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借酒消不了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晚安,参谋长【197】借酒消不了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顾恩恩,你还真是命大,这么大的电梯故障都弄不死你!

  苏沫恨得牙痒痒。

  季非凡听到电话里苏沫传来的气息有些不对,所以便问道:“怎么了?”

  苏沫以为季非凡怀疑自己,虽然没有和他面对面,但她还是收起自己脸的恨意,伸手拨了拨头发,尴尬的笑了笑,尽量维持好自己脸的浅笑表情,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以往没有差别:“她没事好……毕竟,也是因为我的原因,她才会生气……如果她真的出了事,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提起到那件事,季非凡的眉头不由的皱起。

  他沉默了约莫二十秒的时间,这才说道:“我还是那句话,除了感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们之间不要再有过多的交集。”

  那一场错误,他不想再让它继续错下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心甘情愿。

  他的语气不是商量,而是斩钉截铁的决定。

  “我能要什么……”他执意要和自己撇清关系,苏沫心里非常的难受。

  她想要的,从来都是他。可他却说,他什么都可以给她,只除了他。

  “你好好想想,一周内给我答复。”季非凡下了最后通牒。

  他和顾恩恩的感情越来越深,他心理的这个疙瘩越来越大,每次看着顾恩恩纯粹的笑颜,他恨不得岁月向后推移,不用太多,只要回到和苏沫认识的那一日,他定不会这样放纵自己,犯了如此错误。

  他做错的事,他一定会尽量弥补。可如果,这件事会再一次影响大哦哦他和顾恩恩,他,宁愿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也要保护顾恩恩,保护他们之间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来的和谐柔情。

  “……”苏沫沉默着,心情压抑的险些奔溃。

  “恩恩快醒了,我挂了。”季非凡估摸着顾恩恩起床的时间,所以便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苏沫险些哭出声。她紧紧的攥着手的手机,有些失控的用牙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直到唇传来尖锐的疼楚,她才松了力道。

  镜子里,她粉嫩的唇被咬了一圈红印,很深。她伸出手揉了揉,可是,牙齿印依旧很深。

  方才,力道着实有些狠了。

  她心情正烦躁着,突然,紧攥在手心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以为是季非凡打回来的,激动的看向手机,却见屏幕闪烁的不是“季非凡”三个字,而是郝毅。

  郝毅……

  她突然想起来什么,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沫沫,你什么时候过来?我等的大蘑菇都快蔫了。”

  苏沫心里暗骂一声“色-狼”,嘴却淡淡然出声:“我刚卸了妆,这过去。”

  “好,我等你。”

  他说完,正准备挂电话,听到苏沫的声音传来:“我想喝玫瑰人生。”

  心情不好,还要委屈自己陪不喜欢的人,她需要喝点酒解愁消愁。

  “好,我给你叫。”郝毅痛快的说完,又问道,“我叫点夜宵,你想吃些什么吗?”

  苏沫晚餐没怎么吃,晚的戏一场接着一场,直到凌晨四点半。如今,停下来,到确实有些饿了。所以,她也没有矫情:“清粥,叫点小菜,我想吃三鱼。”

  “好。等你。”

  苏沫挂了电话,带着一腔愁绪,去了郝毅的房间。

  刷了门卡,苏沫推门而入,房间里,郝毅正在一张白色小圆桌布置着两人的夜宵。看到她,他把一支鲜花插在白瓷花瓶里,冲着她笑得非常亲近:“你来了。”

  苏沫把自己的手包放在一边,在郝毅帮她拉开椅子的时候,她神态自若的坐了去。

  桌,摆着她点的三鱼,还有三样清单的小菜,高脚杯里的红酒色泽瑰丽,一如它的名字,玫瑰人生。桌子零零落落的铺着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在白色的圆桌勾勒出娇媚的色泽,让整个宵夜的气氛很是浪漫。

  苏沫拿起红酒轻抿了一口,冲他笑了笑:“都说大明星郝毅为人特别浪漫,看起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那也得分人,为你制造浪漫,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郝毅坐下,也端起酒杯,和苏沫碰了碰杯:“为我们即将拥有一个浪漫的夜晚而干杯。”

  最幸福的事?

  呵呵,果然是戏子。

  苏沫内心嘲笑一声,侧头看了一眼窗外。虽然窗外的夜色被窗帘遮住,但她还是抬了抬下巴,说道,“现在已经凌晨6点多了,天也都亮了,所以,你说错了,不应该叫做‘夜晚’,而应该称之为‘美好的白天’。”

  今晚的她,很魅-惑。不再是高冷不可亲近的模样,而是一只释放着媚态的妖孽。

  此刻的她,抛开了苏沫所有的标签,除了这张脸,她原原本本的做回了安琪,一个妖娆性感的女人。

  郝毅也发现了苏沫的转变,他手的高脚杯缓缓摇了摇,任着红色的液体自顾打着转儿,旋出一波波的涟漪。

  “我想,这才是那张精致面孔后真正的苏沫吧。”他看着她,眼神有些迷醉了。

  男人,终究抵不过美酒和美人。他们是天生的视觉动物和味觉动物。

  落在她脸的视线久了,他这才发现,她的下唇处有一圈浅浅的齿痕,似乎被人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的视线盯着苏沫唇的齿痕,勾起唇角,笑的非常暧-昧:“沫沫,我记得你今天没有吻戏啊。怎么,来我这里之前,还有段艳-遇?”

  苏沫愣了一下,看到他落在自己唇的视线,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在说自己唇的齿痕。

  果然,她咬的太过用力,到现在,那齿痕都没有消下去。

  她摇摇头,敷衍的说道:“我自己不小心咬的。”

  知道她不想和自己解释,所以,郝毅便也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越发的笑的柔情万种:“沫沫,你都不知道,今天的你,看得我心都化了。”

  “这样的我,你喜欢吗?”她笑的媚态万千,甚至,还带了几分放-荡。

  “喜欢。”郝毅咽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又加了一句:“喜欢极了。”说完,他的另一只手伸前,抓住苏沫的手,仔细的摩挲。

  他的动作很暧-昧,也很直白,苏沫看着这样的他,只是痴痴的笑着,继续问道;“我美吗?”

  苏沫美吗?

  郝毅的答案自己是肯定的。

  他在演艺圈混迹多年,见多了各式各样的女星,练了一副火辣独到的眼光,虽然,苏沫的面孔留着不难察觉的手术痕迹,以此可以证明,她的脸动过刀,确切的说,她的美并非天然,而是刻意认为,她根本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造美女。

  但,郝毅也不得不承认,苏沫整容整的非常成功。她的美是很多人共同目睹的,放眼整个国,没有人敢说苏沫不是个大美人儿。

  “好看。”他握着她手的力道变紧。

  “那你愿意娶我吗?”她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出口问道。

  郝毅的手僵住了,甚至,连视线都顿住了,半晌后,他尴尬的笑了笑:“呵呵,怎么,发现你自己爱我了?”

  他答非所问,苏沫自然猜到他的心意,所以,将自己心底的苍凉掩藏起来,面容挂着清淡的嬉笑:“呵呵,瞧你吓得,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说完,她又加了一句解释:“都说你百花丛过,过片叶不沾身,我只是有点好,你内心深处真的这么洒脱?难道,不曾为了一朵花异卉而心动?”

  “心还是规律的动着好,太大起大落了,对心脏不好。”他说完,放下酒杯,看着苏沫,仿佛想要从她的双眼看进他的心里,“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怎么,想结婚了?”

  “呵呵。”苏沫敷衍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喝了半晌酒,她的心情依旧没有半点变好,她放下手的酒杯,无视那一桌郝毅精心为她布置的浪漫爱心餐,甚至是她想吃的三鱼她也没有半点胃口,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去洗个澡,等我。”

  或许,只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放纵,她才能淡化心底那淡淡的忧伤。

  原来,爱一个人,真的很苦。

  对于季非离,她更多的是争夺,连接近他都是带有有目的性的,后来,在她身心交付的过程,她关心的往往是她什么时候能够胜了顾恩恩,什么时候能成功的嫁入豪门。说实话,那时候,不管心里受到了多大的委屈和伤害,她也不觉得难过。

  可是,如今,她爱了季非凡,他的每句话,他的每个动作,都会牵引着她的心,或是欢乐,或是疼痛。那种感觉,无的强烈,让她难以忽视。

  她进了浴室,打开全冷的凉水冲着自己的身体。

  即便夏季炎热,但凉水浇在她肌肤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但她并没有躲开,而是强迫自己站在花洒下,感受着她的肌肤慢慢的适应这冰冷的温度,或者,也可以说是身心慢慢变得麻木。

  在她的情感也跟着彻底变得麻木下来时,浴室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打开。

  她的身子本能的僵了一下,而后,待看到郝毅赤着的身子向她走来的时候,她的身子,便缓缓的放松了下来。

晚安,参谋长 https://www.wenyuan.me/Read/459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