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91章 倾其所有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91章 倾其所有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金钱有价,

  爱情无价。

  ◆◆◆◆◆◆◆◆◆◆

  离家还有一段距离,小月早已在门口眺望许久,正等的心焦,突然远远的望见了,不由得喜上眉梢。

  “三娘,二郎,他们是何人?”

  “休要啰嗦,快去通知爹爹,阿舅阿婆来了。”柳诗妍轻声呵斥着。

  随后,柳大富笑吟吟的出门迎接,在方羽作了介绍后,他拱手作揖道:“亲家到此,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方二海牢记方羽一路上的嘱咐,想到如今儿子是临安知府,自己也要注意些形象,不能给儿子抹黑。

  方二海是谁?经历过满汉全席这种大场面的、只要给他一点星火便会熊熊燃烧起来的人。他打了一个哈哈,拱手还礼道:“冒昧前来,多有打扰,还请亲家海涵!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请笑纳。”

  “亲家客气。”

  “应该应该的。”说着,他挥了挥手,后面雇佣的仆人“吭哧吭哧”的将绫罗绸缎抬进了屋里。当然,这些东西自然是柳诗妍从街上买来的,而仆人也是临时雇佣的,只是柳大富不知晓而已。

  柳大富热情的将方二海和王晴迎进了正厅,方舟正等着方羽和柳诗妍的到来而准备开饭,突然瞥见了方二海和王晴,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顿时呆若木鸡了。

  “三……”

  后面的一个“子”字还没等王晴说出来,方二海机灵,立刻打了一个哈哈,笑道:“三郎,你该叫我甚?”

  方羽撇撇嘴,强忍住笑,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还叫你“肾”,不如喊你“肺”呢!

  方舟“啊”的一声反应过来,当即跪倒在地上,大声哭道:“爹!娘!孩儿无法在身边伺候爹娘,孩儿不孝,求爹娘原谅!”

  “三郎,我的儿啊!差点就看不到你了啊……”王晴不会像方二海那样会演戏,此刻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上前紧紧抱住方舟,母子俩又是一顿抱头痛哭。

  看着爹爹一脸狐疑,柳诗妍赶紧解释,说本来阿舅阿婆带着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前来拜访的,谁知半路上被人劫了去,这些是拼死才保护下来的。

  哦,原来如此。

  面对着儿媳妇这个善意的谎言,方二海感激的冲她点了点头,这个柳诗妍,不但对老人细心体贴,对丈夫温柔乖顺,而且善解人意很会做人,真是一个好媳妇。

  这样的好媳妇在现代那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却不知三郎的媳妇怎么样?正这么想着,突然眼前似乎有个靓丽的人影在眼前一蹦,定睛看时,只见面前亭亭玉立着一个女子,面容俏丽身姿绰约,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官人何故抱着这位妈妈痛哭?快快起来,吃完了饭,我们过过招!你要是输了今晚不许碰我!”

  见她口无遮拦,柳诗妍赶紧上前将她拉至一旁,悄声说道:“从女弟,这是阿舅阿婆,还不快快行礼。”

  “啊?”柳玉芙顿觉面红耳赤一脸尴尬,直到柳诗妍再次催促,这才清醒过来,赶紧上前行万福之礼。

  “阿舅,万福!阿婆,万福!”

  方羽亦催促道:“行了行了,别一见面就哭个没完,生逢乱世,一家团圆,应该高兴才是。三郎,你还不快快给爹娘介绍介绍!”

  方舟这才抹着眼泪将王晴搀扶起来,介绍说道:“爸……啊!爹!娘!这位是我娘子柳玉芙。”

  “好!好!”方二海笑着回应,心里却在嘀咕,比起柳诗妍,论相貌不分伯仲,论品行,那可差了一大截。

  王晴却对此有不一样的看法,一个温柔如水善解人意,一个活泼可爱天真烂漫,各有千秋,各有所长,都好,都好!

  方二海瞪了她一眼:我看只要是你的儿媳妇,不管是谁都好。

  王晴撇撇嘴:只要没坏心眼,就是好媳妇。

  方二海暗自苦笑:行,就你眼光准,行了吧?

  王晴得意的笑笑:烧菜,你行;看人,我行。

  他们两个在旁边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一眼,一旁的柳玉芙已经摆好了碗筷,热情的招呼着:“阿舅阿婆,请上座!”

  “这……不用这么客气吧?”方二海摸了摸肚子,他实在是吃不下了。

  柳大富道:“亲家难得来一次,不如喝点酒如何?”

  喝酒么?别的不行,喝酒行!呵呵呵……方二海一边笑着,一边坐了下来:“酒,重要的不是拼,而是品。”

  柳大富笑言:“看来亲家也懂酒。”

  方二海抿了口酒,开始了他的夸夸其谈:如果说茶像安静的处子,那酒就是个粗犷的汉子。“李白斗酒诗百篇”,文人们借助酒兴,思如泉涌,灵感爆发那是常有的事儿。士兵出征,一盏酒可以御寒,可以激起豪情冲锋陷阵,政治、生意的问题可以放在酒桌上好好谈,温和解决,要不太祖赵匡胤怎么会用杯酒释兵权这一招呢?

  柳大富大笑:“此言甚为精辟!”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四个男人推杯换盏间不觉已是深夜。见丈夫有些醉了,柳玉芙赶忙叫下人搀扶着进了屋,向阿舅阿婆道声“晚安”后也回房歇息去了。

  今晚没能切磋武学,实在是有些闷闷不乐,但阿舅阿婆在此怎能发作。她撅着嘴唇,闻着方舟一脸的酒气就来气,干脆抱着被褥和小月挤一个房间睡了。

  窗外,不知何时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醉意,柳大富长叹一声,说起自己的妻子胡氏一阵唏嘘感叹。那年,柳诗妍才一岁,在随柳大富回家途中遭遇强盗不幸被杀。

  “相思之情不胜愁苦,一个人孤枕而眠,更觉烦闷无聊。弹指间,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还记得当初和她分别时,桃花千树、杨柳依依的画面……唉!”

  顿了顿,忽而察觉有些失态,柳大富摆摆手,道:“不提伤心往事!对了,二郎,你能否就我刚才的故事做一首诗词,以此缅怀我对你丈母的一片相思?”

  柳诗妍娇嗔道:“爹!官人都醉得有些神志不清了,哪里还能做得诗词?”

  “无妨……无妨!难得丈人一片深情!”方羽哈哈笑着,摇摇晃晃的从位置上站起来,听着雨打窗棂的声响,心中一动,突然吟诵着:

  新寒中酒敲窗雨,

  残香细袅秋情绪,

  才道莫伤神,青衫湿一痕。

  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

  记得别伊时,桃花柳万丝。

  柳大富又长叹一声,道:“女儿啊,想当年,你娘风华正茂,生得也是闭月羞花国色天香,谁曾想竟然遭此劫难!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她随我一起出来的……”说到伤心处,他竟然哽咽难言。

  一时之间,方二海不知如何安慰。顺着他的这种情绪,方羽突然大声吟诵道:

  浩浩劫,

  茫茫愁。

  短歌终,

  明月缺。

  郁郁佳城,

  中有碧血。

  碧亦有时尽,

  血亦有时灭,

  一缕烟痕无断绝。

  是耶非耶?

  化为蝴蝶。

  “好词!真是好词!”

  柳大富不禁拍案叫绝,随即命人取来文房四宝,将这首诗词写上。然后仰天大笑,叫管家准备千两黄金和绫罗绸缎数十匹,以做答谢。

  方羽连忙推辞:“丈人待我如同生身之父,小婿感激不尽,怎可再收如此厚礼?万万使不得!”

  柳大富正色道:“一直以来我都心生愧疚,想刻一阙碑铭志,却不知如何下手。今日幸得状元提点,不胜感激。略表心意,还请收下。”

  方羽还在推辞:“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丈人如此这番,小婿愧不敢当。”

  柳大富哈哈一笑:“再若推辞,我这女儿便不嫁你了!”

  柳诗妍一听,急了:“爹爹怎胡言乱语!奴家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鬼,今生今世唯方羽不嫁!再者,奴家已是方羽的人了……”

  柳大富道:“你紧张作甚?二郎休了你便可。”

  “爹爹休要胡说!”柳诗妍气的直跺脚,拉着方羽的手,急急的问道:“官人,你怎不说话?莫非真的如爹爹所言要休了奴家么?”

  看她着急的样子,方羽又好气又好笑,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嫩脸,深情的说道:“金钱有价,爱情无价!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妻绝。”

  柳诗妍点头羞笑,顺从的依偎在丈夫的怀里,柔声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方羽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相逢,不晚。”

  柳诗妍自然而然的接过他的话:“相爱,正好。”

  柳大富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这个姑爷,还真是抛绣球抛对了!

  在清风楼东南角府邸厢房里,红烛摇曳,昏暗的烛光映照着这处房间里的无限春光:

  厢房的正中央是悬挂着红色帏帐的大床,只这大床的帏帐便占了房间的近半面积,一件菱形抹胸正丢在床榻边上挂着。

  大床中间,隐约可见方羽压在柳诗妍的胴体上不知疲倦的耕耘劳作,粗重的喘息声和娇嫩的呢喃燕语声欢快的飘出窗外……

  柳大富捋着胡须,笑着走开了,路过西北角府邸厢房的时候,却听到方舟正在大呼小叫着“娘子”,嘶吼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莫不是出事了?柳大富正要过去一探究竟,哪知柳玉芙抱着衣裳被褥赤着脚从婢女小月房间里跑了出来,直奔厢房。

  “还喝酒不?”

  “娘子,我再也不喝酒了。”

  “暂且饶恕你,来,陪我练几招。”

  话音刚落,两人便在狭小的空间里“乒乒乓乓”的打起来了。柳大富担心两人真的在斗气,正要推门而入去劝架,忽而打斗声停止了,屋里传来柳玉芙的一声娇笑。捅破窗户纸一看,只见两人在床上互相撕扯着衣裳,正在进行另一番的“缠斗”。

  柳大富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背负在身后,踱着方步回了房间。

  第二天,柳诗妍依依不舍的拜别了爹爹,临走前,柳大富将一封书信郑重其事的交到方羽的手里,指明到了临安府才可拆封。

  “丈人,如今金兵挥师迫近,大宋皇帝尚在贪图享乐,为免战祸,您还是随我一起走吧。”

  面对方羽的建议,柳大富微笑着摇摇头,道:“皇上都不急,老百姓急甚?三娘有你照顾,吾放心矣。”

  “爹爹……”想到就要分离,就是要忍不住一阵心酸。

  “三娘,好好照顾二郎,好好照顾你的阿舅阿婆,做好一个儿媳、一个妻子的本分。”

  “爹爹,女儿知道了。”柳诗妍咬着嘴唇,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

  “上路吧,快些走吧。”柳大富挥了挥手,背负着双手默默地走了进去。

  “爹爹保重!”柳诗妍大声喊着,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数日后,终到临安府。

  一切安排就绪后拆开一看,有一封书信,还有一张银票,数额之大令人咋舌,估摸一算,差不多是柳大富所有家产。

  书信中只有寥寥数语:

  二郎,见字如面。好好照顾三娘,好好保重自己。蒙古鞑子已南下即将进攻我东京,可大宋朝却还在歌舞升平!本想与你们一同前往,无奈碑铭志尚未完成。若有闲暇,明年春天来拜访二郎。若是不幸,那是我寻你丈母去了,请勿找寻。尔等珍重。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