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麻烦的女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晚安,参谋长【1028】麻烦的女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屋里的光亮虽然不甚明亮,但是对于她来说,却很意外。

  “呜呜……”萧依依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嘴里还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不要出声,我这带你离开。”司延低沉的声音传进萧依依的耳朵里,竟然让萧依依瞬间安静下来。

  司延?

  总裁?

  他怎么来了?

  萧依依觉得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了,不过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的眼睛也终于适应了屋里的光线,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了司延正眉头紧皱的为自己解着脚的绳索。

  “呜呜!”萧依依想喊“总裁”,不过一出声,只有这么简单的音节。

  司延抬头看向萧依依,发现那双原本明亮的眼睛却是一片通红,心里不由得疼得厉害。

  抬手摸了摸萧依依的脸颊,司延柔声说道:“乖,不要出声。”

  如此温柔的司延,让萧依依也愣住了。

  在她的印象里,总裁一直都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坏人,但这一刻,却好像变成了拯救紫霞仙子的至尊宝一样,简直帅得完全没天理。

  解开了束缚手脚的绳子,不等司延动手,萧依依先扯开了自己嘴的胶带。

  不过撕扯得有些快,反倒把自己疼的眼泪直往下掉。

  司延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真是笨到一定地步了。”

  “你……嘶……”

  萧依依一张嘴,嘴唇疼得厉害,使她一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那叫一个可爱。

  不过司延却没有太多的功夫去心这一份可爱,相反的,他的脸重新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酷。

  起身走到那个生死不明的男子旁边,毫无感情的抓起男子的手腕,将扎在手掌的签字笔直接拔了出来。

  虽然男子没有太大的反应,不过司延却感觉到了这人的身体抖了一下。

  看来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死。

  不过在一旁角落里正在努力想要站起来的萧依依可不一样了,光线太暗,加她刚刚又只顾着站起身,并没有注意到那人的哆嗦,所以再看到了手掌喷出来的血溅在墙面后,她直接被吓得瞪大了眼睛。

  刚想开口,却浑身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麻烦的女人!

  司延无奈的摇摇头,却没多说其他,将签字笔的血在男子的衣服擦干净,这才抱起萧依依,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地下室。

  经过刚刚的观察,司延已经可以确定,这栋别墅里,出了楼那个华队长和某个不知名的女人外,只有一楼的这两个人而已。

  其一个已经晕死过去,至于另外一个,司延完全没放在眼里。

  “你是谁?”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男子一见司延,不由得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在看到司延怀里抱着的萧依依后,脸色更是变得非常难看,“你怎么进来的?”

  “不想死,让开。”司延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脚下的步子却是一点都没停,径直朝着大门走去。

  “喂,你站住!告诉你,这可是老子的地盘,你赶紧把那个女人放下!要不然老子手里的刀可不是吃素的!”

  说话的功夫,男子从后腰抽出一把匕首来。

  司延回头看了一眼,冷冷一笑,无不嘲笑的说道:“下次用刀吓唬人之前,记得先开刃。否则算想要割腕自杀,都要来回磨好几次,才有可能达到目的。”

  说完,司延继续前行,完全不理会身后那人一脸的震惊错愕。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里的匕首,看起来还是很锋利的啊!可是,那个人怎么会一下子看出来这把刀根本没有开过刃?

  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出了别墅大门,等身后的男子反应过来冲出来时,他却不由得一脸惊吓的站在了门口,两只手还同时举了起来,连手里的匕首都像是拿不住了似的,啪嚓一下掉在了一旁的空地。

  “请问您是司延,司先生吧!”一个穿着警~服的年男子迎了来,刚想和司延握手,却在看到司延怀里抱着个人之后,放下了,“这次让司先生受惊了,真是抱歉。不过您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给出一个交代。只是希望不要因为这样的一件事而影响贵集团在我们杜城的投资才是。”

  司延冷冷的看了一眼对方,没有应对方的话,反倒说道:“给我一辆车。”

  那警官一听,瞬间明白过来,忙招呼道:“快带司先生这位小姐去救护车。”

  对手下吩咐完,他又对司延说道:“司先生刚来我们杜城没有几天,想来路线不会很熟悉。这位小姐应该需要紧急治疗,所以,坐我们准备好的救护车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这样的安排,司延倒是没有异议。

  虽然他对自己的车技很满意,但是,这个路线,他还真需要有个明白人指路。

  不过既然有现成的救护车在,那又何苦让自己又开车,又照顾怀里的这个麻烦的小女人呢?

  当萧依依再次清醒过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一间看起来很像是病房的房间里。

  微微挣扎着坐起身,这才看到在自己脚下不远位置的沙发,司延正盖着他的西服外套,躺在那里睡觉。

  他怎么会在这里?

  萧依依的脑海里闪过了不解,不过,很快她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

  昏暗的房间,一个不知生死的男人,还有溅在墙面的血迹。

  这样的画面一被想起来,萧依依只觉得自己浑身下都像是陷入到了冰窖里一般,冷得吓人。

  看着躺在沙发休息的北庭宇,萧依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个男人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了,可他出现之后所有的表现,却又让萧依依有一种见了杀手一样的惊恐感。

  不敢再去看那张看起来完美的宛若雕刻出来的脸,萧依依恨不得自己一觉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这样,之前的经历会变成一场梦,至少在心里,萧依依有了可以不让自己这么恐惧的原因。

  不管之前的经历再怎么吓人,都无法改变自己是被这个男人从恶魔手里救出来的事实。

  而在萧依依看着司延出神的功夫,司延却突然睁开双眼,歪过头,与萧依依的视线直接相对。

  像是突然被人发现自己正做坏事的孩子一样,萧依依忙收回自己的视线,同时还掩盖似的说道:“今天外面的天可真好啊!”

  “原来,这种天对于萧小姐来说,是个好天气。”司延坐起身,将外套重新穿好,同时嘴角噙着一抹笑,似乎心情还不错。

  萧依依下意识的额朝着窗外看去,这才发现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杜城居然下起了雨。司延的调笑声让萧依依更加尴尬,一张原本有些惨白的小脸,这会儿竟然绯红一片。

  “醒了也别乱动,好好休息,我晚再过来看你。”说着,司延起身走进洗手间,不多时又出来,只是看了萧依依一眼,发现对方还在一头雾水的坐在那里发呆,这才微微一笑,出了病房。

  直到病房的房门被司延关,萧依依这才回过神来,忙抬手胡乱的摸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不是得了很严重的臆想症了?刚刚我看到的笑得那么温柔的人,真的是总裁大人吗?”

  说完,萧依依又赶忙摇摇头,像是在提醒自己似的又说道:“萧依依,你一定是还没有把时差倒过来,所以才会出现幻觉。睡觉!好好补觉,等你再睡醒了,会发现刚刚那一眼,和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一场被自己臆想出来的梦而已。”

  说着,萧依依重新躺下,手里抓着被角,紧紧的闭着眼睛,像是要逼迫自己快点入睡似的。

  窗外的雨一连下了两天,萧依依也连着在床躺了两天。

  这下可好,别说是这次回国的时差了,她觉得她连再飞回法国的时差都被一堆儿睡出来了。

  不过好在,司延终于提出来要回法国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萧依依竟然有些蒙圈,一副完全没听懂的样子。

  “怎么?你不想回去?”

  司延挑眉,眼神带着几分不解。

  萧依依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低头,喃喃自语道:“如果可以,真不想回去了。”

  “为什么?你不是还差半年才毕业吗?”司延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

  而萧依依则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切着自己面前牛排,语气带着很是明显的担忧,“我爸我妈年纪都不小了,身体又不好,我想多陪陪他们。可是,法国那面……”

  话没说完,萧依依叹了口一口气。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司延说这些,毕竟,这些话她从来都没和谁说过。

  大概是因为司延去过自己的家里一趟,所以,会给自己一种会有共同话题的感觉吧!

  司延没有再开口,而萧依依也没有主动说什么,这一顿饭,吃得可是相当的安静。

  第二天一早,萧依依被病房护士叫醒,同时还送来了一个纸袋。

  “这是什么?”

  萧依依坐起身,不解的看着被护士放在手边的纸袋。

  “这是司先生让我交给你的。司先生还说,给你半个小时时间洗漱打扮,他在楼下车里等你。如果晚了,所造成的后果需要你一人承担。”护士小姐说完,微微一笑,便退了出去。

  而萧依依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护士离开,然后打开手旁的纸袋,却不由得惊呼出声,双颊更是绯红一片。

  在纸袋的最面,放着的是一套全新的贴身衣物,下两件,水晶蓝,很漂亮,但是,却绝对让萧依依有了想要亲手掐死司延的冲动。

  混蛋男人!

  亏了这几天稍稍改变了些对他的看法,还以为他变成好人了,现在看来,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而此时在车正在忙着工作的司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把没有隔板当着的司机吓了一跳,忙问道:“总裁,您是着凉了吗?要不要现在联系一下医生?”

晚安,参谋长 https://www.wenyuan.me/Read/459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