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隔墙须有耳,窗外岂无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254章 隔墙须有耳,窗外岂无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重新点亮了烛火,火焰跳动着,语嫣的手里多了一颗亮闪闪的珍珠。

  圆圆这回不依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母亲,你使诈,不作数!”

  语嫣笑笑,道:“我想告诉你们,第一,选择恰当的时机非常重要。”

  “那第二呢?”

  语嫣伸出手臂,摊开手掌,道:“用你最快的速度,把我手中的珍珠抢走。”

  “这有何难?”圆圆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早已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电光火石间,当两人再度摊开手掌,珍珠仍然完好无损的躺在语嫣的手心里。

  正正问道:“母亲,我要怎么才能拿到这颗珍珠?”

  语嫣微笑道:“你做好了准备再出手,这个时候你的速度其实已经慢了。归纳起来,其实就一句话:动在想之前。”

  圆圆道:“可是,这跟武功有什么关联呢?”

  语嫣道:“当一个人准备出招的时候,其实他的脑子里面已经想好了招式。就在他准备的这一瞬间,如果我先出手,那么,他就被动了。如果我狠辣一点,一剑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陆飞道:“我不信。”

  语嫣道:“天地万物,每一处细节,都可以看作武功的精华。比如说,风吹树叶、落花流水,当你和宇宙万物融为一体时,有没有剑已经不再重要了……”

  看着大家惊愕的望着自己,语嫣道:“我说的话你们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吗?”

  兄妹俩疑惑的摇了摇头,陆飞夫妇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方羽干笑一声,道:“我只听懂了‘融为一体’这四个字。”

  这时候,船夫走进来,提醒道:“明日就将进入长江,时间可能要三个月,所以,小的建议各位事先准备好东西。”

  这可真是一次长途的旅行,望着远处三三两两的船只,他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双柔弱无骨的玉手轻轻地从后面环绕住了他。

  方羽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天快亮了。”

  “你有没有发觉哪里不对劲?”

  语嫣摇摇头,看着他的脸,忽而微微一笑,轻声道:“我知道哪里不对劲。”

  方羽大吃一惊:“你知道?”

  只见语嫣轻轻的咬着他的耳朵,右手缓缓的伸入他的胸膛,极具魅惑的说道:“是不是这里不对劲呢?”

  “小调皮,越摸越不对劲了。”他笑着将她拉到面前,紧紧的拥她入怀。

  “陆兄呢?”

  “去睡了。”

  “孩子们呢?”

  “也睡了。”

  他点点头,指着前方,说道:“你看我们前面不远处的这三艘船,再看看我们后面的三艘船,我怎么感觉好像把我们重重包围了呢?”

  语嫣道:“你想多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早就动手了。”

  “春服初轻白曰迟,正斯骚客采芳时。独携响杖寻豀去,遮路迷花失路歧。”

  语嫣笑笑,很明显的答非所问:“是的,冬天过去了,春天已经来临了。”

  “清风明月,如此良辰美景,不做点什么?”

  “做啥?”

  “没什么,我只想抱着你。”他笑着,手伸进她的抹胸里,轻抚她的胸脯。语嫣轻笑着,并没有拒绝他的手。而后,他越来越大胆,直接朝着她的腹部探了下去。

  “别这样……”

  话音未落,她浑身一阵颤抖,脸上飞起一片红晕,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

  他适时的抽出手,问道:“怎么了?”

  他是自己的丈夫,这些日子以来,够憋屈他的,借着他人已入睡而天又未明,不如尽一下妻子的义务吧。想到这里,语嫣娇羞的笑笑,轻轻的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两腿间放上去,咬牙忍受中,任由他的手指在那里为所欲为。

  轻轻的,她被放倒在船头的甲板上,微仰俏脸,凝望星空,雪白如玉的手臂轻轻柔柔的环绕住丈夫的脖颈,给了他一个暖暖的吻。

  四片嘴唇一旦触碰,便一发不可收拾了。热烈的亲吻中,她的裙裤尽数被褪下。燕语喃喃中,她俏脸绯红,双腿之间,涓涓细流,春雨绵绵。就像是一块精心雕琢的玉石,晶莹剔透。方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老公,我要……”

  “好,这就满足你。”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趴下来,在语嫣的咬牙闷哼中,毫不客气的锋芒直入。

  他发现了她眼角的泪水,心疼的问道:“怎么哭了?是不是弄疼你了?”

  她羞涩的笑笑:“还好,只是等下别太猛了。”

  他坏坏的笑笑:“你是不是想要了很久?”

  “人家是看到你快憋死了,这才成全你的好不好。”

  “真是这样么?”

  她轻轻的推了推丈夫,柔声道:“好嘛好嘛,是你成全了我。”

  “既然这样,那活塞运动就开始了?”

  “嗯。”

  调情嬉笑完毕,就在方羽准备对她展开新一轮的攻击之时,忽听船尾有人声。

  语嫣顿时紧张起来,不停的推搡着身上的丈夫,可是他却犹如一座小山似的,纹丝不动。

  她只好哀求:“快起来。是船夫。被他看见了,羞死人了。”

  “没关系,他忙他的,我忙我的。”说着,方羽推开了她的手,猛烈的冲击了一下。

  语嫣咬着牙,受不了他这突如一下的冲击,情不自禁的闷哼一声。

  来人吃了一惊:“船头好像有人?”

  船夫道:“都已经睡着了,这时候哪里有人?”

  “过去看看。”

  这时候,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方羽大吃一惊,这要是被人发现了那还得了?!匆匆忙忙的抓起衣裳,拉着语嫣的手,悄悄的摸索到另一侧。

  “看,没人吧?”

  来人疑惑的四下张望着:“奇怪了,刚才仿佛听到有个声音。”

  船夫笑着说道:“都说了没人。再说了,这个时候没事跑到船头来干什么?”

  “还是小心点为好。”说着,来人突然纵身一跃,轻轻的飘落至船的另一侧,向四周又兜了一圈,的确没人,看来,真的是自己听错了。

  “看把你吓成这样,生更半夜的找我,没什么好事吧?”

  来人轻声道:“给你一个发大财的机会,你说算不算好事?”

  船夫“哼”了一声,道:“发财的机会你会想着我?”

  “小六,我们从小玩到大,发财的机会怎么可以少得了你?”

  清澈的河水中,两个光着身体的男女缓缓的冒出了头。初春的河水有些凉,语嫣冻得瑟瑟发抖。

  仰头望去,船尾有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将沉甸甸的包袱塞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中。

  “这里是500两黄金,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可是……”说这话的,可不就是自己这条船的船夫么?

  “没什么可是的。你想想, 你一辈子能赚得了500两黄金吗?况且,事成之后,你另有重赏。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只需要动动手指,这些金子便都是你的了。”

  船夫显然有所顾虑:“事情若是败露,我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你只需要在他们的饭菜中下点药,然后随便找一个借口离开。如此轻轻松松的便拥有大把的黄金,何乐不为?”

  船夫问道:“此事真有你所说的这么简单?”

  “果真如此,一点都不难。”

  船夫问道:“你准备给他们下什么药?”

  “有些事情我们想问问清楚。打架又打不过他们,无奈只好出此下策。你放心,那不会是害人的毒药,等到问清楚了,误会解开了,便放他们走。”

  “就这么简单?”

  “没错。”

  “肯定不会害人吧?”

  “我说了,这是个误会。大家好好的谈谈,解开了误会就好了。”

  船夫点点头,道:“既然如此,行。”

  来人满意的点点头,又将一包药塞给了他。船夫不放心,又问一句:“这药真的不是害人的毒药?”

  “放心,肯定毒不死人。”来人突然“嘿嘿”一笑,道,“不过,你在那金语嫣的碗里少放一点,哦,对了,还有那个叫方圆的女娃娃的碗里也少放一点。至于其他人么,统统加量。”

  船夫愣了一下,迷茫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他的用意。来人“嘿嘿”一笑:“你照我的意思办就行了,其他的无需多问。”

  船夫掂量了一下手中沉甸甸的黄金,点点头:“那我明日早晨就下药。”

  “如此甚好。你看着他们吃了,就在船头挂一块红布。我见到这块红布便过来。”

  商定之后,两人又简单闲聊了几句,看着天色快要亮了,便匆匆的告别。只见他生轻如燕,在水面上轻轻一点,人已飞出三丈开外,眨眼间消失在船夫的视线中。

  可语嫣却看得清楚,那人分明是朝着不远处的那艘大船上去的。难道这附近的几艘船只真的要对他们不利?

  “咦?水里怎么有动静?”船夫疑惑的在河面上东张西望着,是鱼么?

  真要是鱼,那这个头肯定不小,打上来一定可以卖一个好价钱。这要在平时,他早就屁颠屁颠的去拿渔网了,可是如今,一条大鱼在他眼里简直一文不值。哼哼,有这五百两黄金,我要什么没有?!

  他站在那里嘀咕着,水里的方羽和语嫣却倒霉了。冰冷刺骨的河水不说,憋在水里的这口气真是胀的难受,语嫣直感觉胸腔都快要爆炸了。

  方羽搂着他,厚实的嘴唇紧紧的贴着了她那柔软薄嫩的双唇,缓缓的往她的嘴里度气。

  她心里一暖,抛下了所有的顾忌,如藕般白嫩的双臂紧紧的箍住他的脖颈,勇敢而激烈的回吻了过去。

  “这定然是条大鱼!”船夫十分确定的自言自语,一阵风吹过,他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初春的夜晚还真的有些冷呢,还是进去早做准备吧。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