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顶级功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师剑宗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顶级功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顶级功法

  陆尘点了点头,之后却又上到了第九层,在上面按了手印。



  对他来讲,望气塔是一定要在第九层修炼的。



  在那里,才能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顶尖,不浪费自己的天翔法。



  今天时日已晚,暂且算了。



  明日,必霸占第九层!



  返回了第七层,陆尘继续研究庞珞给的小玉人。



  等到日出时分,则运转天翔法,炼化鸿蒙紫气。



  第七层的鸿蒙紫气,要比第四层的更多。



  这一次陆尘花费了一个时尘,炼化了至少有四百量的鸿蒙紫气。



  他的实力大增!



  除此之外,他的精神力也完全恢复,甚至更进一层。



  精神外触的质感变得更加凝实。



  仅以精神力,便可以配合剑法,攻击敌人薄弱之点。



  “可以了,看来过不了多久,主丹田就可以突破原力境四重。”



  陆尘欣喜自语。



  但并没有立刻走出望气室,而是在里面继续研究小玉人。



  经过这几天的研究,他对身体的构造经脉、筋膜、肌肉等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依靠着这份了解,自己以前的一些功法运转路线,都有了极大的改善。



  修炼速度自然也跟着加快。



  他不禁暗想,难怪庞珞师父以中年之姿,就修炼到了三角境。



  肯定是他对人体足够了解,对功法完善的更深,修炼速度才这么快。



  “咦,不对。”



  陆尘忽然一怔。



  自己修炼的是巨锡心法,应该算是地级顶阶的功法了。



  可自己现在什么水平,居然都能够完善地级顶阶功法。



  这不合理!



  难道说,小玉人中,蕴藏的不只是人体构造图,更是一种更深层次的功法?



  天级功法吗?



  陆尘大惊。



  庞珞师父怎么会随手给自己这么珍贵的宝物,还不告诉自己。



  是一种考验还是什么?



  可如果是考验,也太可怕了。



  他就不怕自己不小心将小玉人弄丢么。



  “好师父,看来得找时间去问个清楚。”



  陆尘暗叹。



  他不再想庞珞的意图,而是继续研究小玉人。



  既然小玉人里蕴藏着天级功法,自己就好好修炼。



  争取早日将这门天级功法掌握!



  大概到了傍晚时分,陆尘走出望气室,上了八楼。



  八层的是一位青衣女子,名叫荆青,擅使长枪。



  “居然是荆青,她怎么没有外出历练?”



  众人议论纷纷。



  荆青,在核心院是一个大名人。



  一来是一个女子,还是美女。



  二来,其实力在核心院中都可排到前三名。



  三来,其招式狠辣,战斗从来不留手,是个狠角色。



  大家都知道,荆青的战斗技巧经验,全都是外出历练所得。



  这女人不喜欢和宗门弟子玩过家家似的战斗,喜欢的是真刀实枪的干。



  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在生死之间,取得极大的突破。



  不得不说,这女人对自己极狠。



  一个人对自己狠,那对敌人只会更狠。



  据说荆青在外历练的时候,还击杀过直线境的高手。



  越级挑战的能力,她也拥有,并且不弱!



  以原力境九重巅峰,跨越一个大境界,去击杀直线境一重高手。



  这是什么实力?



  每个人闻之,都得对这个女子竖起大拇指。



  他们甚至都在猜测,这荆青一身青衣之下,到底有多少伤痕。



  这可是要比任岩那个疯子,更要疯的超强女子啊。



  只是没想到今天陆尘居然会遇到她。



  看来昨天荆青并非害怕而避战,因为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害怕的女人。



  “陆尘,听说这几天你气势极盛。



  正好我修炼的不耐烦了,懒得出去寻找对手,便拿你解解馋。”



  荆青咧嘴一笑。



  只是她漂亮的脸蛋,笑起来没有给人什么好感,反而让人后背生寒。



  这个笑容,太诡异了,如同毒蛇。



  陆尘见之拱了拱手,道:“师姐要解馋,那最好不过。



  只是我之前听说师姐喜欢死战,不喜欢切磋。



  那咱们这一战,是既决生死,也分胜负吗?”



  “哈哈哈。”



  荆青大笑:“有意思,第一次在宗门里听到有人敢和我一决生死。



  那号称咱们核心院第一的朱明刀,都不敢说和我死战。



  你陆尘,哪来的勇气?”



  陆尘微微一笑,道:“其实咱们无冤无仇,我也不愿意和你死战。



  但不知你的想法,所以问问。”



  “我的想法,自然是死战。要不然,如何解馋?”



  荆青面色一冷,讥讽笑道。



  她道是陆尘怕了,所以才说这么多废话,就是害怕被自己击杀。



  呵呵,当真可笑!



  如果我荆青要杀你,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就算是有苍鹭长老在,也无法在第一时间救你。



  我的枪法,可是毒龙枪法,一击毙命!



  所以,念在你是同门师弟,我并不打算杀你。



  只要你知难而退,我便饶你。



  看你说这么多废话,想必也是给自己找借口退缩吧。



  荆青自认为看透了陆尘,漂亮的脸蛋上挂着冷笑,等着陆尘示弱。



  却见陆尘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既然是死战,那我就不啰嗦了。



  因为师姐实力挺强,若是死战,只怕我无法留手。



  所以,就一开始决胜负吧。”



  “什么!?”



  众人皆是惊呼。



  荆青也是呆愣住。



  这小子什么意思。



  说因为自己实力强,所以他不能留手。



  言外之意,就是说她荆青不是对手,死战的话会被陆尘杀死。



  开什么玩笑!



  嚣张的小子,谁给他的底气。



  还说什么一开始决胜负,是想让我荆青知难而退吗?



  哼,既然如此,那就一开始决胜负。



  我要让你知道,我荆青的实力,远比外面传言的,更加可怕!



  “有意思,真有意思。”



  荆青鼓掌大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嚣张的。



  可能我很少在宗门战斗,已经让你们忘掉了我的实力。



  今天,正好就让大家再回想起来,我荆青到底是什么人!”



  毒龙枪法!



  荆青话音一落,身上气势凝旋而上。



  她手持青黑色的长枪,内气外放。



  气势凝聚长枪之上,化作一道庞大的毒蛇虚影。



  此蛇双眼大如铜铃,冷冷地瞥向了陆尘。



  位于陆尘身后的围观诸人皆是身体发寒,不由自主地坐倒在地,浑身发抖。



  但陆尘毫不畏惧,而是一剑横起,身形窜跃而上。



  五行剑法!



  当当当当,嗤嗤嗤。



  剑法如电如雷,迅捷的让人只能看到幻影。



  呼吸之间,陆尘收剑而立。



  再看荆青,一脸呆滞,一动不动。



  哒哒哒的声音忽然响起。



  只见荆青的长枪断裂坠地,竟是被陆尘用剑斩的寸断。



  霎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任岩、方国新等人心头皆是颤抖。



  若是陆尘之前用此招对付他们,他们会怎么样?



  没想到人家陆尘一直都没有使出底牌啊。



  这个剑法,才是陆尘真正的底牌!



  “这是什么剑法?又是一门地级剑法吗,他到底学了几门地级剑法?”



  苍鹭长老表情错愕。



  “承让了。”



  陆尘拱了拱手,踏步上了第九层。



  望气塔最后一层。



  来到门口,陆尘还没有按下手印,便听背后有人道:“陆尘师弟,你和荆青一战我看了。



  我不是你的对手。



  但想亲自领会一下你刚刚的剑法,不知可否?”



  “可以。”



  陆尘点了点头,看向来人。



  是一个英俊青年,手持长刀,身上气势霸道无双。



  因为偃月书院宗主段青阳刀道惊人,所以偃月书院刀道一起绝尘。



  此人名叫朱明刀,便是核心院第一人了。



  他的实力比荆青强的有限,自知不是陆尘对手,只是想体验一下那超绝剑法。



  陆尘如他所愿。



  剑击而出,旋转而落。



  哒哒哒。



  朱明刀长刀碎地,一脸呆滞。



  亲身经历,他才能深刻感知到荆青的绝望。



  在这一式剑法面前,他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承让。”



  陆尘拱手,进入望气室。



  外面,留下的是众人惊呼声。



  朱明刀居然也败了。



  那从现在开始,陆尘就不只是第一剑客,更是核心院第一人!



  以原力境三重,夺得核心院第一人。



  这是天才吗?



  这是妖孽!



  “得把陆尘的情况告知宗主!”



  苍鹭长老当机立断。



  本来就一直有这个想法,但总觉得差点火候,不敢去打扰宗主。



  但是现在,火候已到。



  这样的一个绝世奇才,值得举宗之力去培养。



  他们偃月书院等了多少年,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断然不能放过!



  在苍鹭长老将陆尘之名传遍上层的时候,陆尘的名字也已经在核心院流传。



  武道塔那边,原凌志也听到了陆尘的战绩,面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个小子,发力的速度居然又快又猛。



  这才多久,他就已经做到了核心院第一人。



  那是不是代表着,再过上一年半载,这小子就可以进入真传院和自己一争雌雄了?



  事情如果真的发展到那个地步,可就有些不妙。



  作为真传弟子,对宗门的认知,原凌志要比陆尘懂得多得多。



  他在真传第一剑客这个位置上呆了好久,但好处仍然没有拿够。



  而且听师父说,就在这一两年内,北域会有一场盛会。



  由北域皇城举办,招天下英豪俊杰于一场。



  若是能够在那里打出名号,不但可以进入北域圣地,还可得到北皇亲自指点。



  此乃千载难逢之机,自己断然不能错过。



  所以,必须要将陆尘阻拦!



  原凌志眼神阴沉,思虑甚多。



  九层望气室。



  陆尘每日日出之时运转天翔法,吸收鸿蒙紫气。



  其余时间,他则研究小玉人里的天级功法。



  每一日,他的实力都在快速进展,并不觉得无聊。



  时光,飞逝!



  ……



  凝雪池。



  距离穆林关押徐映雪、袁世煌二人,已经有两个月。



  这期间,徐映雪和袁世煌整日衣不蔽体,精神和肉体都受到百般折磨,早就濒临崩溃。



  一日,穆林将袁世煌拉出血池窟,道:“你是不是一直暗恋着徐映雪?”



  “唔。”



  袁世煌有气无力。



  被钉在墙上足足两月。



  每日都要观看穆林给自己表演怎么折磨徐映雪。



  除此之外,穆林还会使出燃血秘法,时不时的折磨自己。



  身心受此迫害,早就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只是心头有些奇怪和惶恐,穆林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问题。



  穆林道:“既然暗恋,我便送你一场机缘。



  进去吧,今天的徐映雪,是你的了。”



  说罢,一脚将袁世煌踹了进去。



  血池窟中,徐映雪眼神呆滞。



丹师剑宗 https://www.wenyuan.me/Read/457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