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75章 魅惑特使(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75章 魅惑特使(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特使好色成瘾,

  美人将计就计。

  ◆◆◆◆◆◆◆◆◆◆

  方羽回到住处便一筹莫展,这贾伟不是不好惹,只是过于好色。一个好色到连性命都可以丢弃的人是很可怕的。只不过此人还不能死,扬州的军饷还要靠他。

  见他愁眉苦脸,柳诗妍将刚才发生的事又咽回肚里,毕竟,官人的事关系到整个扬州,那是大事。于是安慰道:“官人有何良策应对?”

  “还不是那贾伟。”当下,他说出了计策,准备用美人计让贾伟上当。可是在这人选上却犯了难。

  “官人以为奴家如何?”柳诗妍自告奉勇。

  方羽立时摇头:“这怎么可以?你是我娘子,这如何使得?万万不能!”

  让自己的老婆去勾引别人,特么的自己还算是个男人么?柳诗妍却说道:“妾身是官人的娘子,那其她女子又何尝不是他人的娘子呢?妾身会武功,能自保,亦能杀人。为了扬州百姓,为了官人,妾身愿意以身试险。”

  “绝对不行!”

  “官人还能找出更合适的人选么?”

  方羽沉默了。他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柳诗妍也是最佳的人选,可真要她这么做,方羽却始终觉得别扭。

  “官人疼爱奴家,奴家知晓。可为了扬州百姓,奴家愿意一试。官人请放心,奴家定当完好无损的回来。”

  方羽沉默了。论姿色,她国色天香,论武功,她亦出类拔萃,的的确确是最佳人选。

  “既然如此,娘子务必小心。”

  曦阳初上,慕容山庄偏房轻雾缭绕,柳诗妍浸在兰汤里,濯发、洒身,沐浴过后,穿上中衣,步回卧房,梳妆打扮。轻软光润的发丝散披脑后,渐被挽椎成髻,两鬓缓长,娥眉淡扫,绛唇轻点。

  梳妆完毕,一旁方羽呆呆的望着柳诗妍,过了一会,才听得他叹道:“娘子真美!”

  柳诗妍淡然抿唇,也不言语。略一迟疑,她又自换上一套淡青色丝织对襟襦裙,内衬葱绿亵衣,竟是唐朝诃子形制,诃子盈盈托住硕乳,酥胸半露,下裙用绸带束在腰间,将翘臀轻轻罩住。

  方羽叮嘱道:“娘子此番前去千万小心。”

  柳诗妍伸手将头发往后一掠,淡然道:“官人不用忧心,此番前去,只是要探一下他的心思,看有无机会,尽过人事罢了。”

  微一顿,她又道:“但今日他若想轻贱于奴家,又何惜血溅五步。”

  这句话虽说得极低,但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疑。打开房门,前往会宾楼。方羽不敢过于接近,只得远远跟随,暗中保护。

  又说那会宾楼之上,二楼一间临街雅室,有四五人正在饮酒议事,正是扬州城中巨商,在这里暗中勾连,操纵粮价,靠窗一个显然是主事者的高大汉子把近日要注意的事项交代完毕,举起酒杯轻缀一口酒水,突然“咳 ”的一下呛了出来,也不顾沾湿了前襟,只望向街下,目瞪口呆。

  对座一个留着八字须的汉子笑言:“东家怎地如此失态?”

  跟着上前把身体探到窗边,却也是变得与许东家一般模样。另外几人见状纷纷探头,只见会宾楼门前,柳诗妍方自步下马车,顾盼间唯见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黑色斗篷把身子遮得严密,但恰好阵风吹过,斗篷紧贴身上,刹那间娇躯玲珑凹凸,引人遐思。

  等到柳诗妍走进会宾楼,不见身形后,几人才返回座位。那留着八字须的汉子像是想起什么,忽然挤眉弄眼笑说道:“先前我曾见到贾特使也进了会宾楼,瞧那路线,与这娘子似是同一包厢……”

  一个身材肥胖的商家迟疑道:“听闻贾特使好色,却不知是谁家娘子如此风华绝代?”

  尖腮汉子嗤笑:“不仅国色天香还如此风骚。”

  另一边,柳诗妍走到了贾特使所在包厢,深吸一口气,推开门来。

  贾伟正在房中自斟自饮,忽然听到“格格”一笑,宛转的声音自耳边响起:“特使来得可早。”

  他抬头看去,只见柳诗妍红唇轻抿,笑意盈盈,眉眼间风情无双,分外亲热,仿佛两人从无半点芥蒂。

  他顿时惊呼:“多年不见方夫人还是如此美貌!”

  柳诗妍笑了笑:“托特使的福,妾身一切安好。”

  她进房后顺手把门掩上,便摘下身上斗篷,莲腰轻摆,款款走来。

  柳诗妍穿着淡青色丝织对襟襦裙,透过中缝可清晰望见内里的葱绿亵衣,诃子盈盈托住俏乳,酥胸半露,入目一片腴白,峰峦胜景,风光无限,引人直欲攀登。

  襦裙薄如罗纱,玉臂、香肩、亵衣若隐若现,丝织的下襦有些透光,隐约可见两腿修直的轮廓,腰肢纤细,绸带把下襦束在其上,更显得臀部浑圆翘挺。

  贾伟没想到她会穿这种能衬出身形的襦裙,更觉得此时的柳诗妍格外的丰腴风韵,眯着眼睛看得失神,直到她在走近时明眸横盼,才让贾伟将心思收拾起来,连忙请她入座。

  柳诗妍见贾伟失神的模样,心里既是厌恶,又隐隐然有些自得,膝盖并拢微曲坐了下来。

  坐下后长裙贴身绷紧,更是显露出曲线曼妙,甚至两腿间温热饱满的微妙隆起也隐约可见。

  一旁的贾伟窥见更是心绪激荡到无以复加,忙把身体前探,给柳诗妍倒起酒来,回身时手往下甩,只觉软肉腻滑、丰盈温热,柳诗妍一惊,腰微弯屁股向后略耸躲闪开去,脸含羞怒往贾伟一瞪,檀口微张便又紧抿,似是想起什么,竟是不敢呵斥的样子。

  贾伟见状大喜,一时忘形,动作更是放肆,手指直伸过去磨墨一般对着她的腿轻磨慢研,柳诗妍脸色霎时涨红,急忙扭头看向四周,见无人注意,不由大舒口气,随即运气平静气血,一边紧夹双腿,一边强作笑颜,轻声哀求道:“特使不可……”

  贾伟知晓凡事过犹不及,再滑向腰际,在腰和翘臀的部位轻弹了几下,便心满意足地把手收了回来,又回复了正襟危坐的姿势,丝毫不见猥琐的样子,开口说道:“方夫人有何赐教?”

  “这个……”

  柳诗妍本就有心献媚,这时掩嘴轻笑,浑不当方才发生过什么事":“特使初来扬州,对此地怕是不甚熟悉,我想着今日便给你讲讲这扬州风月,名人轶事。也好一尽地主之谊。”

  “那就先谢过柳女侠了。”他总觉得叫方夫人有点怪怪的,情不自禁的改了口。

  随后柳诗妍就自炎帝神农说起,及至汉光武帝,武侯诸葛,还有孟浩然、张继等文人骚客,悠悠千年,滔滔汉江尽入话中,舌灿莲花,让本来心不在焉的贾伟也听的渐渐入神。

  席间自然少不了推杯换盏,动作间柳诗妍胸口的一对玉兔乱颤,巍巍乎直似要跌出衣外,看得贾伟也是神魂颠倒,恍忽不知身在何处。

  从他的口中柳诗妍得知,这军饷其实也是从百姓身上压榨出来的,朝廷早已下发,半路上却被钟山等人劫了去。

  柳诗妍忙问:“他人现在何处?”

  贾伟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心绪回过神来,呵呵一笑,道:“柳女侠,你要我的情报总得有个代价吧?”

  柳诗妍早看穿了贾伟心思,淡淡的道:“你要什么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贾伟手伸进从衣袋里,里面哗哗有声,掏出来竟是三枚骰子,道:“听闻扬州最有名的莫不是天下第一赌场,入境随俗,方夫人也来玩玩如何,一把一条消息,柳女侠若是赢了,你问我答,所言如有不实天打五雷轰,挫骨扬灰。”

  柳诗妍冷笑道:“那奴家输了又如何?”

  贾伟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笑容,道:“柳女侠若是输了,我不要金银财宝,就要柳女侠每输一次便在我面前脱一件衣物即可。”

  “无耻之徒!”

  柳诗妍起身骂道,虽然知道此人提出条件一定极为苛刻,但何曾想到竟如此下流,若不是要得到情报恨不得立刻一掌毙了他。

  “柳女侠不答应也没什么,不妨送你条消息,钟山等人行动及其隐秘,虽然活动于各大城镇,却至今无人知晓它的具体所在,官府派兵多次查询仍旧一无所获,若不信大可自己去查。”

  此番话让柳诗妍心中一动,若真如此,这钟山定不可小觑,但凡寻常草寇,总是有踪迹可寻,即便强如当年水泊梁山,也是知晓它具体所在,如今钟山派竟能做到隐遁无形,实在难以相信,如此严密的组织,自己就是捉一两个拷问,想必也无从知晓。自己目前对钟山一无所知,仅凭自己调查,就是最终查出线索,扬州百姓也早已遭殃。

  眼见柳诗妍默不作声,贾伟焦急的道:“柳女侠考虑的如何了?相信我的手下不久也会找到这,到时候可就没机会了!”

  柳诗妍叹道自己身上不过一件薄衫,就算自己运气再好,要想问个一清二楚也注定会脱光的,也罢,自己已被廖天轻薄过,今天就算脱光衣服受此大辱也要将情报搞到手,早日解救扬州百姓。

  柳诗妍心中盘算一定,随即坐下,看着地上的骰子,一咬牙,给贾伟抛了一个媚眼,娇声道:“好,奴家答应你,开始吧!”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