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48章 灭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48章 灭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生为君人杰,

  死亦为鬼雄。

  儿女绕膝夜,

  相思风雨中。

  ◆◆◆◆◆◆◆◆◆◆

  面对着已经彻底绝望、完全放弃了抵抗的柳诗妍,张世中仰天狂笑,尽情的宣泄着心中的郁闷。

  为了这一刻,他等了将近四年。精心布局,计划周全,苍天不负有心人,如今,终于要梦想成真了!

  他脱了裤子正准备上床,忽听门外有人传话:知府大人,韩世忠求见。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凑热闹。张世中心中颇为不快,重重的“嗯”了一声,但是这个人,自己不能不见。

  “美人,乖乖的等着,去去就来,去去就来。”他穿戴好,临走之时,怕她喊叫,在她嘴里塞了一块碎布,顺势在她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滑不溜手,好!好!”他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柳诗妍渐渐的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如今之计必须赶紧脱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自己手脚被绑的那么紧,每挣扎一下都感到无比的艰难,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她感到万般沮丧之时,门口突然闪进来一个人。柳诗妍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个时候无论是谁进来都会让她如惊弓之鸟。

  “姐姐!”看到床上的柳诗妍,小兰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赶紧奔过去,解除了她所有的障碍。

  “妹妹,你怎么来了?张世中没有对付你么?”

  “一言难尽!姐姐,我们出去再说。”

  看着小兰欲言又止的样子,她更觉疑惑。但眼下也顾不上这么多了,穿上裙裤先逃出去再说。

  “等等,我要去找孩子。”

  “我官人已经带着他们上了马车,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必须马上逃离此地,晚了就来不及了。”

  什么叫“晚了来不及了”?来不及多想,小兰拉着她便要冲出去。

  这时候,忽听门外人声嘈杂,脚步凌乱,仆人、婢女、衙役、甚至各路高手都行色匆匆,仿佛大难临头一般。

  “失火了!快救火!”

  好端端的怎么着火了?透过门缝向外张望,果然,西北角一阵火光冲天。

  小兰道:“这把火是你的三个孩子放的。”

  “他们怎么会放火?”

  “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好来救你呀。”

  “那你怎么会来这里?”

  “因为、因为……不让说!反正出去了你就知道了。”

  看着她神神秘秘的样子,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但不管怎么样,小兰是自己的妹妹,如果要害她,也不会来救她了。

  看着奴仆都匆匆忙忙救火去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两人猫着腰,如同过街老鼠一般,在经过一个窗口的时候,里头突然传来了韩世忠和张世中两人的对骂声。

  只听张世中大声怒斥道:“设计让方羽出征的是我!让他掉下悬崖的也是我!如今你却来抢我的女人,是何道理?”

  韩世忠火冒三丈,他的吼声有过之而无不及:“若不是你告的密,金军如何得知我的行动计划?他们又如何在半途设埋伏?我娘子又如何被金军杀死?再跟我提这事,看我如何弄死你!”

  张世中冷笑道:“谁知道你娘子的死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

  韩世忠大怒:“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他的武功远近闻名,可张世中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身体看上去肥胖,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可怕的彪悍。

  “不妨告诉你,那小娘子已经被本府睡了,而且她已经答应嫁给本府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少在我面前本府长本府短的!你以为我信么?今日若不交出柳诗妍,我要你碎尸万段!”

  “本府已经说了,我和她已经有夫妻之实,等天一亮,我们就拜堂成亲,信不信由你!”

  “好你个张世中,竟敢抢我的女人!”

  “告诉你韩世忠,她柳诗妍是我的女人!”

  这时候,有家仆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张世中正在火头上,气的大骂一声,一脚将他踹翻。

  “慌里慌张的作甚,死了娘么!”

  “出、出、大、事了!”家仆顾不上疼痛,神色慌张,语无伦次。

  “慌什么!”张世中怒骂着,抬起脚又要踹去。

  家仆竭斯底里的大叫着:“着、着火了!”

  “哪里着火?”

  “最初是大牢着火,有人趁着我们去救火的时候,在别处又放了火,现在火势凶猛,已无法控制。”

  “什么?!”张世中大惊失色,心急火燎的冲出屋外,这才发现到处火光冲天。他下意识的往卧室望去,那里,已经浓烟滚滚。

  “快救夫人!”张世中急的大叫。

  “夫……夫人?”家仆显然还没有明白过来。

  “别的都不要管,里面有柳诗妍,可千万别被烧死了……”

  韩世忠原本幸灾乐祸的在一旁看热闹,闻听此言大吃一惊。急忙跑过去想冲进屋里,无奈火势实在太大。

  就像过年时候燃放的烟花爆竹一样,火苗窜动着,噼噼啪啪一阵作响。望着熊熊燃烧的知府,张世中一阵捶胸顿足。

  完了,这么一个绝色的美人儿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

  完了,我的府邸!

  完了,我的前程!

  什么都完了!

  “到底是谁干的?马上给我去查!不管是谁,查出来以后一律格杀勿论!”张世中已经失去了理智。

  无巧不巧,偏偏在这个时候,韩世忠的手下急匆匆的跑过来报告:“启禀韩将军,放火完成。”

  “你说什么?”韩世忠一愣,自己什么时候指示手下去放火了?

  “小的告退,小的告退。”他低着头,快速的又跑开了。

  韩世忠突然大喝一声:“站住!”

  可哪里还有那个人的影子!

  风风火火的来,丢下一句话,又急匆匆的走,韩世忠隐隐约约的觉得这是一个圈套,下这个圈套的人应该就是刚才那个过来报告的人。

  张世中可不是这么想,刚才的那句话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原来火是他放的!

  已经失去理智的他不由分说抽出七星龙渊剑,朝着韩世忠的脑袋削去。

  “胡闹!那是我放的火么?”韩世忠大怒。

  张世中冷笑道:“你手下都已经过来说了,还不承认?”

  韩世忠勃然大怒:“你把我喊过来难道是让我来放火的么?好好用你的脑子想一想!”

  “放火也就算了,可你竟然要抢我的女人!你知道不知道,柳诗妍就在里面!叫她如何生还?”

  “她会武功,难道不会跑么?”

  “武功被废了,手脚被绑,裤子也扒下来了,叫她如何逃跑?定是你暗中窥探心生妒忌,才放的火!”

  “放屁!要抢我明着抢,哪像你用这些卑鄙无耻的手段!”韩世忠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张世中岂肯善罢甘休,把剑一横,拦住了他的去路。

  “韩世忠,放了火就想走人么?”

  “要我说多少遍,这火不是我放的。”

  “人证物证俱在,还敢抵赖!夺妻不成,就要杀人,今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张世中的眼睛里喷着怒火,府邸被烧,美人已死,让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剑锋呼啸着在韩世忠的要害处擦过。

  “再不住手,我就不客气了。”

  “少跟我假惺惺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叫我来,原来是为了杀我!”韩世忠终于彻底的被激怒了,抽出大刀开始还击。

  早年的张世中身体还没有发福的时候,身体灵活,剑法凌厉,虽然算不上剑法中的佼佼者,却也是剑法中数一数二的一流高手。

  只是如今他太高估了自己。为官从政多年,虽然偶尔也有练剑,可更多的是胡吃海喝。而韩世忠从小就臂力过人,如今又是长年累月的征战沙场,张世中岂是他的对手。十个照面下来,他便落了下风。

  张世中咆哮着:“杀我娘子!你竟然杀我娘子!我要你的命!”

  韩世忠大怒:“她本是我看上的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你竟然抢我的女人!”

  刀剑交错中,两人谁也不让,一边对骂一边攻击对方。又是十个照面下来,张世中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了。

  张世中还在骂着:“我要杀了你!”

  “顽固不化,留你何用!”

  韩世忠再也不留情,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让他来进攻。果然,张世中上当了。

  他顺手一刀,击飞了张世中手里的宝剑,然后手起刀落,一刀便砍下了他的脑袋。

  “区区一个女子,虽然倾城倾国,但你我兄弟一场,要说几句好话,我也便让给你了。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跟我反目成仇。也罢,你就随她一起去吧。”

  说完,韩世忠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小兰赶紧从暗中闪了出来,跑过去捡起了七星龙渊剑。

  小兰道:“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窝里斗。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们动手了。”

  柳诗妍颇为感慨的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韩世忠竟然也是这样的人。”

  小兰笑了笑,道:“一切的因果缘由,竟然都是为了姐姐。”

  “难道真是我错了么?”

  “姐姐没错。如果说一定有错的话,那就是姐姐太美了,美得让全天下的男子都为姐姐动心。”

  大仇已报,小兰拉着她快速逃离了此地。在一个角落里,早就停着一辆马车,方舟正在焦急的张望着。

  看见她们两个,他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发问:“就你们两个么?有没有看见他?”

  柳诗妍一愣:“他?是谁?我们从来没有遇见任何人呀?”

  方舟反问道:“要是没有他暗中保护,你们能顺利出来么?”

  “究竟是谁呀?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听到柳诗妍的声音,三个孩子蹦蹦跳跳的从马车里钻了出来。

  “娘!”孩子们就像三条活蹦乱跳的小鱼直往她的怀里蹦。

  “我的好孩子!”柳诗妍激动的将他们紧紧的拥在怀中。

  小兰四下张望着,道:“姐姐,带着孩子们先进去吧。万一有人看见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柳诗妍点点头,带着孩子们钻进了马车。衣物、琴棋书画、包括文房四宝果然收拾齐妥了。打开包袱一看,黑木盒子好端端的躺在里面。

  有它在,便好了。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跳上了马车。只见方舟扬起皮鞭,马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向远方跑去。

  “姐姐,那个张世中真是可恶,他甚至派了人过来要杀我,幸好遇到高人搭救。”

  “是坐在叔叔边上的那个人么?”

  “正是。”

  “等下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姐姐,张世中有权有势,如果没有这场变故,你会嫁给他么?”

  柳诗妍撇撇嘴,轻轻的摇了摇头,当年清风楼被完颜宗子放火焚烧,临危之时奴家做了一首诗。还记得么?”

  小兰道:“当然记得。生为君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方羽,不肯过江东。”

  “现在我把这首诗改一下。”

  “愿闻其详。”

  方馨仰起脸,呆呆的问道:“娘,孩儿怎么不知道你做过这首诗?”

  柳诗妍笑道:“那时候你们三个还没有出世呢。”

  眼神定定的看着窗外飞闪而过的风景,她的心中感慨万千。当初做这首诗的时候,官人还在,如今,物是人非。

  她仰天长叹,情不自禁的落下了泪来。

  生为君人杰,

  死亦为鬼雄。

  儿女绕膝夜,

  相思风雨中。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