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129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129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爱江山爱美人,

  只羡鸳鸯不羡仙。

  ◆◆◆◆◆◆◆◆◆◆

  刚进客栈,方羽便吩咐小二:“小二,打桶热水来。”

  小二应了声,不多时,热水和巾帕均已备齐。见他愣愣的站着没动,方羽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可以出去了,无事休要打扰!更不可偷看,否则,挖了你的眼珠!”

  小二一阵点头哈腰,眼睛迅速的在她峰峦起伏的胸脯上一扫而过,心里嘟囔着,满腔不舍地离开。

  他原本想着悄悄趴在窗口窥探一番,谁知这想法刚闪出,却见方羽从屋里走了出来,关上房门,搬了张凳子居然直接坐在了门口。

  只听他冲着里屋喊道:“有为夫在门口把守,娘子尽管放心沐浴。”

  屋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声音:“有劳官人了。”

  见没戏看,小二悻悻然的走向厨房。没走几步,又被方羽叫住,原来一整个上午在密林深处的三次激战,又饥又乏,这是让他准备些酒菜。

  小二应了声,转身赶紧招呼厨役去了。等差不多时,听到方羽的呼唤,端着烫好的酒和热腾腾的菜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了卧室。为何走这么快?他自然心里清楚的很,无非是想一睹柳诗妍刚沐浴好的芳容。

  小二推门而入,只见柳诗妍红色的丝绸抹胸酥胸半露的亭亭玉立在方羽的身旁,手挽着方羽的胳膊,一条细长的带子在她的颈后打了一个简单的结,仿佛随时随地都有松垮掉落的可能。

  见到有陌生人进来,柳诗妍俏脸微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好似蒙上了一层秋雾,有着一种淡淡的迷蒙。

  方羽猛然喝道:“眼睛看哪里?放下,可以出去了!”

  “是、是!”

  只见柳诗妍小巧的红唇似笑似乎娇的抿了抿,一只手挡在胸前紧紧的拉着纱衣,不愿让小二看到更多,但这举动无形中更增添了无限诱惑。

  转身离开间,小二的眼光狠狠的盯了一眼柳诗妍,那小腹下有个小小的凹陷椭圆清晰可辨。

  他自然知道,那里便是无数男人为之着迷的地方,可惜,那个地方对于自己来说遥不可及,能看一眼已经属于非常奢侈了。

  唉!世上竟然有这样的绝色女子!小二暗自惊叹,想想自己家中的黄脸婆,紧接着又是黯然神伤。

  小二刚关上房门,柳诗妍突然被方羽一把揽入怀中,她娇羞地一推,方羽趔趄着后退数步,差点仰倒在地。

  “你打为夫?”

  “妾身不敢。”

  “你要受罚。”

  柳诗妍嫣然一笑,低头疾步走入卧房里间,方羽一看顿悟,顾不上生气,急猴猴地跟入帷幔之中。

  不多时,帷幔里,传出柳诗妍的燕语喃喃之声……

  在柳诗妍的这段危险期中,方羽利用所有的时间和毕生的精力尽情的与妻子温存缠绵,一次又一次的将种子播洒。

  等待恢复的时间里,夫妻两人时而吟诗作对,时而探讨“羽妍剑法”,时而听听妻子的弹琴,时而瞅瞅她的画作,笑声时不时的飘出窗外。这样足不出户的在卧室里亲亲我我待了十多天,约摸着柳诗妍的危险期应该过了,方羽这才大松一口气。

  柳诗妍刚要下床,方羽赶紧上前搀扶,同时叮嘱道:“娘子即将有孕在身,凡事务必小心。”

  柳诗妍“噗嗤”笑出声来,嗔道:“官人以为这是做饭么?添把柴火米饭就熟了?”

  方羽笑了笑,道:“这回肯定中招!为夫几乎能感受到小生命在娘子的肚子里闹腾呢。”

  “妾身想为官人生个儿子,官人可喜欢?”

  “儿子喜欢,闺女也喜欢,都要!为夫都要!”方羽哈哈一笑,道,“告诉娘子,这次是三胞胎。一下子有三个,老大是男孩,老二和老三是女孩。”

  “官人尽胡说。”

  “信不信由你。”

  “官人如何知晓?”

  “瞎猜的。”他不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过分清楚。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曾经后悔莫及,何不好好珍惜?

  “官人打算去哪里,回临安府么?”

  “游山玩水。”

  小月伺候着柳诗妍下了楼,鞍前马后的好一阵忙碌,自从柳诗妍将呼延斑竹的功力传输给了她之后,小月更是感激涕零,她是个知恩图报之人,知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之理,更何况,自己是在走投无路之下被柳诗妍买下的,在她心中,柳诗妍永远是她的三娘子。

  “驾!”

  三骑冲出安远东门,直往临安府而去。

  小月在最前面开路。

  柳诗妍在中间,衣袂飘飘、斗篷飞扬,对襟襦衣被雪峰撑得高高鼓起,随着马儿的颠簸上下弹跳,仿佛胸口藏了两只兔子似的。

  方羽则跟在最后。

  小月道:“二哥,前面有条小溪,不如稍作休整再走不迟。”

  “好!”

  林边溪流潺潺,两匹马在静静地吃草。

  柳诗妍蹲在溪边洗尘霾,纤纤玉指沾上秀水,如嫩葱一般。红颜玉面贴着几缕湿漉漉的秀发,如凝脂一般娇艳欲滴。

  方羽走到柳诗妍的身边蹲下,刚拨弄了一下水面,就被妻子的美丽惊呆了,侧头傻傻地看着。

  柳诗妍嫩葱般的手指在水里搓洗着绣帕,突然被方羽抓捏到手中。她微微一愕,连忙顾看四周,发现小月正在拴马,方任其握住。

  “娘子的手指好美!放在水里更美!”方羽哝哝自语,在水里摩捏着柳诗妍的玉手。

  他把绣帕铺在玉掌里,捧起一兜水喝下一一“啊,真香,真甜!”

  “是么?”

  柳诗妍柔情似水的注视着他,似笑非笑,手指头突然一紧,她低头看时,只见方羽轻轻的吻着妻子的手。

  直到小月往这边而来时,她才突然抽离,起身红着脸说道:“小月,来,我们捉鱼烤着吃。”

  “好呀。”

  两人挽起裤脚,手牵着手在溪水里尽情玩耍,好山,好水,好女人,这般风光,好美!

  这些日子里,柳诗妍数次受到方羽浇灌,原本漂亮的她出落得更加青葱水灵,浑身都散发着芬芳的女性气息。

  临近黄昏,三人终于寻了一处山下的客栈歇脚。

  这天晚上,方羽盖着被子靠在床头,凝神若有所思。不一会儿,柳诗妍拿着一个细颈药瓶走了进来。

  “怎么去了这幺久?”方羽问道。

  “小月不小心划伤了手,给她上了点药。”柳诗妍答道,放下药,闻了又闻手臂,说道:“一股子药味,我去洗洗。”

  方羽道:“你呀,时不时对她太严厉了些?”

  柳诗妍走到打开包袱,一边找浴袍,一边回道:“只有内功如何保护爹爹?将来奴家跟随官人走了,小月如何能够保护爹爹?官人呀,你就不要操心了,都快成哕嗦老太婆了!”

  方羽摇头苦笑。

  柳诗妍褪尽衣物,迈入热气腾腾的浴桶里,一边快乐的哼着歌,一边仔细清洗着。

  沐浴完毕,柳诗妍直接穿上宽松飘逸的浴袍,来到卧房里间,像只小鸟一般俏皮的钻进方羽的怀里。

  依照方羽提供的计算方法,今天应该是危险期的最后一天,如果之前所做的努力统统都白费的话,那么今夜便是最后的机会了。

  只听她低语问道:“官人是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江山丢了可以再收复,美人失去了却难再找回。所以,我宁可要美人。”

  “官人,妾身想跟官人回去。”

  方羽搂着怀里的妻子,轻轻吻了一下说道:“娘子当真愿意跟我回去么?”

  柳诗妍道:“妾身是官人的人,官人去哪里,妾身便跟随去哪里,即便刀山火海亦无怨无悔。”

  “谢谢娘子,为夫发誓,永不辜负你!”

  她冲他露出一个迷人微笑,害羞地把自己的娇靥深深偎进了他的胸膛,并且伸出小手拉着方羽的手抚在自己的胸口。

  方羽感到她的心脏跳动得非常快,低头注视着柳诗妍娇艳的脸庞,轻轻掀开身上仅有的遮挡。

  他眼睛一亮:“娘子,里面居然空无一物!?”

  柳诗妍羞笑一声,道,“官人真是眼拙,细细看来,当真是空无一物么?”

  “平原之上,两座山峰高耸云端,令人直欲攀登。”

  “那官人还等什么呢?”

  方羽打了一个哈哈,在雪峰上吹吸弹奏起来,像是在演奏一首美妙的歌曲。

  而她像含苞待放的花朵,渐渐绽开出娇艳的魅力。享用到如此丰盛的美食,他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山峰好挺俊!”

  “官人好坏!”

  “还有更坏的呢……”方羽笑着,手向那片美丽的家园探索而去。

  “哎呀!”柳诗妍羞吟着。

  她情不自禁地娇吟起来,羞涩的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却并没有作出任何抗拒,任凭他如何挖掘探索。

  方羽自然也不敢太过放肆,温柔如春风细雨,她只感到越来越热,娇靥越来越红。

  “请问娘子,是否接受我为夫的放肆?”

  “嗯。”

  她娇羞一笑,一张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羞得通红一片。烛光下,雪白宛如玉雕的娇躯熠熠生辉。

  “娘子,为夫爱你!”

  “妾身也好爱官人……”

  看着娇妻那红红的脸蛋,方羽终于忍不住,拉弓射箭,准确无误的射中目标。

  这一箭,快!准!狠!

  在柳诗妍娇呼声中,利箭奇准无比的射中靶心!

  “啊!”柳诗妍忍不住娇呼出声。

  但这支利箭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停顿,快速穿透靶心,瞬间没入泥泞的沼泽中。

  隔壁房间的小月听到姐姐的叫声,以为遇到了不测,提起剑便往屋外冲。

  “姐姐,发生何事了?”屋外的小月大声喊道。

  “没、没事……”柳诗妍俏脸一红。

  “小月,好好练你的功夫去,我和你姐姐也在练功!”方羽喊道。

  他们在练什么功夫?姐姐为何如此呼喊?心存疑虑的小月戳破窗户纸往里一瞧……

  呀!原来他们在……小月脸色绯红,双手捂眼,羞得赶紧往自己的屋里跑去。

  柳诗妍脸色羞红,香汗淋漓,青春的气息和生命的脉动相映成辉、呼之欲出……

  ……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

  仰望天空,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

  “官人为何闷闷不乐?”柳诗妍靠在丈夫的胸膛,柔声问道。

  方羽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么美丽的星空我那里却看不到,实在可惜。”

  柳诗妍莞尔一笑,道:“原来官人是想家了?等见了阿舅阿婆,妾身便随官人回去。”

  方羽情不自禁的搂紧了妻子:“娘子,你我夫妻情深,为夫会永远爱你,不离不弃。”

  柳诗妍深情一笑:“妾身也回永远爱着官人,忠于官人,不离不弃。”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