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7】哪个遭天谴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晚安,参谋长【1737】哪个遭天谴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家老宅。

  安琪躺在季非离的胸膛里,撒娇的说着,“明天我想回家看看我的父母。”

  季非离伸手摸着安琪的发丝,将下颚挨着她的头顶,富有磁性的声音溢出薄唇,“好啊,正好我明天有时间和你一起回去探望一下丈人和丈母。”

  “真的吗?”安琪抬眸看着季非离,激动的问道。

  “你在哪我在哪,只要有你的地方有我的存在。”季非离点点头,暧昧的语调传在了安琪的耳朵里。

  “那我现在定票。”

  话音刚落,安琪离开季非离的怀抱,立马拿起手机,急忙定了两张票。

  随即又给安母打了个电话,将明日的行程告知他们。

  便钻在季非离的怀抱里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暖暖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落在了床。

  正在熟睡的季非离被刺眼的阳光吵醒,一个翻身,发现身边空荡荡的。

  迷迷糊糊的将身体靠在床头柜,低沉的身边传遍了整个房间,“安琪……”

  隐隐约约的听见浴室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水声,心这才变得踏实起来。

  他从床头柜拿起一支烟放在嘴边点燃,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着烟草的味道。

  十分钟后,安琪过着一条浴巾走出浴室。

  “你醒了?”

  “怎么你醒来也不叫我一声,万一我睡过头耽误了飞机怎么办?”季非离的声音隐隐的透着些许的起床气。

  “我这不是看时间还早所以没忍心打扰你么。”安琪读着嘴唇,一脸委屈的看着季非离。

  “我疼你还来不及,又怎么忍心看着你难过。”季非离起身将安琪紧紧的拥在怀里,闻着她那淡淡的洗头膏味道。

  垂下双眸,顺着浴巾往下看去,渐渐的燃起了他的火苗。

  他俯下身体看着怀里的女人,声音渐渐的变得喘息起来。

  安琪离开了季非离的怀抱,起身朝衣柜旁走去,笑了笑说,“抓紧时间,别一会耽误了飞机。”

  她将季非离的衣服随手扔在了床,继续说着,“赶紧穿衣服,飞机在一个半小时以后起飞。”

  她便寻找自己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走在了梳妆台旁边。

  拿起眉笔在脸画着淡淡的妆容。

  收拾好行李挽着季非离的胳膊朝大厅走去。

  正在吃早餐的季母,看着他们拎着行李箱,好的问着,“你们要去哪里?”

  “我陪安琪回趟她家,过几天回来了。”季非离的嘴角不由的向扬起,干脆利索的说着。

  “呦,你这是要拐走我儿子了?”季母起身,斜睨了一眼安琪,咬牙切齿的说着。

  “妈,瞧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会拐走非离呢,再说我们只是回家探望一下我的父母而已。”安琪唇角微勾,依旧挽着季非离的胳膊冲着季母说着。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季非离说完,便拉着安琪的手大步的朝门口走去。

  “不吃饭了吗?”季母看着他们的背影大声的喊着。

  “不吃了,我们在飞机吃。”季非离伸起手伸在空轻轻的晃了晃,冷冷的抛出一句话。

  他们坐在车,一路朝机场赶去。

  到了机场的时候时间还早。

  季非离便带着安琪来到快餐店吃着早餐。

  早餐还没有吃完,听见喇叭里喊着,“前往A市的乘客们请注意,现在请到3号闸口进行检票。”

  安琪嘴里还塞着面包便拉着季非离朝目的地驶去。

  季非离看着安琪的样子,将水递在她的面前,忍不住心疼的说着,“先喝点水吧,小心噎着。”

  安琪接过季非离手里的水大口大口的喝着,许是喝的太快,微微有些喘息的说着,“有你在我的身边真好。”

  “下一位!”

  安琪拿着自己的机票朝里面走去,一切安检顺利便站在原地耐心的等待着季非离的到来。

  飞机。安琪带着耳机依偎在季非离的怀里,闭眼睛问着他身淡淡的烟草味道隐隐的还夹杂着一些古龙水的味道。

  闻着这两种味道,她渐渐的昏昏欲睡。

  等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飞机已经下落。

  他们拎着行李箱刚走出机场看见安父和安母早已在外等候。

  安琪下意识的朝安母的怀里扑去,撒娇的说着,“我好想你。”

  “都结婚的人了,还望你妈怀里钻。”安父那严厉而又思念的声音说着。

  “我这不是想你们了么。”安琪无辜的嘟起小嘴,伤心的说着。

  “好了,坐了一路的飞机,我们先回家吧。”安母拉着安琪的手,看着站在以偶昂的安父直接命令道,“帮他们把行李拿好。”

  安父刚看向季非离,他委婉的拒绝,“岳父大人,您是我的长辈,是安琪的父亲,我怎么敢让您帮我拿行李,还是我自己拿着好,”

  安父鼻腔冷哼一声,“那你自己拿着吧。”

  回到家,安琪带着季非离回到自己的卧室,将身体的重量全部支撑在大床。

  季非离再三思考,拖口而出,“我总感觉你父母好像不太喜欢我。”

  “怎么可能,他们也许是看见许久未见的女儿所以一时激动难免有所忘记,所以你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了。”安琪生怕季非离误会,急忙解释道。

  “好好好,谁让我喜欢你这个人呢。”

  季非离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的勾起她的下颚,在她的唇落下了吻。

  “安琪,你们下来,我们出去吃饭。”安母在大厅里朝着安琪的卧室喊着。

  “好咧,等一下。”

  安母带着他们来到了附近一家餐馆,点了当地最有名的小吃。

  她拿着勺子给阿尼盛了一碗鸡汤,“这是我特意为你点的,孕妇要多喝些营养品。”

  “妈……”安琪偏头看向了安母,整个脸立马拉了下来,伸脚踢了一下她的脚。

  安母急忙反应过来,冲着安琪笑了笑,“瞧我这记性,竟然忘记你最讨厌喝鸡汤了。”

  安琪将碗里的鸡汤递在了安母的面前,给她使了个眼色,“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所以您还是替我喝了吧。”

  “这怎么可以,你妈都多大年纪了,还能和你抢营养品。”

  “我不爱喝,不然您喝?”

  季非离拿起碗盛了一碗鸡汤递在安父的面前,“您和妈呀,一人一碗,你们长辈正式需要补身体的时候,所以不要在拒绝了。”

  “还是女婿好啊。”安母感叹道,“非离,快吃菜,千万别客气。”

  “好。”

  安母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注视着季非离的一举一动,关心的问着,“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很忙,看见你好像结婚那会瘦了。”

  季非离这么长时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反问道,“是吗?”

  安母点头应了一声,“嗯。”

  “也许是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所以有点费心。”

  “公司难道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安母的脸挂着少许的担心。

  季非离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蹙了下眉头,老实回答着:“有人调换了公司的广告案,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和安琪都在为这件事情烦心。”

  “是谁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怕遭到天谴吗?”安母压根没有往安琪身想,心里只是担心季氏集团的收益。

  安琪闻言整个人顿时慌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也许是太过紧张,竟然紧张的脸手里的筷子掉在桌子都全然不知。

  季非离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也许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吧。”

  安琪找了个理由搪塞着,虽然已经有人替自己顶罪,但是她生怕一不小心被季非离发现任何的破绽。

  她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好前途被毁掉。

  她更加不能让季非离知道,此次回来探望父母是假,陪张巍腾是真。

  “还好真凶已经认错,不然的话……”

  季非离戛然而止。

  安母的神色明显有些紧张,“不然的话怎么了?”

  季非离再三犹豫下,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没想到他们竟然怀疑在安琪的身,还好现在真相大白,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安母眼底下有些紧张的慌乱,“那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坐在你的面前吗?”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再说现在我身边有这样疼我,爱我的非离保护着,谁敢欺负我?”

  安琪故意将疼我,爱我咬的重重的,好像在给安母传递什么情报似的。

  “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

  安父拍了下安母的手,心疼道,“你呀,辛辛苦苦为我们操劳一辈子,如今安琪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也是时候该享享清福了。”

  “我这一辈子呀,注定是操不完的心。”

  季非离看着他们一家如此关心着彼此,心里忍不住 有一丝丝羡慕。

  安琪给季非离夹了一块牛肉递在季非离的碗里,“别光顾着叙旧,趁热赶紧吃。”

  饭局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着。

  季非离这顿饭吃的很是尴尬。

  饭局终于结束,他本想着可以回家躺在床好好放松一下。

  可是,一阵悦耳的铃声传了出来。

晚安,参谋长 https://www.wenyuan.me/Read/459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