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明辨是非案,风起云涌时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224章 明辨是非案,风起云涌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青色的城墙,参天的松柏,低矮的房屋,线条分明的街道,年代久远的小桥,清澈见底的小河,高大的城门,险峻的高山……

  对于语嫣和方羽来说,这是一种熟悉的味道,久别重逢的喜悦,洋溢在他们的脸上。

  方二海问道:“这难道就是你们说过的松州吗?”

  语嫣调头答道:“是的父亲,我们松州到了。千万可不要一个人单独外出,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迷失了方向。”

  方二海注意到,自从进入了松州城,但凡看到的行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大家互相谦让,远远的见到有马车驶过,早早的便避上了。老沈也颇为礼貌的点点头,表示感谢。

  王晴道:“唐朝,果然名不虚传。”

  方二海道:“为什么人类在进步,可文明却在退步呢?你看这里的人们,多么的友善,能够生活在这个年代,是一种幸福。”

  方羽笑了笑,道:“你这感慨未免也发得太早了,一派祥和的气氛中,隐隐约约的有一股肃杀之气。”

  方二海道:“我就不相信,贞观盛世中的唐朝,还能出什么乱子?”

  “希望你的想法是对的。”

  在方羽的指引下,老沈很快的找到了松州县署府衙的地点。

  柱子上所刻的对联,依然是那么的令人震撼: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

  方羽一干人正想进去,却被门口的衙役给拦住了。

  “你是何人?休要擅闯府衙!”

  面对衙役的质问,羽宇微微的笑了笑,出示了上任通牒。衙役仔细辨别过后,将方羽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突然面露喜色。

  “原来是方知县,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恕罪。”

  “你竟然认得我?”

  “如何不认得?一年前,方知县勇除恶霸吴忠,为全城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小的实在是万分的敬仰。早就听说方知县官复原职,所以我们原来的这帮人早就聚在一起,就等着您来了。”衙役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方羽走了进去。

  但见正堂内,明镜高悬之下,有一人威风八面的坐在太师椅上,而堂下有一胖一瘦两人正在跪地听判。

  衙役正想上前,忽听太师椅上的此人,惊堂木一拍,厉声喝道:“本官升堂之时,严禁有外人进入。你们是将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不成?”

  衙役正想辩解,却被方羽一把拉住。只见他卑躬有礼的作揖道:“是我冒昧,我这便退去。”

  他带着家人退出正堂,衙役不解的问道:“明府,您为何如此这般?”

  方羽不答反问:“此人是何人?”

  “他是县丞,名叫朱刚,大人没来的这段时间,县署被所有的事物由他暂为代管。官级正八品,是明府的辅佐官。”

  既然是辅佐官,怎么看上去如此的嚣张狂妄?方二海有些气愤,正想发作,却被语嫣暗中拉住了。

  只听方羽道:“他正在审案,我们进去的有些唐突,也是不妥。等他审理完案子再办交接不迟。”

  “明府……”衙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何事吞吞吐吐,但说无妨。”

  “明府上任之后最好将这段时间内少府所审过的案子,重新再过审一遍。”

  方羽心中一动:“难道有冤假错案不成?”

  “小人不敢多言。”

  “恕你无罪,有话尽管道来。”

  府衙这才小声说道:“明府有所不知。这王刚乃是松州城的首富王财主的唯一儿子,他是花的钱才买到的这个官。”

  “竟有此事?”

  “千真万确,小人不敢撒谎。”

  “此事定然十分机密,你又从何得知?”

  启禀明府,在王刚担任县丞之前,小人有位远房亲戚担任此职务,因为不甘于同流合污,便被王财主设计陷害了。如今关入大牢,生死不明。”

  “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你可知道诬告朝廷官该当何罪吗?”

  “明府,小人所说,倘若有半句虚言,立马血溅当场不得好死。”

  “你且仔细说于本府听听。”

  随着衙役抑的娓娓道来,一桩案情渐渐地浮出水面。原来他的这位远方亲戚名叫卜难,科举中了探花,进入朝廷谋取了一官半职,随后,他又被派到松州城担任县丞。

  有一日,卜难在街上看见有人调戏良家女子,舍身保护之下将那歹徒赶跑了。却不曾想,这是王财主设的一个圈套。

  第二日,王财主便以卜难无故打伤人将他告了,然后又花重金买通了巡抚。结果,卜难被撤职查办,而他的儿子王刚便顺理成章的担任了松州城的县丞。

  “贞观盛世之下,竟然有如此重大的案情,你且稍安勿躁,待本府查明案情,定然还卜难一个公道。”

  “多谢明府!”

  这时候,忽听公堂之下的一个瘦弱之人大声喊冤。

  “冤枉啊,实在是冤枉啊。这头牛分明是小人的,小人全家就依靠着这头牛耕田种地,如今失去了它,小人如何生存?”

  “你如何生存关本府何事?再若狡辩,杖责三十!”

  “小人上有老下有小,全家的生计全靠这头牛。所以这头牛便是小人家的一份子,日日夜夜与小人同吃同住。小人不敢狡辩,句句实情还望明察。”

  “你叫什么名字?”

  “启禀明府,小人名叫朱六。”

  “好,朱六,本府答应你,一旦查明真相,定然还你一个公道,也还天下百姓一个公道!”

  “公堂之上,竟敢大肆喧哗!来呀,拖出去,打!”

  这王刚竟然如此草莽断案。方羽气不打一处来,命令衙役在外头等候,自己领着家人大步流星的进入了正堂。

  只见王刚惊堂木猛拍,厉声喝道:“擅闯公堂,一并拖出去打!”

  眼角余光处,他突然一眼瞥见了亭亭玉立的语嫣,心中大为震惊,立即改口说道:“将那小娘子于本府留下,其他人给我打!”

  方羽大怒,将手中的上任通牒展现在了王刚的面前:“你去看看,这是何物?”

  王刚一愣,拿着上任通牒翻来覆去的瞅着,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脸上转怒为晴,由晴又转为满脸的笑意。

  “原来是方羽方知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我叫王刚……”

  “本府在此,你还不速速退下!”方羽勃然大怒,冲上前去,不由分说一脚就将他踢开。

  “我是县丞,好歹也是正八品官,你怎可如此对我?就不怕我告上朝廷?”

  “朝廷怎会有你这种人?如此简单明了的案情,你竟然是非不分,糊里糊涂的就断了案。本府不在的这段日子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冤案断送在你的手里?”

  “你……”

  “滚一边去。看本府如何断案!”

  王刚哪里再敢言语半句,悻悻然的退到了一边,却有意无意的靠向了语嫣,一双眼珠子却片刻不离的盯着她丰满的胸脯。语嫣秀眉微蹙,下意识的王旁边躲了躲,而他却似乎更加瓷意妄为了,她往哪边躲,王刚便往哪边靠。

  方二海眉头一皱,这种人,满肚子都是坏水!他将语嫣往边上拉了一拉,就在王刚的身体斜斜的靠上来的时候,他猛的用肩膀一顶,冷哼一声。

  “你是没腰吗?连站都站不直吗?”

  王刚白了他一眼,道:“你又是何人,也敢冲撞本府?”

  “我是知县的父亲,这位娘子是知县的夫人。你肩膀上扛着几颗脑袋,竟然敢冲撞知县夫人?还敢威胁知县的父亲?”

  王刚讨了个没趣,乖乖的闪到一边去了。却听方羽说道:“本府断案,堂下所有之人不得喧哗,不得交头接耳。”

  语嫣微微一笑,真没看出来,自己的丈夫在公堂之上,竟然是如此的威风凛凛。她倒想看看,方羽究竟如何断案。

  只见他首先问胖一点的人:“本府问你,那头牛是你的吗?”

  “启禀明府,正是小人的,小人想把它送人。”

  “送人做甚?”

  “小人家有个远方亲戚,家中贫寒,故而想送于他,好让他有个生活。”

  “这头牛现在何处?”

  “正在小人的家中。”

  “你既然说这头牛是你的,那你定然知晓这头牛身上有什么特别,不妨说与本府听听。”

  “这……启禀明府,这头牛虽然是小人的,可平时打理都有小人的下人来处理的,所以小人并不知晓这头牛有什么特别。”

  “既然是你的下人来打理的,那你便让你的下人过来,本府要问话。”

  “这……启禀明府,小人的下人因为家中丧母,故而赶赴家中奔丧去了。”

  方羽点点头,命令门口的朱六就那头牛牵过来。然后,他趁着这空档,又问那瘦一点的人:“本府问你,那头牛可是你的?”

  瘦弱之人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是小人的。小人家中原本还有一头母牛,因为难产,母牛已然死去。为此,全家还悲伤不已。小人的全家将这头牛视为家中的一份子,同吃同睡,不曾想,他见我家的牛长得健壮,强抢了去,却硬说是他的。还请明府替小人做主。”

  “你说这头牛是你的,可有证据?”

  “小人家中排行第四,大家都叫我小四。于是我家的牛便排行第五,我们都叫他小五。只要我一唤它,它便过来了。”

  方羽点点头,道:“案情到这里便已经十分明朗。等朱六将牛牵过来,立刻见分晓。此事暂且搁下。王刚,本府问你,你如何陷害了不难?如何买通巡抚?又是如何坐上县丞的位置?若是不从实招来,吴忠便是你的下场。”

  王刚一愣。吴忠他是知道的,曾经也是松州城的一霸,正是这个方知县,将吴忠打得皮开肉绽,最后被活活的打死。想到这里,他的心脏仿佛抖了一抖。

  “大人,小人科举中了探花,是朝廷分派的。”此时的王刚还在狡辩。

  “科举中了探花,那也是有案可查的。本府只要稍微查询一番,便可知真假。”

  王刚心中颤抖,脸上堆着笑,凑过来小声的说道:“明府有所不知。巡抚与我父亲乃是至交,你奈何我不得。但若是放我一马,必然感恩戴德,没齿难忘。”

  哪知方羽根本就不吃他一套:“公堂之上,你竟然威胁本官?来呀,杖刑三十!”

  刚才还是威风凛凛的县丞,转眼之间,变成了戴罪之人,竟然还要在公堂之上杖刑三十。公堂之上的衙役们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不懂本府的话吗?私相贿赂,威胁本官,调戏本府夫人,杖刑三十!”

  这回,衙役们听得清清楚楚,这的的确确是要开打了,心中不由得一莫名阵兴奋。这王刚,平日里作威作福,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如今知县一到,第一个就拿他问罪,心中一阵高兴。

  “是!”

  当下,王刚被强行摁倒在地,褪去衣裤,露出肥硕的屁.股,衙役们憋足了劲,手不留情,一阵猛打,痛的王刚杀猪般的嚎叫声此起彼伏。

  正在这个时候,朱六牵着牛过来了。方羽首先让小四回避,让那胖一点的人先来。他见到了王刚被挨打,心中更加的心虚。而那头牛却只是的叫着,任凭他怎么使劲的拉,那头牛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此时,小四再也忍不住,冲出人群,跪在地上,冲着那头牛嚎啕大哭。说来也怪,那头牛见到小四,突然眼角流出了泪,悲伤的嚎叫声无不让在场所有的人为之动容。

  方羽勃然大怒,一脚将那个胖一点的人踹翻,踩住他的后背,大骂道:“好你个坑蒙拐骗的,公堂之上,竟敢欺骗本官!来呀,给我打!”

  “是!”

  胖一点的人手脚被紧紧的按住,好一通猛打,直到他皮开肉绽,连声讨饶。

  “明府饶命!明府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还不从实招来。”

  “小人见县丞糊涂断案,心中起了贪财之心。明府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给我滚!倘若下次再被我逮到,一定砍了你的脑袋!”

  “多谢明府,多谢明府!”闻讯而来的家人也不敢造次,一边谢着,一边将他背了回去。

  至于王刚,更是被打的半年都起不了床。当下,面对气势汹汹的松州知县,王财主也不敢露面,只是命令下人们将他抬了回去。

  而被关在大牢里的卜难,则当场无罪释放,官复原职,做了他的辅佐官。

  这一案子迅速的传遍了整个松州城及邻近的城市,当然也传到了王财主的至交,巡抚大人的耳朵里。

  巡抚闻听后勃然大怒:“小小的正七品官,竟然如此的嚣张跋扈!”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