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穿越宋朝之小鬼当家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一百十二章 穿越宋朝之小鬼当家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兄妹俩到了医馆,争先恐后的说明缘由,坐诊的胡大夫微笑的听着,他是洛阳的名医,从兄妹俩一进来,便认出了是方府的公子和千金,更是听说他俩刚才赤手空拳打跑三个祸害百姓的无赖,不由得十分赞赏和钦佩。他当即背起医药箱,随着两个孩童到了方府。

  一番望闻问切之后,胡大夫捋了捋胡须,看着焦虑的两个孩童,微笑道:“不妨事,待我开几服药便可。”

  “谢谢爷爷。”

  胡大夫呵呵的笑了,摸着圆圆的小脑袋,道:“只是,你家有人煎药么?”

  正正道:“爷爷,我会煎药。”

  胡大夫哈哈一笑:“你这么小,如何会煎药啊?”

  “我太爷爷经常教我学煎药,我还认识许多草药的名称,知道许多草药的用理呢。”

  胡大夫笑问:“你太爷爷姓甚名谁啊?”

  正正道:“我太爷爷叫孙思邈。”

  原本微笑的胡大夫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这孩子,满嘴胡言。孙思邈已经去世二百九十五年,如何会是他俩的太爷爷。孩童虽可爱,说大话可不好!

  他本着负责的态度,让正正跟着自己去医馆抓药,故意抓错了几味药材。想借此教育一下他。谁知正正却不高兴的嚷了起来:“爷爷,这几味药材抓错了!”

  胡大夫微微吃了一惊,不动声色的问道:“哦?你倒是说说看,如何错了?”

  “柴胡、人参、竹茹、茯苓,四味药材抓错了。”顿了顿,正正又接着嚷道,“爷爷,这里还少了一味当归。”

  胡大夫大吃一惊,居然完全答对了,这孩子,果然了不得!他故意咳嗽了一声,道:“娃儿,爷爷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可否帮爷爷抓药啊?”

  “可是我人小,够不着。”

  胡大夫忍不住笑了,一把抱起了正正,道:“你说,让我的徒弟抓药。”

  “师父……”徒弟奇怪的看着师父,从来没见过师父如此的开心过,今天他这是怎么了?为何与一个孩童开起这样的玩笑?

  只见正正瞅瞅这个,闻闻那个,在众多的药材里,十分迅速且准确无误的挑选出了处方上所需要的药材,又精确无误的称重打包后,挣脱出胡大夫的怀抱,冲着惊讶的合不拢嘴的两人招了招手:“谢谢爷爷。爷爷再见!”

  “娃儿慢走!”胡大夫从惊愕中反应过来,急忙追了出来。

  “爷爷何事?”

  “煎药非同小可,如何煎药,你可知晓?”

  “凡煎汤药,初欲微火令小沸,然利汤欲生,少水而多取汁;补汤欲熟,多水而少取汁。”

  胡大夫点了点头,又问:“火候如何控制?”

  正正脱口而出:“表药以气胜,武火骤煎;补药以味胜,文火慢煎。”

  “药有可以久煮,有不可以久煮者,有宜急火,有宜温火者。需要多加留意啊。”

  正正随口答道:“补汤慢火煎熬,汗下及治寒湿药,紧火煎服。”

  胡大夫赞许的点点头,跟着正正回到方府中,背负着双手,站在边上一言不发,看着孩童忙前忙后、秩序井然,火候适宜,时间刚好,不由得大为赞赏。

  如果能将孩童收为关门之徒,潜心传授,日后定能成大器。想到这里,他微笑着问:“娃儿,你可愿意学医?”

  “医者,救死扶伤,我很喜欢。”

  “既然如此,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爷爷,兹事体大,我要禀报父亲母亲。”

  忽见圆圆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开心的嚷着:"哥哥,药煎好了没有?"

  "刚刚好。"正正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圆圆看起来有些着急:"母亲醒了,你去端药给母亲吧。哥哥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说着,他一溜烟的跑了。

  正正追出来大喊:"妹妹哪里去?"

  "我去给父亲母亲买点好吃的。"话音刚落,圆圆一个转弯,已消失不见。

  语嫣乏力的睁开双眼,却见自己躺在丈夫的臂弯里,心中有气,正是他强行要快活,导致自己精疲力尽,才让歹徒有机可趁。

  她果断的从他的臂弯里挣脱出来,想下床,却浑身无力,想舒活一下筋骨,却酸软疼痛,回想起昨晚的那一幕,她仍心有余悸。要不是两个孩子,恐怕自己已遭人毒手。

  想到这里,看看方羽仍然睡得死气沉沉,她不由得对丈夫更加来气。

  我伤的比你重,都已经醒了,你却还在睡。装什么呢!她哼了一声,别过脸去,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母亲,吃药了。"正正端着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好孩子。"这一瞬间,语嫣顿时泪流满面,多么懂事的孩子啊。

  "母亲,有点点烫,我帮你吹吹。"正正说着,撅起小嘴巴,对着碗口认真的"呼呼"的吹了起来。

  正正道:"母亲,给你看病的胡大夫让我拜他为师,我很想学,恳请母亲的同意。"

  "人现在何处?"

  正正将胡大夫请进了门,一个劲的夸赞着正正如何的天资聪颖,最后说明了来意。

  语嫣正在犹豫间,突然旁边的丈夫一阵剧烈的咳嗽,最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原本生气的语嫣不由得大吃一惊。她一边使劲推着丈夫,一边喊着他的名字。可是,方羽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紧闭着双眼。

  "不好!"胡大夫见状,大惊失色,赶紧上前查看。

  "胡大夫……"语嫣有些疑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方大人中毒颇深,再不医治,恐有性命之忧。"说着,胡大夫从医药箱里取出银针。

  正正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这细细长长的银针一点点的靠近父亲,惊呼道:"大夫,你这是要杀了我父亲吗?"

  "孩子,这叫针灸。"胡大夫微笑着,迅速了找准了穴位,果断的扎了进去。!

  "啊!"圆圆惊呼起来,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双眼。而正正却看的兴致勃勃。

  语嫣忍不住问道:""胡大夫,他为何会这样呢?"

  胡大夫不答话,却见方羽张口又吐出了一口鲜血。胡大夫仔细端详着鲜血,凑近闻了闻,翻了翻他的眼皮,看了看他的脸色,皱皱眉道:"是谁下如此重的手,倘若药剂再重一点,必死无疑。"

  只见他缓缓的拔出银针,一口污血突然从方羽的嘴里喷出。

  "父亲!"正正不明所以,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

  "毒已逼出,不妨事。"

  再看方羽,他的脸色果然渐渐的红润了起来。语嫣不由得由衷敬佩:"胡大夫医术真是精湛。"

  "救死扶伤,本是医者职责之所在。方大人一心为百姓,小可万分佩服。今日能为两位看病,实属荣幸之至。"

  语嫣当即同意了胡大夫的收徒请求:"正正,还不快拜见师傅?"

  正正一本正经的行三叩九拜之礼,胡大夫喜出望外,当即决定收正正为关门弟子。从此,老师专心教学,学生勤奋钻研,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跟徒弟约定好明日教学时辰后,胡大夫起身告辞。少时,圆圆领着十人进得方府,人人手里端着一盘菜,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

  "圆圆,这是做甚?"语嫣有些惊讶。

  圆圆并没走答话,而是命人将桌子放在床前,摆好碗筷。正正赶紧上前盛好饭,然后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道:"恭请母亲用膳。"

  语嫣笑笑,勉强的吃了一口,没有丈夫的陪伴,她吃什么都没有味道。看着旁边的方羽,她的怒气渐渐的消了,毕竟,他也是受害者,再说,昨晚的事,不能全怪罪他一人。他虽然很疯狂,自己却也很兴奋,遇见这种事,谁也想不到的,不是吗?

  再想到那年在医院里,他是如何的冲破阻力、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挽救自己,甚至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向自己求婚,那需要何等的勇气啊!

  自己只是尽了一个妻子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只不过被人偷窥,然后下毒绑架,虽然九死一生,但,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和发生的,不是吗?

  男人毕竟是男人,他不同于女人的。即便这个男人有多么的优秀,总会有他的缺点。就像方羽说的,再一张白纸上点了一个黑点,为什么当事人看不到黑点之外的大片白*域呢?为什么轮到自己就迷惘了呢?

  方羽嗫嚅着嘴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两个孩子惊喜的眼神,看到妻子满眼的泪光。

  "对不起,是我不好——"

  语嫣用手轻轻的堵住了他的嘴巴,微微的摇了摇头,柔声道:"喝了药然后休息一下吧。你看,这么多的菜,都是圆圆去外面买的,药呢,是正正煎的。我有这么懂事的孩子,还有这么爱自己的老公,知足了。"

  方羽闪动着泪花,哽咽无言:"老婆……"

  "老公,我爱你。"

  "老婆……"方羽一把将妻子紧紧抱住,生怕再被人抢了去。

  圆圆看着,和哥哥偷偷的笑了笑:"父亲、母亲,菜已经凉了,我去热一下。"说着,她使了使眼色。

  正正心领神会:"父亲、母亲,我去帮助妹妹。"

  这个世界上,有疼爱自己的丈夫,也有懂事乖巧的孩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她相信,即便自己被绑架了,丈夫就是踏遍千山万水也能够找到她,因为,她相信,心与心的距离,从未曾远离。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