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19章 鸳鸯谷风波(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19章 鸳鸯谷风波(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夫妻和顺从今定,

  这段姻缘夙世成。

  翻云覆雨鸳鸯谷,

  琴瑟和谐乐万春。

  ◆◆◆◆◆◆◆◆◆◆

  “别动!”

  一声怒吼吓得小兰手一抖,黑木盒子“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刚才怎么都打不开的黑木盒子“啪”的一下弹开,一束白光从盒子里面一闪而过。

  “二哥……”

  小兰大吃一惊,刚要惊叫出声,却发现方羽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正怒气冲冲的瞪着她,瞪得她心里直打冷颤。

  她从来没有见过二哥生这么大的气,不由得有些害怕。知道自己不该没有征得同意便私自把玩,有错在先,但那不就是一个玩物嘛,至于如此大动肝火么?

  “这是我回家的通天之路,要是没有了它,我便永远不能带娘子回家了!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保护,懂么?”

  方羽赶紧将黑木盒子小心翼翼的收藏好,心里面也有些七上八下。这束白光是吉是凶谁也不知。又或者摔坏了?

  他也没有勇气再次打开,这个玩意本身就邪乎的很,在没搞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去触碰,否则,谁也不知道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小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想了想,又疑惑的摇了摇头。

  “官人能否说的明白一些?奴家也想知晓其中的奥秘。”诗妍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说。

  刚才的一番云雨显然尚未从她的脸上退却,红扑扑的俏脸上,一抹娇羞,几许幸福,明净清澈的眼眸里写满了浓浓的爱意。

  “娘子当真想知?”

  官人若是不说,奴家今后便不让官人碰了。看官人急不急。”

  诗妍年方十八,初为*,但身材高桃,体态轻盈,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似娇似嗔、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对娘子,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笑了笑,他一把将她拉进了怀中。

  诗妍娇羞的低语:“官人不可,小兰妹妹看着呢……”

  小兰急忙转过身辩解:“没看见!奴家什么也没看见!”

  诗妍抿嘴一笑:“妹妹不说实话。嘴上说没看见,实则都瞧见了不是?”

  “这个……是瞧见了,可是,刚才二哥在石头后面欺负姐姐,我可什么都没瞧见!”

  小兰有口无心的一句话让诗妍羞涩的将头深埋进丈夫的胸膛,久久不愿抬起。恰似那一低头的温柔,如水莲花般不胜微风的娇羞。

  这臭丫头!呃……

  他赶紧将话题引入正轨,却也没有多说,只说有了黑木盒子便能回家。这些话方羽早些说过,在诗妍看来是那么的匪夷所思,如今细细想来,方才恍然大悟,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看着诗妍在愣神,方羽笑道:“娘子在想什么?莫非后悔嫁给我了?”

  “奴家已嫁你为妻,自然知晓要三从四德。官人去哪里,奴家便跟去哪里。”

  顿了顿,她轻声低语:“只是官人,奴家有一事欺瞒了官人,请官人原谅。”

  “娘子但说无妨。”

  哪知她接下来的话让方羽大跌眼镜。

  三年前的七月初七,也就是抛绣球招亲的那天,在七情桥上遇到方羽,两人一见倾心。那年,她谎称自己十八岁,实则只有十五岁。

  而自己真正的出生日期为:辛卯年丙申月,也就是8月13日。

  她一边说着,方羽却拿起了树枝在地上忙碌的划着,一边比划一边喃喃自语。

  “二哥……”

  诗妍赶紧摆摆手,示意她噤声。虽然她不知道官人在干什么,但她知道官人需要的是安静。

  辛卯年丙申月……

  也就是宋徽宗政和元年8月……

  渐渐的,她的出生日期推算出来了:柳诗妍,生于公元1111年8月13日,农历七月初七,属兔子。那年,是宋徽宗政和元年。

  照这么算,柳诗妍今年应该才十八岁!

  早知道她才十八岁,自己就不该这么对她噼噼啪啪。

  早知道她才十八岁,自己就应该将子弟兵射在草丛中也不能留在她的身体里,这万一要是怀孕了可如何是好?

  我靠!那夜在西风楼,她将第一次给了自己,那时候的她才十五岁?!

  我这算不算坑蒙拐骗无知少女啊?

  但更让他吃惊的是,他与金语嫣的故事阴差阳错的从她十五岁那年从头开始。如今,又阳奉阴违的从柳诗妍十五岁的那年不期而遇。

  这一切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么?

  听着他叽里咕噜的嘴巴里在说些什么,诗妍感到有些好奇,又不便发问,倒是小兰心直口快的喊了起来。

  “二哥是否在算卦?那给奴家也算一算吧。”

  根据小兰的叙述,方羽得知她出生于政和四年,甲午年丙子月,公元1114年12月30日,农历十二月初二,生肖属马。

  她是柳世昌柳员外经商回家途中在路边捡到的一个弃婴,除了生成八字放在襁褓中外,其余一无所知。

  因她旁边有一朵兰花,柳员外便给她取名小兰。

  小兰自幼跟随柳诗妍,每当诗妍弹琴作诗画画的时候,她便在旁观看。对于小兰,诗妍也是颇为欢喜,常常让她随自己一起读书写字,一来二去,她倒也能做得诗词。

  夫妻和顺从今定,

  这段姻缘夙世成。

  翻云覆雨鸳鸯谷,

  琴瑟和谐乐万春。

  小兰笑嘻嘻的吟诵着,诗妍羞得直往方羽怀里钻,惹得方羽哈哈大笑。

  谈笑风生间,山鸡烤熟了,吃了些东西,小兰提议去河里洗澡。

  特么的,我一个大男人能跟着你们两个女人去洗澡么?他笑着摇摇头。

  小兰料定他不会去,便硬拉着姐姐一起,诗妍拗不过,只得答应。

  河水边,只听两个女子一边轻笑着一边开始宽衣解带。

  方羽苦笑着摇摇头,朝着四周张望着。她们两个可以无拘无束,可以尽情嬉戏,但至少有一个人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这个时候,可不要敌人突然进犯,那可真有好戏看了。

  小兰突然问道:“姐姐为何刚才被二哥如此欺负却一点反抗都没有?”

  诗妍脸上一红,道:“等你再大些就明白了。”

  小兰又问:“二哥那么用劲,姐姐不感到疼吗?”

  “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诗妍羞笑着,这小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

  看到姐姐羞羞的表情,小兰嘻嘻笑道:“姐姐,这样是不是就能生孩子了?”

  “嗯。”诗妍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兰道:“那二哥喜欢孩子么?”

  诗妍道:“他也好喜欢。再说。为方家延续香火是奴家的本分。”

  小兰道:“姐姐为何那么喜欢二哥?要知道,凭着姐姐的姿色,就是做皇后也不足为奇。”

  诗妍道:“皇后不是皇上的全部,可奴家却是官人的所有。有这样一个男子疼着爱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小兰道:“真希望也能遇上一个像二哥这样的人。”

  诗妍道:“妹妹天真无邪,善良率真,一定会遇上一个对你好的人。”

  小兰道:“谢谢姐姐。对啦,姐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

  “二哥看起来那么用劲,姐姐当时是什么感受呢?”

  “死丫头!不告诉你!”

  “说嘛!这里又没有别人。”

  “从姐姐的喘息声来分辨,一定是很舒服的吧?”

  “死丫头,再说撕烂你的嘴!”

  两个女子肆无忌惮的在河里洗澡,时而发出阵阵欢笑,时而扑腾着水花,时而酥胸大露,时而深潜水底,仿佛世上就她们两人一般。

  一切准备妥当。两个女子坐进马车里,方羽充当起了车夫,驾着马车往平江府的方向直奔而去。

  诗妍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说真的,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这里。”

  小兰笑道:“姐姐不是舍不得鸳鸯谷,而是在鸳鸯谷里发生的事情难以忘怀吧?”

  诗妍脸一红,故作愠怒道:“再若贫嘴,便推你下车。”

  小兰吐了吐舌头,赶紧冲着方羽转移话题:“二哥,接下去有何打算呢?”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

  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吟罢,他哈哈大笑。

  就知道喝酒逍遥!小兰撇撇嘴,又问诗妍。诗妍想了想,亦作诗如是回答:

  仗剑红尘已是癫,

  有酒平步上青天。

  游星戏斗弄日月,

  醉卧云端笑人间。

  小兰大笑:“你们两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般配的紧!”

  方羽道:“快意江湖自然乐得逍遥,但同时必须谨记四件事。”

  第一,不要多管闲事、禁止惹是生非。

  第二,夜明珠和黑木盒子万万不能显露,否则必有血光之灾。

  他再次提醒着。他不担心诗妍,可小兰生性直率,这一路上必须时常提醒,否则容易出事。

  “那第三呢?”小兰问道。

  方羽答道:“第三件事么,就是晚上睡觉要多留意,你不会害人,保不准别人也不会害你。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还有一件事呢?”

  方羽嘿嘿一笑:“这第四件事么,当然就是不允许偷看我和你姐姐同房。”

  “官人!”诗妍瞬间羞得脸色通红。

  一路上嘻嘻哈哈,时间倒也过的飞快。当天夜晚,三人将就着吃了些山鸡和泉水便和衣而睡。

  第二天中午时分,三人终于出了鸳鸯谷,此时,食物和水都已经用尽,在稍作歇息之后继续赶路。

  终于在日落之前出了这片荒野深山。

  然而,光明已经谢幕,黑暗即将上演!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