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人迹板桥雪,童姥战仙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246章 人迹板桥雪,童姥战仙子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刚才和陈志硬对硬的接了一掌,居然能够势均力敌,圆圆的功力突增让全家大为震惊。按理说,本不该如此,实在想不通是何道理。在语嫣的追问下,圆圆从包袱中拿出了《雪月神功》。

  见到这本秘籍,语嫣又是吃了一惊,心中疑惑顿解,但是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随着圆圆的娓娓道来,方羽皱着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来。

  “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早说?”语嫣呵斥着,虽然是责备,可眼神中满满的全是关切。

  “母亲,我没事。”

  “要有事哪里还来得及啊?这么大的人了,事情的轻重缓急都分不清楚吗?”语嫣将她拉到面前,仔细的端详了一番,似乎还是不放心,追问了一句:“告诉母亲,卜难有没有轻薄你?”

  “他……他……他……”圆圆支支吾吾,轻薄的定义是什么?她还真的有些迷茫。

  她的犹豫不决着实把语嫣急坏了:“死丫头,说话呀!”

  “他……脱了我的衣裳……”圆圆咬着牙,含着眼泪。

  “然后呢?”

  “然后我就和他周旋,趁机自解了穴道,同时趁他不备将其制住,卸了他的功力。”

  “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把我怎么样?”

  “死丫头,还不快说!”

  “盯着我贼溜溜的看,直流口水,恶心死了。哼,今后我的老公,一定要眼不歪斜,身正影正,就像是父亲这样的人。”

  方羽哈哈大笑。语嫣白了他一眼,撇撇嘴,道:“你的父亲有啥好的?人又不高,长得又不帅,色眯眯的盯着我不放。可千万不要像他这样。”

  “不许你说我的父亲!”圆圆十分认真的说道,“你把父亲说的这么坏,那你还嫁给她?”

  “开玩笑的啦。”语嫣笑笑,“你们的父亲虽然不高,长得不帅,但是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她疼我,宠我,他是个值得我托付一生的男人。”

  “那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愿意嫁给他吗?”

  语嫣笑笑,转头看着丈夫。方羽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望着她的殷桃小嘴,小鸡啄米似的点吻了一下她的双唇。

  她幸福的笑了:“我爱你。”

  掀起布帘,外面仍然“簌簌”的下着大雪,不远处的板桥上,留下了两行行人的脚印还没有来得及被大雪掩埋。

  “还记得那年春天,我们仿佛也是在一处板桥上别离。如今,旧景重现,仿佛故地重游,却有别样一番滋味在心头。”

  正正听了,仰天长叹一声,道:“清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

  语嫣笑问:“大诗人,这是谁的诗?”

  正正答道:“唐朝刘禹锡的,他现在没有出生呢,所以,这自然成了我的诗了。”

  语嫣笑道:“看来盗诗贼后继有人了呢。”

  方羽哈哈大笑,继而认真的开始解读,方正竖起耳朵十分认真的听着,对于这方面,他从小都非常感兴趣。

  白居易有《板桥路》云:“梁苑城西二十里,一渠春水柳千条。若为此路今重过,十五年前旧板桥。曾共玉颜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唐代歌曲常有节取长篇古诗入乐的情况,此《杨柳曲》可能系刘禹锡改友人之作付乐妓演唱。然此诗就《板桥路》删削二句,便觉精采动人,颇见剪裁之妙。

  “父亲,能不能说点别的?”圆圆觉得无趣,那些文人墨客有什么好的。

  方羽笑笑,道:“我们都知道,唐朝有位大诗人叫做白居易。他有个好朋友叫做元稹。不知小友是否知晓?”

  正正点点头,道:“白居易与元稹是当时唐代齐名的大诗人,他们的诗歌理论观点相近,共同提倡新乐府,后来结成了莫逆之交。”

  “还有呢?”

  圆圆插不上话,嘟着小嘴坐到一边去了。见他们父子聊的兴起,语嫣也不忍心打断,便将圆圆拉到跟前,道:“圆圆休恼,你刚才与那人硬对硬的碰了一掌,没有受伤实属侥幸。其实,武功的高低并非就是内力的比拼,只有莽夫才会这样做。倘若刚才与陈志对掌的是我,我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但是母亲却能够一招将其制服。”

  “功夫包罗万象,内力比拼只是其中一种。要了解武功的精髓,你就必须要了解宇宙苍生。”

  圆圆一下子来了兴趣:“母亲,快跟我讲讲吧。”

  外面的正正说道:“父亲,跟我讲讲关于他们两个人更多的故事吧。”

  马车空间狭小,方羽干脆出去坐在正正身旁,望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父子两个诗兴大发。

  白居易这样评价元稹“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难”,并说他们之间的友谊是“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阑。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衡门相逢迎,不具带与冠。春风日高睡,秋月夜深看。不为同登科,不为同署官。所合在方寸,心源无异端。”而元稹对白居易关心,更凝结成了千古名篇《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父亲,能说说这首诗的故事吗?”

  “唐宪宗元和十年八月,也就是公元815年,诗人的好友白居易因宰相武元衡在京城被人刺杀,上疏极请追捕凶手,查清这一事件,陈词激切,得罪权贵,被贬为江州司马。当时诗人被贬通州,正卧病在床,听到这一消息,心情非常难过,立刻抱病写下了这首诗远寄江州。”

  正正叹了口气,道:“人生若能得一如此知己,此生足矣。”

  语嫣道:“和高手过招,等你见到对方出招后你再出招应对,已然来不及了。所以,我给你的第一个忠告是:想在他人之前。倘若,他人在出招之前,你便已然知道他准备用什么招式的话,你的胜算,便大大的增加了。”

  圆圆问道:“想在他人之前,这究竟要怎么做呢?”

  “让他跟着你的思维走,不要被他牵着走。”语嫣笑了笑,道,“世上万物,但凡稍微一动,都带动了空气的流动。当你置身于天地万物之间,屏息静气,当你和大自然紧密的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便能体验到这流动所带来的方向感和速度感。要体会这一点很难,日后你勤加练习,相信你终有所成。但是在此之前,我给你的第二个忠告便是:武功的招式套路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将死的套路活用,你的招式便活了,整个人也就灵动了,你会发现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多谢母亲教诲。”

  “一个绝顶高手,是没有武功招式的,人剑合一,还不能算是高手,剑气一体,也并非一流高手。人、剑、大自然,三者完美结合,手中无剑已有剑,即使闭上眼睛,不看对方,我也知道对方在哪个方向,用什么招式。用一句话来形容武功的最高境界,是再合适不过了。”

  “愿闻其详。”

  “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你要记住,任何事物都有有限和无限的一面,需要我们控制,在有限的空间或者时间内,创造出无限的东西。”

  “哦。”圆圆懵懵懂懂的应了一声。

  “我正在追求一种东西:突破和极限。在极限中如何放慢速度,在慢速中如何才有最快的速度。记住,往往最简单的就是最直接有效的。 ”

  “母亲说的好高深,有些听不懂哎。”

  语嫣正想说话,此时突然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及其妩媚的飘了过来:“听不懂呀?那就跟着姐姐吧!”

  话音未落,方正突然拉住缰绳,马儿长嘶一声,停住了步伐。然而却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正正大喝一声:“什么人鬼鬼祟祟,不妨出来一见!”

  女子“咯咯咯”的一阵娇笑:“小兄弟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呀!你父母就没有教你如何尊敬长辈么?”

  听这声音,应当年纪不大,估摸十八九岁的模样,只是这千里传音的功夫,需要非常深厚的内力作后盾才行。

  听到女子这样说,正正也毫不退让,嘴上的功夫他可不是盖的!

  “你父母就是这样教你藏头露尾的么?”

  女子冷冷的说道:“小兄弟可是想找死么?”

  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空气中,除了“呼呼”的风声和“簌簌”的下雪声,更多了一份杀气。

  哪知正正哈哈一笑,道:“小娘子问君何所欲,问君何所求?兄弟我亦无所欲,别无他求。古语有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让寂寞女,入帐解千愁!”

  “小小年纪竟然油嘴滑舌,看姐姐我如何教训教训你!”

  话音未落,感觉眼前人影一闪,马车的前面已经站立着一个少女。一袭白色长裙,身穿白色鞋袜,满头白发,就连眉毛也是白的,可是她的面容姣好,肤色白嫩,看起来像是十八九岁的样子。

  “听闻小娘子的声音柔如杨柳,还以为是国色天香的女子。哎,见面不如闻名呀!”

  白发女子“咯咯”笑道:“你胆子真是不小。敢说我丑的,你倒是第一个。”

  “也许有很多人认为小娘子国色天香,但是与我车里的两位美人比起来,你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白发女子“咯咯”笑道:“怕是奇丑无比。否则如何不敢出来相见?”

  正正“哼”了一声,突然说道:“还以为你有十八九岁呢,头发眉毛都白了,还装什么嫩!”

  “你说什么嫩?”对于这个词汇,白发女子显然没有听懂。

  “我说你装嫩。”正正很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你是说我漂亮吧?”

  正正大笑道:“真是一个笨女人,连这话都听不懂。装嫩的意思就是说,恢复你本来的面目吧,你本来年纪就很老了,就不要装作十八九岁的样子,让人看起来那么的恶心。”

  方正才十六岁,这原本是一个孩子的无心戏言,哪知白发女子听后,竟然勃然大怒:“你敢说我老?我让你不得好死!”

  话音未落,白发女子突然腾空而起,手指呈爪形,朝着方正的面部抓来。

  突然之间,马车里飞出一条人影,白衣女子在空中灵巧的一个翻转,两掌相对,砰然大震!

  白衣女子身形一颤,在空中又一个鹞子翻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圆圆单掌在雪地上一撑,刷刷刷的连退了四五步,方才止住了身形。

  白衣女子照例一声“咯咯”的娇笑:“谁家的小妹妹呀?功力倒还可以,只是不知道功夫怎么样呀?”

  突然,她愣了一下,站在她面前不远处的圆圆,相貌俊俏,身材高挑,犹如风雪中的一株腊梅,芬芳四溢,傲然挺立。

  “长得果然挺俊俏!只是可惜了!”

  圆圆问道:“可惜什么?”

  白发女子仍然“咯咯咯”的一声娇笑:“可惜我要刮花你的脸,因为,我讨厌你这张人皮!”

  正正笑嘻嘻的站在圆圆的身边,道:“难不成,凡是比你漂亮的女子,你都要刮花她的脸吗?”

  “不仅如此,我还要他的命。”白衣女子看看圆圆,又看看正正,“咯咯”的几声娇笑,“长得如此相像,原来你们是孪生兄妹。那么旁边的男子,应该是你们的哥哥了?”

  正正一愣,继而大笑道:“不错,你说的太对了,你真有眼光啊!”

  白衣女子“咯咯”的娇笑着:“马车里面应该还有一位吧,不妨一起出来见面呀。”

  语嫣莲步轻移,缓缓的下了马车,微微一笑,冲着方正道:“弟弟,你真调皮,害我等了半天。”

  正正嘻嘻笑道:“这位是我姐姐,那位是我哥哥,旁边这位是我妹妹。介绍完啦,该介绍介绍你自己啦。”

  白衣女子“咯咯”的笑道:“你们还不配。”

  正正答道:“你还是快点交代了吧,要不然,等一会儿,恐怕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白衣女子“咯咯”的笑道:“就凭你们几个?”

  语嫣微笑着摇摇头,道:“你错了,就我一个。”

  白衣女子“咯咯咯”的笑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便是金语嫣吧?旁边的男子应该是你的相公方羽,是吗?”

  “正是。”

  “那么,杀死杨开和叶凯的也是你了?”

  “正是。”

  “就凭你么?”

  “就凭我。”

  “我却不信。”

  “不信便对了。”

  “此话怎讲?”

  “我下了软筋散的毒。然后便杀了他们。”

  “想来也是。”

  “你是来替他们报仇的吗?”

  “我又不认识他们。”

  “既然如此,那便是误会一场,我们就此别过。”

  “等我刮花你的脸,再走不迟。”

  “你是觉得我也比你美么?”

  听着眼前的这两个女人一搭一档,一唱一和,方羽领着兄妹俩干脆直接坐上了马车,一边看风景,一边欣赏着眼前的这一场即将开始的对决。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的功夫,原来都是些下三滥的招式。”

  “即便是下三滥,足够对付你了。”

  正正突然高声喊道:“喂!那个白头发白眉毛的,我好久都没有听到你那如母鸡下蛋般的笑声了,是不是感觉到紧张了呀?”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