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穿越唐朝之虎口脱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九十一章 穿越唐朝之虎口脱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两人讨论了许久,最后商定,若是男孩,便叫方正,若是女孩,则叫方圆。那么上学呢?唐朝的文化当然要学,可更重要的是,他们是要回到现代的。到时候,满口的之乎者也,别人会不会把两个小孩子当做是傻瓜?

  可方羽考虑的是,没有出生证明,如何上户口?没有户口,如何上学?难道去跟公安局的警察蜀黍们说,我家的两个小孩子出生在唐朝?

  可眼下最实际的问题是:贞观二十年三月一日午夜前,甭想回去了。既然暂时回不去,那就想想这几年如何在这里生活的更好。

  就在这时,忽听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响起了管家何老六焦急万分的声音:“四爷,夫人,不好了,那个赵天公带着官兵追过来了!”

  “赵天公!”方羽一听这名字,顿时怒火中烧,“欺人太甚!”

  “四爷,官兵已经将所有出口都封住,严禁任何人进出。而赵天公带着几个人上这边来了……”

  “是些什么人?”

  “都带着武器,武功很厉害的样子……”

  “来的正好,我去会会!”

  方羽冷哼一声,正要出门,却被语嫣一把拉住,望着她眼里的焦虑和不安,看到她的手轻轻的捂着腹部,他猛然觉醒。今时今日,不同以往,还有两个未出世的小生命,需要他的呵护。

  这个时候,赵天公带着一众武林高手杀气腾腾的闯了进来。只见他一脚掀翻了桌子,将一只脚搁在凳子上,趾高气昂的吼叫着:“小二!滚过来!”

  小二一见来者不善,哆哆嗦嗦的藏匿于柜台下面,被一人像拎小鸡似的吊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二惨痛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哪里见过这等阵势,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当赵天公拿着海捕文书询问小二时,小二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

  赵天公压住火气,拿出语嫣写的“悬赏启事”时,小二点点头,往楼上一指。

  “要是敢骗我,扒你的皮!”他手一挥,道,“都打起精神来,他们可是会功夫的,别让他们跑了!”

  末了,他还不忘补上一句:“还有,男的杀了,女的给我留活口,我要带回去做我的小妾。”

  “是,都督!”

  这拨人踹开房门,凶恶的叫嚷着,见什么砸什么,砸不动的就拿刀砍,一阵翻箱倒柜后,为首的一个出来报告:“启禀都督,房间内没人。”

  “竟然欺骗本官!”赵天公勃然大怒。

  小二吓尿了,连连摆手:“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小的确确实实看见他们在房间里的。小的不敢欺骗都督!”

  想想也是。一个小小的客栈小二,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官府对抗。

  “确定他们没有出去吗?”

  “小的一直都在楼下,未曾见到他们出去。”

  他相信小二说的话属实,可问题是,人在哪里?他冷笑一声:“只要没出去,就不怕找不到。告诉你们,即使出得客栈,你们也出不了西市。出得了西市,也出不了长安。还是乖乖束手就赢吧。”

  一群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凶神恶煞般的模样,让客人们不敢怒更不敢言。

  见有一屋房门紧闭,一拨人正要往里闯,忽然门开了,一位老者站在门口,怒目而立。

  这拨人见到此人,大吃一惊:“打扰孙国士,请勿见怪,孙国士怎会在此?”

  赵天公一见,脸色一变。他知道此人的声望极高,深得皇上器重。怕有闪失,他立刻“蹬蹬蹬”的跑上楼,陪上笑脸:“孙国士,许久不见,一切可好?”

  “你是瞎子不成?好好的站在这里,还问我是否可好。真是笑话!”

  赵天公干笑了两声:“打扰孙国士,心里实在愧疚,但是我等也是奉命行事,望孙国士勿怪。”

  孙思邈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块御赐金牌,众人一见,纷纷下跪参拜。

  “皇上命我修著《千金药方》,只因宫中琐事太繁杂,不易静心著作,故而御赐金牌,不许任何人打扰。尔等竟敢抗旨不尊?”

  “卑职不敢!”

  “还不速速退去?”孙思邈一拂袖,生气的说道,“若是我启禀皇上,你可知道尔等会有如何下场?”

  “孙国士,多多打扰,卑职告退,卑职告退。”赵天公转身就甩了其中的一个人一巴掌,恶狠狠的道,“你也不睁眼看看,这是孙国士,是窝藏犯人的地方么?速速滚出去!”

  孙国士一边关门,一边道:“再若叨扰,定让尔等人头落地!”

  “是,是,是,卑职不敢,卑职不敢……”

  赵天公转身询问,得知除却孙思邈房间外,所有房间都已搜查,均无发现犯人踪迹。不由得冷笑一声,今夜你不出来,明天你不出来,总有一天会出来。既然不能搜,那就在楼下等,等到你憋不住,自己出来为止。到时候,我倒要看看,是你孙国士人头落地还是我性命不保。哼!

  方羽从柜子后面出来,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原来孙大夫竟然是国士,在下有眼无珠,多有冒犯,请多包涵。”

  语嫣随之恭敬的作了一揖:“见过孙国士。多谢国士搭救之恩。”

  “二位不必客气。可恨赵天公一副小人模样,坐上都督后,残害忠良,欺压百姓,实属可恶。”

  “管家何老六疑惑的道:“请问国士,此等恶人,如何做得都督?”

  “阿谀奉承,小人得志。”孙思邈道,“想必那厮定是在楼下等待。此地不可久留。”

  “孙国士有何良策?”

  孙思邈推开窗户,朝外面望了望,,四下无人。便道:“从这里下去,找辆马车,我带你们出城。”

  何老六道:“我们下面有马车。官兵们不认得我,我可以去牵。”

  “如此,有劳国士了。”

  方羽点点头,找来一根细绳,一头打个活结拴在窗户上,一跃而下。然后四处张望了一番,确信无人后,这才招呼语嫣下来。

  对于语嫣来说,原本完全可以纵身一跃,根本不成问题的,可如今怀有身孕,她行事需要处处小心,不敢运气,生怕惊扰了腹中的胎儿。

  “我接着你。”方羽冲她点点头,伸出双臂。

  语嫣笑笑,想也没有多想,身体朝上背朝下,整个人横着摔了出去。何老六心里一惊,这要是跌落在地上,不仅胎儿不保,性命亦丢矣。

  方羽的手臂在接触到语言身体的刹那,双臂猛然运气,一个千斤坠,稳稳的将语嫣抱在怀中。

  方羽忍不住亲了他一下:“谢谢你这么相信我。”

  语嫣笑笑,柔声道:“你是我男人,我不信你信谁呢?”

  方羽如法炮制,顺利的将何老六和孙思邈接住。最后,他一拉细绳,窗户关上了。

  方羽笑道:“来无影,去无踪。”

  孙思邈抱拳道:“好功夫!好智慧!”

  “雕虫小技,过奖过奖。”

  “四爷,你们在此稍等,我去牵马车来。”

  孙思邈道:“尔等可有去处?”

  方羽摇摇头:“天涯海角,不知路在何方。”

  孙思邈道:“倘若不嫌弃,可去往我表弟家,不知意下如何?”

  “如此叨扰孙国士,实在愧不敢当。”

  “少侠不必客气。表弟身故多年,如今空有房屋却无人居住,若是少侠喜欢,便赠与少侠吧。”

  方羽吃了一惊:“国士,是我俩的救命恩人,如今又要以房屋相赠,如此大礼,万万不能收。”

  “少侠不必推却。房屋有了主人,它的存在才有价值。少侠可是嫌弃房屋简陋?”

  这是哪里话。现在,有个地方睡觉藏身就已经很不错了,还管简陋不简陋?

  “晚辈并无此意。”顿了顿,方羽抱拳道,“既然如此,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说话间,何老六驾着马车过来了。三人上了马车,拉下门帘。但凡遇到关卡,孙思邈便探出头,拿出御赐金牌示人。守卫一见,虽然没有通行证,但是这块金牌明显的要比通行证更加具有威慑力。

  就这么的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究竟遇上了多少个关卡,方羽自己都数不清楚了。却见孙思邈十分耐心的一遍遍的解释着,一次次的就这么涉险过关。

  终于,一行人除了长安城。何老六长长的吁了口气,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四爷,我们出城了,安全了。”

  方羽点点头,他十分感激孙思邈,今晚若不是他鼎力相助,想必是过不了关的。但是,孙国士因此却无法回朝廷了。对此,他深深的表达着歉意。

  孙思邈微微一笑,道:“老朽已然一百有三了,一把老骨头了,还回朝廷作甚?毕生著作尚未完成,时间又有限。所以,老朽想去少侠贵府住些时日,一来,可以静心著作,二来,可以彼此有个照应。不知少侠可应允否?”

  方羽闻言大喜:“晚辈求之不得!”

  语嫣莞尔一笑,道:“晚辈定然将前辈当做是自己的爷爷一般照料。前辈只管静心著作,其他琐事管家自会照应,老何可会管家呢,而我等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研究武学。”

  孙思邈含笑点点头:“如此甚好。”

  听到语嫣这么说,何老六心里暖暖的,开心的笑了:“夫人尽管放心,定然将三位照顾的妥妥当当。”

  行至天亮时分,何老六见一摊贩,上去买了些胡饼,众人吃了,继续上路。

  行至中午时分,奔跑了一夜的马儿已然累得气喘吁吁。众人不敢逗留,立即更换马匹,继续上路。

  如此循环复始。三个昼夜后,马车拐进了一处山坳,路过一座小木桥,终于,到家了。

  六间房屋相连一起,靠山面水,山清水秀。中间的房屋为客厅,最西面为杂物间,余下四间皆可住人。

  “好大的面积啊。”方羽看的惊呆了,由衷的赞叹。这房屋主人,想必身前是个土豪,或者是当官的。

  孙思邈从屋里找出房契,递于方羽:“如今,这房屋已然是少侠你的了。”

  “国士……”方羽不知说什么才好。

  “已然非国士矣。”孙思邈笑道,“若是不嫌弃,可否尊称老朽一声爷爷?”

  “爷爷好。”语嫣抢先应出了声。

  “爷爷好。”方羽紧跟着答道。

  “哈哈哈!好,好!”孙思邈大笑着,“如此,我们已然是一家人了。我去著作,饭时叫我。”

  “好的,爷爷。”语嫣笑笑,拉起丈夫的手,参观起这座庭院来。

  但见在苍色的山岩的脚下,有一处住宅。宅后一片竹林,鞭子似的多节的竹根从墙垣间垂下来。下面一个遮满浮萍的废井,已成了青蛙们最好的隐居地方。

  进入房间,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一床锦被,古筝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两人相视一笑,新的生活,已然开始了。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