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14章 巧对完颜达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14章 巧对完颜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枕前发尽千般愿,

  要休且待青山烂。

  水面上秤锤浮,

  直待黄河彻底桔。

  白日参辰现,

  北斗回南面,

  休即未能休,

  且待三更见日头。

  ◆◆◆◆◆◆◆◆◆◆

  此时此刻再见完颜达绝非好事。自从那日见到他后,方羽就有一种感觉,这个人表面看起来粗狂彪悍,实则心细如发。

  难道他对柳诗妍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他决定先不动声色探探虚实再说。打了一个哈哈,他抱拳道:“完颜兄,几日不见更显威武了。”

  完颜达“哼”了一声,道:“拿尔等当兄弟,尔等不但欺瞒在下,还杀我士兵,这笔账,要算在柳诗妍的头上!”

  他心中一凛!

  完颜达既然知道柳诗妍,那么这个谎言怕是已经揭穿了。只是这家伙究竟知道多少?

  “完颜兄有所不知,你手下的人欺辱我妹妹,在下替兄台分忧解难,如若不然,恐怕完颜兄的一世英名将尽丧于此。”

  “哼!你不是我的对手,让那小娘子出来!”

  “她是我家娘子,已经睡下了。有事跟我说便可。”

  完颜达冷笑道:“哼!休要骗人,你娘子不是金语嫣么?又何时纳了小妾?”

  “完颜兄错了,她是我娘子,不是小妾。”

  “难道柳诗妍便是金语嫣,金语嫣便是柳诗妍?”

  方羽很想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可同时又担心楼上柳诗妍的安危。要知道,如果这么多人一下子冲过来,他纵然有七头六臂,也是无法阻止的。

  听他说话的语气,看他说话时眼睛里的神色,方羽心中有了些底气。

  要让他相信刘诗妍便是金语嫣,金语嫣便是刘诗妍。这唯一的办法,便是说实话。说的越真,他就越不相信。

  “不!完颜兄又错了。柳诗妍是柳诗妍,金语嫣是金语嫣。这是两个不同的人,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一些信息,但我可以向兄台保证的是,这两个女子的的确确,是两个女子。”

  “那么,她究竟是柳诗妍还是金语嫣?”完颜达越来越迷糊了。

  方羽笑道:“完颜兄怎还不明白?这是两个不同的女子。”

  “满嘴胡言乱语!既然是两个不同的人,为何相貌一模一样?”这个时候,完颜达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些些的确定。

  关于这个话题,方羽有一百句话,保证绕的这个家伙七荤八素找不着北。

  他正想接话,忽听楼上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既然你与我家官人兄弟关系,那便是奴家的叔叔。”

  她一边轻轻地说着,一边缓缓的从楼上走了下来。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身上披着薄薄的轻纱,里面的抹肚是那么的清晰分明。

  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完颜达再次陷入了迷茫之中。如果她不会武功,又怎会如此从容自信,难道消息是假的?先看看情况再说。

  “娘子。”

  “官人。”

  方羽张开双臂轻轻的将她拥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脸蛋,温柔的说道:“夜已深,娘子早点歇息。”

  靠在丈夫的胸膛,已献出贞洁的诗妍主动送上了一个香香的吻,娇羞的低语:“没有官人,奴家怎可以入睡?”

  “娘子务必注意身体,若是生病了我可是会心疼的。”见她衣衫有些单薄,他当即脱下外衣为她披上。

  对于他的关怀,诗妍报以温柔一笑,莲步轻移,走到完颜达面前作了一揖。

  “奴家见过叔叔。”

  “啊?客气客气……”一时之间,完颜达有些发懵。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这么多的尸体,完颜达试探性的问道:“莫非这是柳三娘所为?”

  “妾夫家姓方。”

  她这样的回答更让完颜达发懵。

  “当真是金女侠?江湖人称天下第一剑的金女侠?”

  诗妍微微一笑,并没有道出实情,只是装作轻描淡写的挥了挥衣袖:

  这些人实在令人厌烦。一个是西风楼的掌柜,一个是小二,至于那两个人,是他们的帮手。乱世之中竟然打起了打家劫舍的主意。奴家实在看不惯,随手教训了几下,不曾想这些人竟然是一群草包,三两下便死了。

  听着她轻描淡写的叙述,完颜达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这些人是他特意安排的,一来试探她和方羽的武功,二来试探她的“真伪”。要知道,赵二和王长青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如今看来,她确实是金语嫣无疑了。

  打个哈哈,完颜达道:“在下送与方夫人的那本游龙神功可看得懂?”

  柳诗妍答道:“粗略翻看了一下,原来是梵语记载。”

  听到她这样说,完颜达眼睛一亮,知她懂梵语,便将其他金兵尽数散去,掀翻的桌椅板凳和尸体让手下逐一收拾妥当,又命人去厨房备上一桌酒席。

  小兰不放心,跟着去了厨房做监工,确认酒菜是干净的,没有下毒。

  少时,菜已上齐。

  完颜达热情的邀两人入座,方羽大笑着两杯中酒一饮而尽,快要饿晕的他抢先动起了筷子。

  完颜达笑道:“方兄不怕有毒?”

  方羽答道:“和完颜兄一见如故,你我更是以兄弟相称,你怎会害自家兄弟?况且,完颜兄有求于我家娘子,自然更不会下毒了。”

  “你我是兄弟,是手足,怎可相残?”完颜达大笑着,亦举杯一饮而尽。

  “叔叔是想让奴家将梵语翻录么?”

  “正是如此,倘若方夫人应允,在下愿意千金相送。”

  柳诗妍微笑着摇了摇头。

  难道她不愿意么?完颜达急了,道:“倘若二位答应在下的请求,在下愿意与二位八拜之交,结为兄弟!”

  “叔叔误会了。不是奴家不愿意写,只是奴家要听从我家官人的。官人让写,奴家便写。”

  这话听着多舒服。方羽只是微笑着,并没有马上应允。完颜达一心想得到游龙神功秘籍,最后咬咬牙,在搜刮到的财宝中挑选出三件珍品赠予了柳诗妍。

  第一件是“七星龙渊剑”。

  相传欧冶子和干将为铸此剑,凿开茨山,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剑成之後,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盤卧。是名“龙渊”。故名此剑曰“七星龙渊”。

  第二件是一把十三弦古筝。紫檀木镶金饰龙凤呈祥图。

  第三件是一件金缕衣。

  金缕玉衣是由金丝连接一片片玉而成,是专门给皇室或者贵族人死后所穿之物。而这件金缕衣则大不相同,金丝更细,与桑蚕丝面料完美连接,衣衫雍容华贵又不失性感妩媚,最重要的是份量还特别轻盈。

  酒过三巡,方羽命小兰取来文房四宝,诗妍当即一面仔细揣摩,一面完整翻录。

  但她留了一个心眼,完颜达是金国人,在我中原横行霸道,如今进攻汴梁才使得爹爹惨死,这个仇不能不报。

  只是苦于自己是女儿身,又不懂武功,如今机会来临,只是这件事需要小心谨慎,不然不但报不了仇,还会连累了官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她不动声色,如实翻录,却在最后将“手掌向上”写成了“手掌向下”。她不知道这一个字的改动会不会有什么影响,于是又将“气海穴”改成了“百会穴”,这是她所知道的唯一的一个穴道。除此之外,她再也不知道还能改哪里了。

  翻录完成,她的额头上已经泌出了细细的汗珠。要知道,这是一项极具脑力的活儿。

  “不会有什么遗漏或者差错吧?”完颜达半信半疑。

  “叔叔若是不信,尽管将原本拿去另寻他人便是。”说着,她有些气恼的将原本丢在他的面前,转身便走。

  “娘子……”

  “妾有些困意,这便去睡了。官人也早些歇息,切莫贪杯醉了。”

  “等下。”说着,方羽揽住她的*往怀里一拉,让她坐于自己的腿上。

  有生人在,他怎能如此。诗妍微微挣扎了几下,他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搂抱的更紧了。

  “官人……”她娇羞的低语。

  “倘若困了,便在怀中睡吧,等下抱着娘子一起上楼便是。”

  “妾又不是三岁孩童,需要人哄着入睡。”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官人如何变得这般花言巧语?”

  “花言巧语只为娘子一人。”

  “倘若方兄休了夫人,我完颜达定然将娘子娶回家。”完毕,完颜达一阵大笑。

  这是一种玩笑,更是一种试探。方羽如何不明白。也不恼怒,他将诗妍胸口的衣衫拉严实了,轻轻吟诵道: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

  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桔。

  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

  且待三更见日头。”

  诗妍幸福的躺在他的怀抱中,同样以诗作答: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情到深处,方羽忍不住低头索吻。诗妍羞笑一声,轻轻的捂住他的唇,娇羞道:“官人,有人看着呢。”

  见到两人如此恩爱,完颜达很是羡慕。自从那天与金语嫣一战,时间过去了好几年了,没有想到她却还是这般年轻貌美。

  趁着他俩打情骂俏的时间,完颜达仔细的研究起游龙神功来,暗中小试一番,顿觉气息滚滚而来,心中大喜,当着他俩的面将原本付之一炬。

  “叔叔为何如此?”

  “适才出言鲁莽,请方夫人海涵。将原本烧之,是对方夫人的一片苦心最好的解释。”

  “无妨无妨。”方羽大笑着。

  小兰趴在桌上睡着了,诗妍躺在方羽的怀中睡了。为何如此?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信不过这完颜达。倘若再出什么差错,那可如何是好?所以,他虽然喝着酒,暗中早已通过内力将酒逼出。

  酒桌上,两人接着推杯换盏,直至天明。

  第二天一早,诗妍收拾好行礼,告别了完颜达,上了马车。

  完颜达抱拳道:“金女侠,我们后会有期!”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