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穿越唐朝之亡命天涯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八十七章 穿越唐朝之亡命天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赵天公倚靠在墙上,垂着头,双手不停的撕扯着头发。屋内传出的甜言蜜语,字字句句扎痛他的心。

  ——她是我的,是我的!方羽,你竟然抢我的女人,我要你死!

  这个时候,外面的雨,不知何时,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像雾像雨又像风。

  亮晶晶的春雨,像一群天真烂漫的娃娃,在高空中云集,嬉戏而下,咿咿呀呀,欢蹦乱跳地扑进大地母亲的怀抱。

  渐渐的,雨越下越大,霎时间,雨大的像是天上的银河泛滥了一般,从天边狂泻而下。

  倾盆大雨下个不停,从房檐上流下来雨水,汇集成一条条小溪。

  雨,滴在柳树上,柳树抽出了翠绿欲滴的新枝;雨,滴在花苞上,花苞绽放出最美丽的花瓣。

  语嫣的脸上,挂着颗颗晶莹的泪珠,身上,密密的汗珠犹如颗颗璀璨的钻石。她犹如暴雨中的一株梨花,虽然经历了一番大雨的洗礼,却也得到了充沛的滋润。她羞涩的笑容,宛如风雨过后的一抹彩虹,露出娇羞的光芒。

  赵天公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失望加上绝望,满腔的怒火充斥着他的大脑,突然,脚下一绊,“哗啦”一声响,旁边的花盆打翻了。

  “谁?”

  方羽一声怒喝,让他吓得浑身一颤,连滚带爬中慌忙逃窜。方羽急忙提着裤子出门张望,一个背影在拐角处一闪而过。

  赵天公疯一般的跑进了自己的屋里,咬牙切齿的怒骂声中,一纸诉状顷刻间完成。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她是我的,是我的!我一定要让你死!我让你睡我的女人,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老公,不会有人吧?”语嫣心里一惊。这要是被偷看了,那还不羞死人了。

  “不知道。”方羽看了一眼门边被打碎的花盆,想想那个背影,有人偷看是肯定的,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他有什么目的?

  “老公,你看到是谁了吗?”

  “没看清楚,一个背影。”

  “这个人怎么晓得我们的住处呢?”

  语嫣的这个问题点醒了方羽。是啊,后花园除了三个奴婢之外,从没有旁人来过。而这个背影,似曾相识,有点眼熟。

  会是谁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躺回床上。立刻,语嫣柔软温香的身体就贴了过来。

  她轻声的说:“老公,告诉你一件事。”

  “洗耳恭听。”

  “如果你想有个孩子呢,这几天就要好好的努力了。”

  “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啊。”

  “这几天,是人家的危险期。”语嫣羞涩的将头埋进他的怀里。

  “只有五个月的时间准备,那也来不及啊。”他笑笑,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道,“想当妈妈了?”

  “嗯。”她轻轻的抚摸着丈夫的脸庞,“好想有个孩子。”

  “迟早会有的,顺其自然吧。”

  “老公,你今天那个主意真是好极了,是怎么想到的捏?”

  方羽嘻嘻一笑:“因为我是聪明的人啊。”

  “你对赵天公好像有意见喔?”

  “什么有意见?大堂之上我最大,他一个副手在旁边叽叽歪歪的,算什么?我想,大约是他收了何屠夫的好处,至于什么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老公,此人有些心术不正,你可要小心些才好。”

  “老婆,你这话就有些严重了。心术不正,我看还不至于。就是有些贪图小利,或许,该找个女人管管他了。”

  “他不能结婚的。”语嫣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方羽奇怪的看着她。

  “啊,我……猜测的……”

  “撒谎都不会。”他笑笑,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秀鼻,“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事已至此,已无法隐瞒。于是,语嫣将那晚在丛林中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和盘托出。

  见方羽沉默不语,语嫣有些急了:“老公,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让他怎么样。我只是太想知道这个黑木盒子上究竟写的什么了,所以才脑子一热,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老公,不告诉你,是怕你生气。每次看见赵天公,我心里总有种愧疚的感觉,感觉对不起你。他总是偷偷的来后花园看我练剑,赶也赶不走,骂又骂不得,心里好压抑……”

  方羽突然用嘴堵住了她的唇,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老公……”

  “嫣儿,谢谢你把最珍贵的东西给我。我如何不相信你呢?只是以后,不要憋在心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商量着来。我们是夫妻,是要患难与共、白首偕老的。”

  语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激动的紧紧的抱住了丈夫。

  “可是——”

  “可是啥捏?”

  方羽突然疑惑道,“我找不到你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了。”

  “你……”

  “还记得那晚在帐营里的第一次吗?当时,我那一块白色的棉布垫在你屁股底下了,上面,有你最珍贵的东西,本来想好好收藏的,谁知,去了一下牛进达那里后就找不着了。”

  语嫣闻言,脸红到脖子根,羞涩的将头埋得更深了。

  “难道会是他?”如果真是如他所料,那这个人太可恶了。

  “你是说赵天公吗?”语嫣突然抬起头,想了想,“如果真是他,那么刚才在外面偷看的,也定然是他了。”

  方羽打趣道:“真没想到,我们一时快活,居然在他眼前来了一个现场直播。”

  “也许是两场。”语嫣的脸又是一阵羞红。

  “老婆,走!杀他个回马枪,过去问问他!”

  “你想干什么?”

  “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然后让他滚蛋!”

  两人立刻穿衣起床,当气势汹汹的冲进赵天公的屋内之时,已然人去楼空。

  但见桌上,留有一封书信,寥寥数语:家中有信,母亲病重,未能道别,珍重海涵。

  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重,骗谁呢?方羽嗤之以鼻,不过这样也好。他环顾四周,财物衣裳都未曾收拾,想必走的很是匆忙。

  此人脑子不笨,定然想到会怀疑他,所以一走了之。逃就逃了,还冠冕堂皇的说什么母亲病重!他在床上翻找着,果然,发现了那块白色棉布。

  “你在找什么捏?”

  “这是我的东西,必须带走。”顿了顿,他道,“既然他逃走了,就让他走吧。赶尽杀绝不是我们的作风。”

  “老公,他说的黑木盒子上的秘密不会也是假的吧?”真要是这样,那自己的身体算是白白的让他看了。

  方羽沉思道:“我估计他连太监的身份也是假的。目的是为了稳住你。要不是你身怀武功,我估计他早就对你下手了。”

  “此人果然心术不正,实在可恶至极!”

  方羽笑了笑,道:“这里没有别人,你骂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斯文?”

  语嫣哼了一声,突然破口大骂一声:“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脏话,实在忍不住了,艹他.娘.的!”

  方羽哈哈大笑:“算了,老婆,你还是斯文点比较好。”

  忽听门外何老六在叫嚷,方羽冲出去一看,只见何老六衣衫撕破,神情气愤,却又哭丧着脸:“启禀明府!”

  “什么事?”

  “少府刚才抢了马匹,还有我的银两,匆匆的往东去了。”

  “往东?那是哪儿?”

  “一直往东,便是长安。”

  ——长安?那是唐朝的首都啊。他匆匆忙忙逃往长安干什么?

  “何老六,松州距离长安有多远?”

  “回禀明府,正常马匹,至少半月有余,快马加鞭,只需十日。”

  方羽点点头:“此事不可声张。”

  “是,小的明白,小的绝不透露半点风声。”

  “明日你去账房支取些银两,把衣裳换一换,再买一辆脚力好点的马车来。”

  “是,明府。”

  见何老六走了,语嫣突然道:“老公,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老婆请说。”

  “赵天公走的如此匆忙,却为何还要留下书信给你?是何居心?”

  “他想稳住我,让我不要多疑。”

  “我今天买剑回来的时候,平日里,他总是盯着我不放,可今天却有些异样。”

  “嗯?”

  “他看见我的剑,显得大吃一惊。”语嫣边想边说道,“如果他真是在宫中待过的太监,如果他认识这把剑,以他的为人,会不会去诬告我偷了唐高祖李渊的宝剑?”

  方羽猛然一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留下书信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稳住自己,他要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报官。偷李渊的宝剑,那可是诛连九族的死罪。

  “老公,我这就把它扔了!”说着,语嫣就要冲出去。

  “扔了我们也逃脱不了干系了。”

  “为什么?”

  “很多人都看见了。”方羽接过她的七星龙渊剑,心中惊叹着。剑,是好剑。扔了,实在可惜。

  “老婆,把它用布包起来,平日里,你背在身上,不要轻易显露。”

  “嗯。我也舍不得扔的,刚才只是随口说说的。”

  方羽苦笑着,女人心,果然海底针。

  “老婆,收拾一下东西,看来我们要逃亡五个月了。”

  “为啥要逃?说不定赵天公不是这事呢?”

  “你知道我为何能在青帮混到老四的位置却无人察觉我的身份?我有一个座右铭送给你:不要拿你的不肯定下赌注。”

  “如果他不是去长安,而是近去附近的县衙呢?”方羽道,“虽说去长安需要十日,但我估计,不出三天,官府定然派人前来缉拿。”

  “你怎么晓得捏?”

  “你别忘了,这是李渊的宝剑,谁敢轻易怠慢?”

  语嫣想了想,不由得点点头,丈夫所言,不无道理。两人重新回房的时候,已然了无睡意。

  第二天一大早,语嫣支取了一些银两,赏给了三个奴婢,只说家中有事,需要回一趟。等归来之时,便差人喊你们再来。而方羽则将事务全权交给了第二把手。

  只是何老六,死活都要跟着走。他说自己已然是一个人,承蒙明府,才能报此大仇。自己身为一个马夫,当老爷出门却不能伺候左右,今后在人面前恐难有颜面,自己也愧对于良心。

  抱着这个决心和意志,无论方羽和语嫣说什么,给什么,他都一概不听,一概不要,今生今世,只求侍奉左右。

  方羽拗不过他,只得答应。何老六高兴坏了,忙问是否准备了干粮。方羽摇摇头。何老六立即屁颠屁颠的跑到摊贩处,买了干粮,准备了水。就在他返身之时,忽闻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凝神望去,官兵来了。

  “明府,怎么有官兵?看样子,是朝松州县署来的。”

  “来的真快。”方羽皱皱眉,看样子,这把宝剑引起了朝廷的高度重视。

  “何老六,快走!”

  “是。”何老六心中疑问,却也不多话,跳上马车,策马扬鞭而去。

  跑了好远了。

  见官兵尚未追来,方羽道:“何老六,你是否心中疑惑?”

  “回禀明府,小的心中是有疑惑。”

  “但你却不问。”

  “回禀明府,小的不该问,绝不问。不该说,绝不说。”

  方羽仰天大笑:“何老六,我没有看错你!”

  “是小的没有跟错明府。”

  “何老六,以后你不要再喊我明府了。”

  “小的不敢。”

  “以后,你喊我,四爷。这是命令!”

  “是,明府。”

  “嗯?”

  “是,四爷。”

  “还有,你不要小的长,小的短,听着难受。我叫你老六,你喊我四爷,我们是一家人,去长安探亲。记住了没有?”

  “四爷,我记住了。”

  语嫣莞尔一笑:“老六学的真快。”

  何老六挠挠头皮,道:“四爷常说,在府衙做事,手脚要勤快,做人要本分,待人要客气,脑子要聪明。”

  方羽道:“老六,走最远的路去长安。”

  何老六一愣,这摆着近路不走,要走远路?他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声,方羽直言:“摆脱官兵的追捕。你若是害怕,可以现在就下车。”

  “跟着四爷就不怕。”何老六一抖缰绳,“驾!”

  经过之处,飞沙走石,尘土飞扬。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