗门里面搅风搅雨,弄得乌烟瘴气。



  之所以咱们内宗没有更杰出的剑道好手,便是他们搞的鬼。



  我打他,是给咱们偃月书院的剑道出一口气。



  我不但要打他,还要杀他!”



  “不!”



  强青又疼又怕,在台子上翻滚着爬下。



  陆尘对王凯定使了个眼色,让王凯定将强青看好。



  这家伙已经被自己废了丹田,翻不出什么浪花。



  等自己将血刀门的事情处理好,再来好好从强青嘴里询问一些东西。



  眼看到王凯定已经将强青控制住,陆尘再度对苍鹭拱了拱手,道:“长老,接下来就由我来对付这个峦峰。



  让他们血刀门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才叫正宗的剑道!



  我们偃月书院以剑道立门,历史悠久,岂容血刀门这等宵小来放肆!”



  “说得好!”



  众偃月书院长老执事大喝,为陆尘叫好称赞。



  虽然陆尘废了强青,但是对大家来讲,这都不叫事。



  没有人会在乎一个失败者。



  “陆尘,若你此战得胜,之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苍鹭长老沉声道。



  陆尘大喜:“绝不辜负长老所望!”



  他终于见识到了,偃月书院对剑道天才的偏袒,有多么的可怕。



  换言之,只要自己一直天才下去,偃月书院就会一直保护着自己。



  宗门刚刚失掉了一个剑道天才魏天扬,所以对自己将会更加看重。



  如此想着,陆尘心头更是有了底气。



  他舒展了一下身子,将青霜剑抽了出来,道:“峦峰,人贵有自知之明。



  刚刚你说强青不是你的对手,让他退下,可见你也并非无知之辈。



  所以,我劝你也立刻退下,免得枉送了性命。”



  “我……”



  峦峰张开嘴巴,眼神中流露出犹豫。



  先前陆尘一剑将自己的锁链击飞,还让自己倒退了数步。



  那一剑,出手的力度和角度都巧妙到了极点。



  那种剑法,和自己以前遇到了都完全不同。



  以前自己能够取胜,凭借的不过是天生神力。



  至于剑法,自己一点儿都不擅长。



  手上的长剑只是一个欺负人的由头,自己始终用的都只是重锁链而已。



  将长剑换成棍、枪、刀、棒任何一种兵器,自己都可以施展出来。



  但是归根结底,自己也只是一个玩锁链的而已。



  而陆尘却无视自己的重锁链,甚至还将自己的锁链击飞。



  这份本事,自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何对敌?



  他不由得心生惧意。



  “峦峰。”



  邰广平忽然低声道:“我允许你用任何手段。



  有任何损失,我给你双倍的赔偿。”



  峦峰眼神刷的一亮。



  既然长老都这么承诺了,自己还犹豫什么。



  储物手镯里还有一个重达三千斤的铁饼。



  只要把这铁饼丢出去,他陆尘还不被砸成肉饼?



  唯一的不好就是铁饼已经有了无数的裂痕,只怕这一次用完,就会爆碎。



  好在有长老的承诺,到时候让长老给自己两倍的赔偿。



  哈哈。



  还赚了!



  峦峰大喜,看向陆尘再无惧意。



  什么巧妙精准的剑法,在自己的铁饼面前,也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陆尘,我还是劝你赶快投降,免得白白送了性命。”



  峦峰挺直腰杆,拉着铁链在地上滑动发出刷拉拉的声音,给自己壮声势。



  陆尘摇头道:“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



  主持的执事大喝。



  说罢,就看到一道锁链横空而起,啪的砸向陆尘。



  这峦峰起手速度之快,让人震惊。



  强青在场下一边痛的哼哼唧唧,一边也是心惊胆战。



  他怀疑若是峦峰以这样的开场对付自己,自己恐怕早就被铁链砸死了。



  但是那陆尘,居然躲过了!



  “不可能……”



  强青发出低呼,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只见峦峰将铁链舞的水泼不进。



  铁链发出呼呼的响声,残影占据整个比武台,可是陆尘却偏偏能够在那残影中闪躲。



  如狂风般的挥击让每个人都为陆尘提心吊胆。



  只怕陆尘一个不小心,便会被峦峰的锁链砸死。



  就连那一直看不惯陆尘的田双棋,也不由自主的为陆尘捏一把汗。



  她知道若是把自己放在陆尘的位置,只怕自己连一招都扛不住。



  真是让人难以想象,这陆尘是怎么做到的?



  凌厉的锁链劲风刮在他的身上,他都不知道疼吗?



  当!



  一道金铁交击的脆响突然响起。



  就看到铁链嘭的倒卷而出,砸出场外。



  比武台上,峦峰迅速后撤,一脸的惊惶。



  自己居然被陆尘将大轮魔斩给破掉了!



  要知道自己这一招刚刚学会的时候,上百的敌人,都被自己用锁链斩成两半。



  可是今天,却连陆尘一个人都斩不死。



  不但斩不死,还被将自己的锁链奇兵给击飞了。



  明明这家伙力量并不强,他是怎么做到的?



  “借力打力!”



  苍鹭长老突地站起来,大喜自语。



  借力打力,这就是入微啊。



  果然是剑道奇才!



  据说穆林也领悟了入微,自己却不曾见到过。



  谁知今天自己却见到了另一个人也领悟了入微。



  天佑我偃月书院!



  “是入微,该死,峦峰的天生神力派不上用场了。”



  邰广平心头一急,大喝:“慌什么,换兵器。”



  “是!”



  峦峰得到提醒,立刻冷静下来。



  就听他一声大吼,双手环抱在怀里,右腕一颤,一个大饼就落到了他的怀里。



  轰!



  陆尘眼神陡然一凝,看到峦峰浑身青筋暴起,甚至他的脚都将比武台踩得下陷了一截。



  毫无疑问,峦峰手上的大饼,重的可怕。



  陆尘当机立断,收起青霜剑,转而拿出了狂风剑。



  “去!”



  峦峰大吼,身子摇晃着,借助腰力,将铁饼猛然丢出。



  却见这铁饼迎风便涨,从怀抱大小,一瞬间长成半个比武场大小。



  陆尘就处于铁饼阴影之下,躲无可躲!



  “哈哈。”



  峦峰大笑:“死!”



  他小腿肚子还在发抖,因为榨干了所有力气,几乎都无法站立。



  但是,不管如何,自己胜了!



  峦峰满意的看着铁饼落下,等着看到陆尘被砸成肉饼的那一幕。



  这时候,一声厉喝陡然响起:“狂风斩!”



  唰唰唰!



  无数道的狂风剑刃从巨大铁饼底下击斩而出。



  硁硁硁。



  剑刃轰击在铁饼上,发出闷响。



  但伴随着剑刃越来越多,而且剑刃中还夹杂着森森寒气。



  终于,铁饼上面的裂痕也达到了极限。



  本来就破烂不堪的铁饼,在剑刃的轰击之下,砰然爆裂!



  铁块四溅而出。



丹师剑宗 https://www.wenyuan.me/Read/457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