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第182章 鬼魅 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第182章 鬼魅 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午夜时分。

  鬼魅现身。

  “咣当”

  一声脆响犹如黑夜中的一颗突然爆炸,哪知柳大富抹了抹鼻子沉沉睡去,柳二富往里翻了个身嘀咕了一声也睡了。

  方舟搂着妻子睡得正香,在草垛上睡觉柳玉芙本就不习惯,加上丈夫搂抱她的隐秘部位让她难以入眠又羞于启齿,这一声响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听这声音,像是陶罐被打碎了。

  侧耳静听许久,未见有丝毫异常。许是风吹的吧她苦笑了一下,怨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

  草垛上,柳诗妍敞开心扉,微闭美眸,胸脯挺起,丈夫温柔甜蜜的话语在耳畔响起,她的嘴角露出迷人妩媚的笑容。

  正当他即将要进入实质阶段的时候,突闻异响

  方羽一愣,随即脸色一变,轻声道了声“有情况”

  柳诗妍莞尔一笑“看官人一惊一乍,或许是风。”

  方羽摇摇头。赶路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异样,所以,他在睡觉前动了一个心思,设计了一个小小的机关。能够触动这个机关的,要么是人为,要么是动物,比如说老鼠不小心触碰。

  听到丈夫这么一说,柳诗妍也警觉起来。两人再也没有半点心思行鱼水之欢了,匆忙起身从架子上取下衣裳穿戴好。

  这时

  一道闪电亮起

  一个人影被瞬间映在地面上,这个人仰面倒在地上,一个破碎的陶罐击中了这个人的头部,满脸的鲜血淋漓。令人不寒而栗的,地上的这个人慢悠悠、慢悠悠的站了起来,鲜血混着雨水从他的头上不停往下流淌,而此人似乎不为所动。

  又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屋外,凛冽的风夹带着雨点呼啸着。借着这道闪电,柳诗妍看见这个人的双脚已经离地,双手往前伸展,整个人在电闪雷鸣磅礴大雨中摇摇晃晃却又悄无声息的朝她这边缓缓飘来。

  她浑身一震,这一刻,仿佛鲜血都凝固了,心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填着、压着、堵着、箍着,紧紧的,连气也不敢往外吐,下意识的往丈夫身后躲。

  猛然,又是一道闪电

  这道闪电,让柳诗妍赫然看见眼前这人的模样有两个深深的眼窝,鲜血从他的两个眼眶流下来,整张脸是变形着的,像崎岖的山脉与山谷,牙齿尖利然而并不完整。

  一时间,恐惧占满了她的大脑

  “鬼鬼奴家怕”柳诗妍如同一只受惊了的小猫钻入丈夫的怀中不停颤抖。

  方羽笑答“若是娘子不怕,他便要怕了。不信你试试”

  就在柳诗妍躲进丈夫怀里瑟瑟发抖的时候,这个缓缓飘过来的人影突然动如脱兔,手臂暴长,张牙舞爪着朝着方羽的喉咙抓来

  方羽被妻子抱着行动受阻,这个人的动作既突然又迅捷,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眼看着他就要命丧于这一抓之下

  原本还躲在丈夫怀中瑟瑟发抖的柳诗妍突然抽出宝剑,一道亮光突然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

  倘若不及时避让,这鬼影的爪固然能够将方羽的喉咙抓破,但此人的头也定然也被斩断。

  躲是来不及了,只见这鬼影蓦然收手,鬼使神差般的抓住了剑锋。柳诗妍顺势一拧,宝剑“铮铮作响”快速旋转,此人的手掌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柳诗妍冷笑一声“鬼也会流血么装腔作势只会吓人”

  借着篝火的微弱光亮,方羽和柳诗妍趁机发动攻势,“羽妍剑法”至今尚未逢敌手,但此人招式十分诡异,闪转腾挪间,不但未见有丝毫凌乱,反而时不时的攻出一掌。

  “啊”

  柳玉芙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恐惧,失声尖叫起来,这声竭斯底里的嘶吼让方舟瞬间从草垛上跳了起来

  “什么事,是不是强盗来了”方舟下意识的抽出鸣鸿刀。

  “官人有鬼”柳玉芙吓得脸都白了。

  其实她不说方舟也注意到了,门口方羽和柳诗妍正在全力阻击一个怪人,武功路数颇为诡异,看样子刚好打成平手。

  “我去帮哥哥嫂嫂,你保护两位老人。”撂下这句话,方舟抽出鸣鸿刀加入了战斗。要知道,鸣鸿刀法天下一绝,纵然是绝世高手也要敬畏三分,眼前的这个怪人还不手到擒来

  可让人惊悚的是,即便方舟加入,这个怪人也丝毫不处下风,闪转腾挪轻松自如。他似乎有意的在拖延时间,只是一味防守,偶尔出掌。

  即便如此,他出掌之时夹带着一股强劲之力,掌未到,劲先至,若中招者必然立刻殒命。三人哪里敢有丝毫大意,一时之间,你来我往,风声鹤唳,好不激烈。

  “兄弟,莫中了他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快去保护二老。”

  方舟一想也是,这个怪人只守不攻明显的是另有打算,心中担心妻子一人照顾不过来,赶紧收招将妻子和二老护在自己身旁。

  果不其然。

  只见空中人影一闪,眼前一花,白若云已然拍掌按到。方舟大喝一声“来的正好”迎着他的掌飞身而起。

  白若云空中一拧身体,躲了开去,冷笑一声“上回匆忙间未能尽兴,今日,老夫便送你归西”

  “你个老东西,吃我一痰”

  方舟努努嘴,干咳一声果真冲他吐了一口痰,白若云微微一侧身躲过,正要发怒,却见方舟已经出招砍向他的脖子,只好闪身躲过,正要还击,哪知鸣鸿刀法偏走奇招,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真真假假难以分辨。白若云为了一口痰而躲避已然失去了先机,招招受制于人,一时之间,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

  正当打得难解难分之时,远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号角声。这声音,尖锐刺耳,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

  听到这号角声,白若云虚晃一招快速离开,逃的干脆利落。

  方羽和柳诗妍正在思忖如何应对这个怪人,听闻这号角声顿感疑惑,恰在此时,一道闪电划过庙宇上空。

  再定睛看时,那怪人却已消失匿迹。

  能够抵挡得住羽妍剑法,能够在两人眼前突然消失,看来此人功夫已到出神入化之境界。夫妻两个面面相觑,心中颇有疑问。

  此人究竟是谁

  他受了何人的指派

  他为何要行刺

  这号角声又来自哪里

  初步判断,白若云和这个怪人似乎替吹号之人卖命。白若云武功之高已经难逢对手,这怪人的武功修为更是让人惊悚,这样两个高手为何却要听命于他人

  这吹号之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看看天色,已过四更,快要天亮了,可谁也睡不着,互相紧靠着挨到了天亮。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