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襄阳之战(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最终使徒第一百五十七章 襄阳之战(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失去军营补给,城头之上的襄阳守军顿时成了无水之源。内忧外困,随着时间推移,负隅顽抗,等待他们的只有,死!

  文聘暗自捉急,麾下士卒除了偶尔射出零星弓箭外,完全被象背上的连弩压制,组织不起像样的守势,就连他自己,头脸上也被弩箭爆炸后的火焰灼伤多处!

  而这时,城外的武陵大军突然雷响了战鼓,乘着城头上一片混乱,开始向护城河推进!

  “他们想要做什么?”文聘虽惊不乱。一不见云梯浮桥,二不见冲车撞角。难道武陵军要用人命来填这护城河水?

  正在他心中惊疑之际!骑乘在白马之上的黑衣女将突然纵身从马背上跃起,在文聘惊骇欲绝的目光里,她高挑纤细的身姿在空中一个转折,从后背上生出一双七彩凤翼,竟是临空飞了起来!

  这!战场上霎时为之一静!攻守双方的将士俱都为这一幕所惊讶!而片刻的安静之后,武陵大军阵中顿时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和呐喊声。与之相反,襄阳城头则如丧考妣!敌方有天兵神女相助,这战还怎么打?

  眼望这姿容清丽绝尘的女将背后彩翼一扇,电射般投向城门。

  “糟糕,吊桥!”文聘一番目眩之后,猛然醒悟。有此女将出手,对方又何须那攻城器械!

  片刻之后,他的担心转眼便成了事实!只见这女将双手高举大刀,口中发出一声娇喝,手起刀落!夜空下只闻“嘣”一声脆响,吊桥左侧栓系其上的铁链应声而断!

  “妖女受死!”文聘气急!双手执刀,奋力挥出一道刀气,隔空斩下,试图阻止她破坏另一条铁链。却见这女将双翼一扇,便轻巧避过。而于此同时,他突然感到眉心处一冷,心中生出一股莫大的威胁!情急之下,文聘忙一矮身往城垛后躲避。

  “轰”一声闷响,砖石碎屑飞溅!额前的墙垛上不知被何物击中,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孔洞!待他凝神往前一看,只见白马旁一头黑白相间胖墩墩的异兽背上,一名男子双手平端着一根数尺长,若铁棍般的怪异兵刃,正用顶端冒着轻烟的乌黑洞口对准自己。显然刚才那一下令他感到心悸的暗袭,便是出自于他手!

  被这么一耽搁,另一条铁锁传来嘎嘣一声脆响,步了左侧的后尘!

  轰隆!由铁板铸就的吊桥沉沉坠下!襄阳南门失去了护城河作为屏障,瞬间暴露在了武陵大军的眼前!

  女将两刀断桥,彩翼翩翩,虚空而立,说不出的英姿飒爽!

  “冰丫头,悠着点儿。”付云生透过瞄准镜眯眼盯着文聘,忍不住出声提醒。这丫头可是周启那小子的心肝宝贝。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

  “付老头儿,你当心自个儿吧,姐姐我心里有数。”团队频道里,夏若冰操着软软地京片子冷冷地回了一句,星眸四顾,凤凰双翼一展,望着襄阳东门的方向急速掠去。

  “我去,冰美女这是要去哪儿?”赵大明小眼一瞪,扭头望向身旁的张定军。

  “我特么怎么知道,八成是嫌放到一座吊桥不过瘾,去搞另外一座了。”

  “嗨,没准儿,会飞就是不一样哈。”

  看到夏若冰飞走,文聘心中逼咚一下,知道要坏菜了!南面城门有他坐镇,尚且如此惨淡局面。那东西两侧,虽有几名偏将看守,却余子碌碌,若是这女将前往,怕是必遭凶险。难道真的大势已去吗?

  吊桥落下,最开心的当属孟获。先前隔水被乱箭射回,蛮王心中已然不爽到了极点。随然由爆裂连弩找回了场子,可是怎有自己动手来的爽快。当即一催坐下战象,率先冲过了吊桥。

  身后祝融夫人看到,柳眉一挑,见自家男人如此冲动,脸色恨恨,颇有几分怒其不争。又唯恐他有失,急忙用竹竿一敲象头跟了上去。

  公母两催动大象踩得吊桥嘎吱作响,转眼便到了城下。

  “吼!”孟获怒喝一声,座下战象闻听主人召唤,一伸长鼻搭住他的熊腰。往城墙上一抛。好个孟获,借着这一抛之力,左手拳套指端利爪往城墙砖石上一搭,碎石飞溅中,近丈高的身躯扶摇直上,眨眼越上了城头。

  然而还没等他身形落下,眼前突然寒光一闪,一柄大刀力沉万钧,携带着猛恶的风压已然迎头斩下!原来文聘见他冲过吊桥,早已等候多时了!

  “文聘!”孟获一声爆吼,怒目圆睁。不闪不避右拳奋力击出。

  “噹!”拳刃相交,如洪钟大吕在耳旁鸣奏,声闻数里!文聘踉跄退后,手臂微麻。心中暗吃一惊:“这蛮王名不虚传,当真好大的膂力!”

  孟获吃亏在身临半空,无借力之处,虽然一拳逼退了文聘,可是也被对方反震之力劈得身形急坠。眼看城头近在眼前,却是无法登上!

  “汉子莫慌,待老娘助你!”,孟获下坠的身体突然一轻。耳旁突然听到自家夫人银铃般的声音。顿时只觉裤腰一紧。已是被祝融提在了手里,紧接着身体一轻便被甩上了城头。夫妻两心有灵犀。孟获脚底刚一触碰到城头,立刻用脚尖勾住城垛。身体后仰一个倒卷珠帘,伸手向下一探,已然握住了祝融柔滑的手掌。微一用力,两人已双双落在了城头。

  “文聘!你个贼杀才!给老子受死!”孟获身形刚一站稳,便双拳一错,势如猛虎扑向文聘!

  “来得好!”文聘在本土作战防御之高远超寻常,面对身强体壮的蛮王,丝毫不虚,挥刀迎上。两员历史虎将顿时在城头战做了一团。

  眼见城头襄阳士卒结成阵势向丈夫围了过去。

  “哼!可别忘了还有老娘我在这儿呢!”祝融夫人柳眉倒竖,瑶鼻轻哼,自后背上摘下超大号的回旋仞。一圈火光自刃身流转!

  “回环狱炎击!”

  如数氤氲着猩红火光的气刃密如飞蝗,四散飞舞!无双一开,瞬间清屏。火神后裔名不虚传。敢于靠近身周百米的士卒,只被气刃击中,便霎时化作灰烬。于此同时城头上的木质牌楼也被点燃。襄阳南门顿时火光大作!

  城内有黄月英调度安排。一队队士卒被安排扼守住了各个街区。无论官宦百姓,只需老实呆在家里,便可相安无事。武陵军军纪严明,未出现私入民宅,强抢财物,杀人放火之事。故而除一开始有小股骚乱之外。偌大一座襄阳,片刻之后便井井有条。接收得异常顺利。

  魏延杀散了几股敌军,突见南门城楼火起,顿时大喜。没想到负责在城外佯攻的袍泽竟然如此给力。不但拖住了文聘,还攻上了城头!当即率领麾下骑军,一路势不可挡冲至南门。双刃长刀所过之处,如砍瓜切菜,无一合之敌。

  城门下的守军借着火光,远远看到敌方一员金盔金甲的大将率领无数骑兵飞奔而至。等将到近前,看得仔细,原来是与文聘将军齐名的大将魏延亲至!

  魏延之勇,传遍三军。除却文聘无人是他对手。当下心中哪里还有战意。武陵军战马所致,襄阳守军无不纷纷弃刃投降。

  魏延冲至门下一提缰绳,“唏律律”一声战马人立而起!随即他将手中长刀一举!“魏延在此!还不与我速速打开大门!”

  门下守军谁敢不依。闻声忙抬起门断,转动绞盘。“吱呀”作响的门轴声里,紧闭的襄阳大门徐徐打开!

  “城破!”

  城外,付云生,赵大明和张定军三人互相对视一眼,脸露喜色。当即举手一挥,此次从江陵来的近7万人马高举刀枪,齐声呐喊着向襄阳洞开的大门冲去!

  城楼上,与孟获和祝融奋力交战的文聘,耳闻喊声,心中大吃一惊。偷眼一看,只见城下武陵军已如潮水般涌了过来。紧接着眼前人影一闪,他偏头一看,来者一身金甲,器宇轩昂,正是大将魏延!

  “天亡我襄阳哪!”文聘一声长叹,挥刀逼开孟获。反手将刀刃往脖子上一横,就欲一刀抹下!

  “呯!”一声枪响,夜色下,在乱军之中听起来是那样的清脆!文聘手臂一颤,手腕中枪,长刀拿捏不稳,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哼!傲慢,骄傲?死了固然一了百了。你胸中的抱负和志愿也将随之湮灭!如果你还要寻死,我不会在拦你!”

  “是谁!”文聘闻言偏头一看,只见随着话音,缓缓自黑暗中走出,阻止自己自杀的,正是先前城下用奇形兵刃暗袭自己的男子。

  “我叫付云生,是靖南侯周启的好兄弟。我们一路走来,经历的生死和艰险,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可我们依然坚持活着,只为那一丝也许根本不存在的希望。我想你稍后可以和他好好谈谈。或许谈过之后,你便不想死了。”

  “哎,我说,付哥你装逼的样子,很有头儿的几分风范嘛。”一个长相猥琐的胖子身形一扭,从空气中挤了出来。不合时宜地开口插了一句。

  付云生嘴角一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转过头连接上了团队频道。

  “你小子在哪儿呢,我们捉住文聘了。”

  “嗯,我马上过来。”

  半晌,付云生方才收到周启的回复。不由心中疑惑。这小子神神秘秘地不知又去干嘛了。

  而此时,位于襄阳以北的江边,周启一身血腥孤身伫立在一艘大船上。望着眼前满船的尸体,一脸的肃然。无情的杀戮不是必然,有时却很必要。这样的事情,还是由他来做比较好。

  片刻之后,当夜风将身上的血腥味吹散少许之后,周启一展飞翼升到了空中。转眼消失在了天际。

  与此同时,一丝漆黑的火苗落在了甲板上,眨眼便将整艘大船包裹。

  184年秋,襄阳城破,荆州牧刘表满门与水军都督蔡瑁张允乘船不知去向。武陵郡守靖南侯周启上表领荆州牧。其自冀州城下起事,至今不过2月!

最终使徒 https://www.wenyuan.me/Read/4736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