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公主册封日,家人团聚时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193章 公主册封日,家人团聚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方羽早已经持剑在旁边等候,在语嫣虚晃一招,跳出了圈外后,他趁机将宝剑递了过去,同时拂起衣袖,小心的擦去了语嫣额头上的汗珠。

  “娘子不妨休息片刻,我来会会他。”

  “不用,我可以对付。”有剑在手,语嫣底气更足。短兵相接中,只听“哗啦啦”一声响,折扇竟然被尽数削断了。男子一愣,继而,剑尖抵住了他的咽喉。

  “你究竟是何人?”男子惊愕的问道。

  “你这个泼皮无赖,不配知道奴家的姓名。快些还钱,否则定要你好看。”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为何三番五次的欺压百姓?快从实招来!”

  “要杀便杀,何须多言。”

  “是不是方腊让你们干的?”

  “既已知晓,何必多问?”

  “方腊也是穷苦出生,都是百姓,为了谋生,何必互相折磨?”

  “哼!”

  “我若放了你,怕你日后再去祸害他人。我若杀了你,又怕脏了我的手。”

  “你……想怎样?”

  “刚才我若斗不过你,定然死在你的扇子之下。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过——”

  突然,语嫣左手出奇不意的一点,正中了他的气海穴,紧跟着在上面一拍。男子大叫一声,在地上翻滚着。

  “你的武功已尽数被废,从今以后,再也不能够祸害他人。快些走吧,休要再招惹奴家生气,否则便没有如今的好下场了。”

  “你给我等着!”

  “尽管找人来,奴家不怕。回去跟方腊说,曹一剑是我杀的,四大魔王也是我杀的。不妨再告诉你,皇上是我的哥哥,惹恼了奴家,便是惹怒了皇上,定然叫他吃不了兜着走。”说完,语嫣也愣住了,这怎么的,突然把皇上给搬出来了?

  “你说什么?昏庸的皇上竟然是你的哥哥?”

  “你回去告诉方腊,皇上是我的哥哥。倘若他敢行刺皇上,我定然叫他有来无回。”既然都已经说出来了,那干脆就撒谎到底吧。

  折扇男子灰溜溜的逃走了,这个欺行霸市多日的泼皮无赖,如今终于被赶走了,洛阳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这个时候,两个孩子将写好的宣传语交到了她的手中,语嫣趁机将传单一一的发散出去。

  皇上有个妹妹叫做金语嫣,她在洛阳有个正圆大酒楼。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不消片刻,传遍了整个洛阳城。

  远在汴梁的皇上听闻了此事,不禁龙颜大悦,看来她对那晚之事并没有生气,于是当即命人拟定圣旨,令人火速送达。这天,正圆大酒楼的门前,人山人海,异常热闹。当圣旨送达的那一刻,众人纷纷下跪,三呼万岁。

  “圣谕,门下:金语嫣杀贼有功,爱民如子,不辱使命。皇上特封金语嫣为大宋公主,守护洛阳,另御赐“正圆大酒楼”镶金牌匾。钦此!”

  方羽在心里一阵苦笑,这皇上也是够昏庸的,百姓民不聊生,他却还在这里动不动的赏赐。不过说实话,他也确实很佩服妻子,既得到了百姓的拥护,又收到了皇上的赏赐,这步棋下的实在是精妙绝伦。但说到底,这步棋的根源,还在方腊的手里,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得感谢他。

  可是这似乎有些奇怪,究竟什么地方让人疑惑不解呢?偷了皇上的宝贝,他竟然没有生气?为什么语嫣随口的一句话,皇上便马上派人过来,册封她为公主?究其原因,他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些许不对劲。

  想当初,自己曾经坐到了护城大将军的位置,可如今,她却是整个大宋朝的公主,这顶帽子可不小哇!弄不好,恐怕又是蔡京的主意。

  他心里清楚那老家伙打的是什么算盘,如果仅仅是他们一家人,那这个称号可有可没有,也区别不了多少。但是如今,他们整个一家人都在这里,那不得不多考虑一下了。

  但是此刻,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看着这块镶金匾额,方羽微微一笑,看来等到回去的时候,必须把它也带上了。

  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妻子,语嫣“咯咯咯”的笑得花枝乱颤。扛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不嫌麻烦吗?把皇上的圣旨带走就可以了。

  “这也不带走,多可惜呀。”

  “时间越久,要带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多,那该怎么办?难不成我们要买十辆马车吗?再想想看,姐姐十辆马车,弟弟十辆马车,爸爸那边十辆马车,加起来一共是四十辆,这是要干嘛呀?丝绸之路吗?”

  她的一句话,引得方羽哈哈大笑起来。

  说话间,铁环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说是门外有人找。难道又来一个闹事的?语嫣“哼”了一声,提着剑就冲出了门外,却见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

  当见到他们两个的时候,她放射出惊喜的神采,激动的上前一把抱住了方梅:“姐姐,姐夫,终于看见你们了!”

  “小妹,总算找到你了。”方梅的眼眶顿时红了。

  陈宏子却显得比较镇静些,他学着宋朝的礼仪,对着语嫣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然后说道:“草民参见公主。”

  “姐夫又拿我取笑,快去里边坐吧。”然后他对着里屋勿开心的嚷了起来,“方郎,快出来,姐姐和姐夫来了。”

  闻听此言,方羽跌跌撞撞的从里面冲了出来,见到了久违的方梅,姐弟俩不由得抱头痛哭。

  语嫣见到他们两人消瘦了很多,面容也很憔悴,而且姐姐怀中的小孩正在不停的啼哭,我有点感到诧异:“姐夫,你们怎么成了这样?”

  陈宏子苦着脸,叹着气说道:“别提了,有没有吃的?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语嫣随即吩咐老铁准备好酒菜,见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想必姐姐一定吃了很多的苦吧。”

  “唉,别提了。”陈宏子摇着头,一幕幕辛酸的往事浮上了心头。

  他便将前因后果详细的叙述了一番,一心想着能够卖掉一些作为生活用的盘缠,为此还去了青楼。谁知道,事与愿违,招人耻笑便罢了,还被人打了出来,刚开始还能够有一些银子,到后来便成了吃了上顿没下顿。怕饿着孩子,两人节衣缩食,都将省下来的食物留给孩子,再到后来,干脆连食物都没有了。两人合计着,要是再找不到办法就准备乞讨去了。

  方梅接下去说道:“就在这个时候,听闻了小妹的事情,便赶紧赶了过来。”

  陈宏子道:“你们怎么过得这么有滋有润,连洛阳城最大的酒楼都买了下来,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皇上赏赐的吗?”

  方羽叹了口气,说道:“我们的遭遇也是一波三折啊。”

  语嫣笑了笑,说道:“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团结一心,想尽办法去克服。所以,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不怕。”

  正在这个时候,忽听楼下有人大喊着:“二子!二子!”

  铁环直摇头:“客官,这里没有二子,怕是二位走错地方了。”

  王晴嚷了起来:“没有二子?怎么没有二子?那是我儿子!”

  方大海哭笑不得的将她拉到边上,对铁环说道:“这位小哥,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方羽的?”

  “那是四爷!是我们正圆大酒楼当家的!”

  王晴一听,更是迫不及待的说道:“快叫他出来,我是他妈妈!”

  “你是他谁?”铁环哪里知道“妈妈”的含义,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真没记性,来这么久了,居然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吗?”方二海轻声责怪着,转身对铁环说道,“那请麻烦小哥一趟,请对四爷说,他的爹和娘来看他了。”

  “原来是您二位老人家呀,那您稍等,我马上就去传达。”铁环一听,这还了得,居然是当家的爹娘来了。

  听闻爸爸妈妈来了,方羽和语嫣赶紧起身迎接,茫茫人海,偌大的洛阳,此时此刻,一家人终于团聚,不禁纷纷抱头痛哭一场。

  原来这一天,凑巧遇到方二海外出采购食材,一路上,听了金语嫣的事情后,赶紧拉着老婆子,不顾掌柜的再三挽留,前来和他们相聚。

  他们是团聚了,只是不知道方舟和李璇究竟怎么样了?至今也没有一点消息。一家人互诉衷肠,纷纷感慨万千,诉世事无常,叹造化弄人,不知不觉间,已至深夜。

  曲终人散,方羽将两个孩子哄着入睡了之后,关上房门,对正在洗漱的语嫣说道:“老婆,为什么你随口说了一句,皇上便马上派人过来册封你为公主呢?”

  语嫣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对于这个事情,她也感到有些疑惑不解。

  方羽实在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偷了他的宝贝,他反而没有生气呢?这个狗皇帝不应该这么大方啊。”

  语嫣疑惑的看了看丈夫,不明白他想说什么。方羽踌躇着,沉思着,对所有的一切不明事物,他都要问个清楚,分析个明白。

  “你和这个狗皇帝到底有什么交情?”

  “你想说什么?”语嫣心里一紧,不自觉的回避了他的目光。

  “我一直想问你,昨晚回来的时候,你有些激动,而且似乎还在微微的发抖,没出什么事情吧?”

  “没、没有……”语嫣低着头,说话开始有些语无伦次起来,面对心爱的人,她真的实在不擅长说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方羽紧紧的盯着她。

  “我……”语嫣咬着嘴唇,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一起共同的面对。这话,可是你说的。”

  “老公……昨晚我……”语嫣突然扑倒在丈夫的怀里,痛苦失声。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