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青春年少时,问君依然否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266章 青春年少时,问君依然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待清醒一些时,她开始慢慢的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双人房间,邻床的病人已经痊愈出院,空落落的病房里只留下她一人。刚一动,手臂上却传来一阵刺痛,扭头一看,左手臂上竟然还挂着盐水。

  中年女子道:“别动,千万别动!你才醒过来,千万别动,小心伤口裂开!”

  伤口?她这才注意到,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现在提起,倒开始有些头痛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她原本想问的是,为什么自己穿越到了医院里?自己的家人呢?孩子呢?老公呢?

  可要是真的这么问了,人家指不定拿自己当疯子。想想还是算了吧,先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再说。

  听着这名中年女子的叙述,语嫣串起了三个月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中午时分,她在过马路时候,突然在拐角处开出来一辆面包车,躲闪不及被撞上了,头部受了重伤一直昏迷不醒,偏偏赶上了这血型还是RH阴性AB型,千万分之一概率的稀有血型让医院顿时手足无措。

  或许她命不该绝,就在这时候,有个人站了出来,居然和她是一样的血型。这还不算,这个人同时喊来了自己的父亲,父子合力,硬是将她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

  语嫣一愣,多么熟悉的剧情啊!猛地,她全身一震,这不正是自己15岁那年出的车祸吗?她惊问道:“今年是哪一年?”

  中年女子答道:“2004年啊?小姑娘,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语嫣又是一愣,天啊,怎么一下子回到了十五岁!情不自禁的,她低头看着自己,惊讶的差点连下巴都快要掉了。

  哪里还有什么高耸的山峰,几乎扁平的胸部让她赶紧让人拿来镜子。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白白净净的脸上稚气未脱,十足的就是一个学生妹的模样。

  “啊!”她失声尖叫起来。这简直难以置信,为什么穿越回来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难道真的在做梦?这真的是一场荒诞离奇的梦么?

  见到护士走进来,语嫣忙问:“请问救我的那个人呢?我想当面谢谢他。”也许,不只是她做了这个梦!

  护士道:“已经走了。”

  “他没有留下什么话吗?”走了?他怎么就走了呢?他不好奇么?

  护士摇摇头,表示对方什么也没有说。她却不信,这怎么可能呢?至少叫什么名字总应该知道的吧?

  护士叹了口气,道:“对方真是一个活雷锋,这样的好人现在都快要绝迹了,人家不仅先垫付了所有的医药费,请了护工,连姓名都再三要求保密。”

  “他叫方羽,对吗?”这句话,她几乎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护士瞪大了眼睛,十分吃惊的注视着她,半晌才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语嫣也是微微吃了一惊,看来自己猜对了……不!它本来就是自己的老公呀!虽然现在没有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自己回到了十五岁那年,也许,故事要重头开始了!

  “我不仅知道方羽,他全家的名字我都知道!”

  护士惊讶的“啊”了一声,刚要说话。正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语嫣几乎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王晴么?!

  想也没多想,她很自然的叫出了声:“妈!”

  王晴足足愣愣了三分钟,起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语嫣第二次喊出了“妈”,她这才“啊”了一声,道:“闺女,若不嫌弃,我就认你做干女儿吧?”

  “什么干女儿呀?妈,是我呀!”

  “你是?”看着她斩钉截铁的样子,王晴暗暗的叹了口气,原本只是出于好意前来看看她的,没想到,这孩子伤得这么严重,把脑袋都磕坏了,满口的胡言乱语。

  “我金语嫣呀!不认得我了吗?我是你儿媳妇呀!”

  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王晴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简直难以置信,这孩子,长得倒是蛮标致的,可是才多大呀,就想着嫁人了?

  王晴笑道:“孩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妈。”

  语嫣不顾其他人的笑,十分认真的说道:“我说的没错,你是我婆婆,便是我妈。”

  这孩子,越说越离谱了。王晴长叹一声,自己第一次过来看她,之前与她从未谋面,更谈不上认识,怎么一开始就认定自己是她的婆婆呢!看来伤的还真是挺严重的。

  语嫣道:“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但是,请您听我说。您叫王晴是么?你老公叫方二海对不?上面还有一个大哥叫方大海对不?还有,您的大女儿叫方梅是吗?有个小弟叫方舟没错吧?方羽在家中排行老二,所以他有个小名,叫做‘二子’,我没说错吧?”

  这下轮到王晴傻眼了,这小姑娘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居然全部都对上了!看着王晴愣愣的注视着自己,语嫣知道自己说对了,心情一下子有些激动起来。

  “方羽五岁那年在五台山丢失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哦,这也不奇怪,你一定是在电视上看见新闻了吧?”

  “您还不相信我吗?告诉你,妈,我是方羽的妻子,也是您的儿媳妇,我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叫方正,一个叫方圆,是一对双胞胎兄妹……”

  她说到这里,王晴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孩子,一定是脑袋磕坏了,她才多少岁,竟然想着嫁人和生儿育女了?!

  “妈,您想起来了吗?我们是从唐朝穿越过来的呀!唐朝有个叫做孙思邈的药王您记得吗?您的孙子方正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医术精湛,您不会不知道吧?”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哦,是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看着这小姑娘信口雌黄,王晴简直哭笑不得,自己的儿子方羽到现在女朋友都还没有呢!还穿越到唐朝?离谱的简直不能再离谱了!

  见王晴不相信,语嫣干脆说得再明白一些:“妈,我知道您不相信,但是,您一定知道方羽有一个胎记长在一个十分特殊的地方。是吗?”

  王晴微微一愣:“是有这么一个胎记……你倒是说说看。”

  语嫣道:“这个胎记就在左边的屁.股上,形状呈心形,大如瓶塞,有没有?”

  这下轮到王晴愣住了。这么隐私的部位,除了自己和方二海,就是方梅知道,就连方舟都不知晓,这小姑娘又是如何得知?莫非二子真的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突然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立刻拨通了方羽的电话,命他火速赶到医院。听到老妈在电话里头这么心急火燎,方羽二话不说直奔医院。

  在医院的大门口,王晴一把将他拦住了,说了刚才奇怪的事情。方羽哈哈大笑起来,摆摆手,道:“告诉你,老妈,她就是你儿媳妇!”

  王晴狠狠的掐了他一下,道:“这小姑娘长得倒是挺俊俏的,日后长大了,定然更妖艳,怕是能惹来不少祸端。我们就到这里吧,反正对她也是够可以的了,还是快些走吧,我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狗屁的预感!”方羽皱着眉头,冲着王晴挥挥手道:“你先回去,弄点鸡汤骨头汤来,我去见见她。”

  王晴一愣,道:“我们和她素不相识,需要对她这么好么?”

  方羽道:“肇事司机已经逃逸,我让姐已经查过了,她的爸爸是韩国人,她的妈妈中国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爸爸便抛弃了她的妈。她也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跟我的遭遇差不多。你说心心相惜也罢,同病相怜也好,我救他,也许这样的一个因素在内,但是,更大的因素便是,我和她居然是同一种血型。你要知道,这血型能够相遇在一起的概率,那可是千万分之一呀。”

  王晴喃喃自语着:“照你这么说来,好像你和她是有那么一点缘分。”

  “缘分还不止于此。我的出生日期是1979年8月29日。她的出生日期是1990年8月26日。”

  “那又怎么样?”

  “我们的农历都是七月初七。”

  “啊!”

  “你不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巧合的事吗?”

  “而且她和我们素昧平生,能够说出一家人的姓名,甚至还说出我的一个胎记。你不觉得这事情十分蹊跷吗?所以,有些问题,我一定要询问清楚。”

  “那我陪你一块儿去吧?”

  “你要是在场,有些话便不好说了。”方羽笑笑,强行劝走了老妈,独自一人进入了病房。

  一听到响动,语嫣便条件反射似的转过头来,看见方羽,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自然而然的喊了一声:“老公!”

  方羽哈哈大笑道:“我今年已经26岁了,至今为止连女朋友都没有,真没有想到,有个小姑娘会愿意嫁给我。”

  “我们有两个孩子……”

  “一个叫方正,一个叫方圆,是么?”

  语嫣心中大喜,失声叫了起来:“原来你也记得!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唐朝发生的故事吗?”

  特么的……唐朝!这都是哪门子的事啊!看着她一脸认真和期待,他不忍心拂她的意思,只好接着她的话说道:“啊!你说唐朝啊!我当然记得了!”

  “那你说说看我们都遇见了谁?”

  呃……这要怎么瞎掰?唐朝……唐朝……知道的也就一个人而已!他暗暗的叹了口气,却大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告诉你,我们遇见的人多了去了,其中,有个叫做李世民的,有没有?”

  语嫣笑了。

  话匣子一旦打开,便滔滔不绝起来。她不停的说着,方羽静静的听着,这小姑娘还真是能胡说八道。唉!看这情景,她身体上好像没有受伤,怕是脑袋摔坏了,成了神经病了!

  她看出他的疑惑,心中泛起一丝悲伤的涟漪,轻声说道:“现在是2004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还在卧底青帮吧?坐上老四的位置了?大家应该都称呼你为‘四爷’了吧?”

  方羽彻底的震惊了。这个天大的秘密,只有方梅一人知晓,她却如何得知?!

  语嫣微微一笑,突然扯开了胸衣,露出了一片雪白的酥胸。虽然现在的胸脯上还没有结出丰硕的果实,但是——那根耀眼夺目的心形项链却让方羽浑身再次一震!

  这不正是自己前些日子刚让美国的一位朋友精心打造的么?!世上独一无二的项链怎么会突然在她身上!?

  “现在,你相信我了么?”

  “相信什么?”

  “相信我是你老婆呀!”

  方羽苦笑道:“你才15岁好不好?我怎么敢娶你?”

  “你等我好不好?”

  他疑惑道:“我等你干什么?”

  语嫣道:“等我五年。等到我年满20周岁的时候,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好,好!你现在刚好,不要说太多的话,好好休息吧,明天来看你。”说着,方羽替她盖好被子,转身就走。

  再在这里待下去,恐怕连自己都会变成神经病了。就在他刚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忽听病床上的语嫣吟诵起来:

  黄昏时分,背着行囊沿街走。秋风阵阵,吹动我的衣衫袖。淡淡月光,羊肠小道人影瘦。步履遥遥,趟溪流,转拐角,出巷口,一步三回首,又上小桥头。

  四野寂静,心中悲凉,灯火微茫映酒楼,知音何处有?一声低吟一回首,音绕丛林,心在颤抖,憔悴灵魂作漫游。

  莫说壮志难踌,胸中歌千首,都为你而停留。岁月消逝,青丝变白头,风雨泥泞,荣辱沉浮,皆无怨尤。

  天地悠悠,此情最长久。五洲四海烽烟收,家家笙歌奏。年年岁岁乐无忧。莫泪流,莫悲忧,莫离愁,有朝一日,我心依旧,晨昏常相伴,苦乐定相守。

  平生事,难回首,一声呐喊风中吼。人飞黄鹤楼,一抔尘土一碗酒,捻起飞灰做土丘,毫无怨尤。

  唯独放不下你,此心,此情,绵绵不休。

  这一刻,他彻彻底底的惊呆了!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