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184章 鬼魅的真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184章 鬼魅的真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竹篮打水一场空,

  鬼魅现身插一脚。

  白若云那蠕动的手指触及到柳诗妍的罗带,心跳得却越发厉害,几乎要脱腔而出。一抖之下,他将手又缩了回来。虽然他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就是获得柳诗妍的青睐,可是真当他可以如愿以偿时,却开始胆怯了。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极力设法安定下跳动的心神。虽然闭上眼只是一瞬的时间,然而他却觉得漫长得无法忍受。想到错过今宵也许就再无机会了,他忽然壮起胆来开始行动了。

  他将柳诗妍放平在草地上,就象将圣女摆上祭坛一样的。

  他轻轻解开了柳诗妍的腰带,然后轻轻翻开了她那雪白的衣衫,露出一件月白色的内衣。他又缓缓剥开她的内衣,象是剥茧子那样轻柔而细心。夏天的衣裳是非常简单的,很快,内衣也被他徐徐揭开。

  罗衫轻揭,首先展现的是那美玉般的晶莹削肩,往下看去,内衣之下是个粉红色的抹胸,一双晶莹如玉的雪臂露了出来

  只见柳诗妍星眸微闭,眼角挂着泪珠,这般楚楚动人,让白若云看得呆了,但觉心跳加速,全身火热,凝视着伊人不语。此时,原本就美貌动人的柳诗妍,此刻在他眼里更是赛过了广寒仙子,月里嫦娥。

  见到这样一个玲珑曼妙的娇躯,白若云血脉贲张,哪里还能把持住心神,哆嗦着手伸向她颈后的系带,这一刻,他期待的太久,太久了。

  柳诗妍既惊恐又紧张,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平复好情绪。自己解不开穴道,无非就是解法错了,说到解法,记得官人说过,无非就是正法冲解和反手冲解。这么一想,她心中豁然开朗。

  只见柳诗妍颈后的系带渐渐拉长、松开,暖玉温香的玉体随之慢慢显山露水,突然这时

  浑身几处要穴同时一麻,白若云脸色大变,心中暗叫声不好,身体便已凌空被人提起甩出,重重摔到一旁。

  “白若云,你得意的很哪居然躲在这里逍遥快活”

  白若云心头一惊,抬头看去,头顶有个人冷冷盯着自己,满眼怨毒道“你我一起相依厮守已有二十年,你摸摸良心,我待你如何可你自从见了这妖女,就被美色迷了心智,全然不顾当年你我一起立过什么誓语。好,是你不义在先,莫怪我无情,今日我就当你面前毁了这妖女之身,让你恼恨终生”

  白若云冷笑一声“甘南,老夫警告你,她是帮主看上的女人,你敢碰她”

  甘南冷笑道“自己的肥肉吃不了,拿帮主出来唬人再说,帮主又怎样,大好的江山都是我替他打下的,区区一个女人送我又如何”

  白若云嗤之以鼻,道“昨晚失利帮主对你已经很是不满,今日若是你敢动帮主的女人,你有想后果么”

  甘南显然愣了一下,但美人当前万分诱惑,想收手却又欲罢不能,咬了咬牙,道“帮主看上的女人我更要尝尝”

  白若云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甘南狂笑一声,道“若是把你杀了,帮主又如何得知你我二人是帮主的左右护法,把你杀了,那我在漕帮中的地位嘿嘿”

  “你好卑鄙”白若云吃了一惊,知人知面不知心,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没想到他心肠竟然如此歹毒。

  甘南啐了一口痰,道“我卑鄙还是你卑鄙你背着我在外面玩女人,又把我置于何地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言毕,冲地上柳诗妍“嘿嘿”两声冷笑“美人如此娇美,不如和哥哥好好耍耍。”

  他不顾一旁白若云目疵如血的眼神,重重将柳诗妍裹压到自己身下毫无章法的乱揉。

  看到这个人的这张脸时,柳诗妍惊恐万状,正是这张鬼脸,与昨晚看到的那张一模一样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面对着甘南放肆又粗鲁的动作,羞愤交加。

  官人呀官人,你真能沉住气,再不来,便宜都要被他占光了

  白若云听见了柳诗妍咽喉里产生的断断续续的呜咽声,看到了她的眼眸流下屈辱的泪水,知道柳诗妍有心拒绝却无力阻挡,不由一阵懊恼,自己处心积虑眼看得手,谁知到嘴边的美味却被他人夺了去,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看到他的手不客气的往柳诗妍的腿根探索而去,白若云暗自叹息一声,唉好好的美味佳肴却让这只猪捡了一个现成的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这个时候是最专注的,同时,对于外界的事也是最疏忽大意的。

  就在这时

  “咻咻”两声

  白若云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见趴在柳诗妍身上的甘南似乎浑身长满了耳朵,听闻异响突然弹射而起

  偷袭失败。

  几乎与此同时

  平躺在地上的柳诗妍突然拍地而起,聚集起毕生功力拍出一掌

  白若云的点穴手法甘南自然一清二楚,所以他也十分放心,但柳诗妍居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自行解开穴道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甘南纵然反应再敏捷,面对这近在咫尺的一掌也是躲闪不及,无巧不巧,这一掌结结实实的击中了此人的归来穴。

  归来穴是武者禁地,一旦被击中,轻者武功尽废,重者功力尽丧灰飞烟灭。

  柳诗妍恼怒他色胆包天,下手不留丝毫力气。只闻甘南惨叫一声,绵绵不断的功力犹如开闸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汹涌澎湃的窜入柳诗妍的丹田之中。只见他面容逐渐扭曲狰狞,身体逐渐枯瘦,最后只剩下了一堆森森白骨。

  柳诗妍也愣住了。自己何时练就了如此阴狠毒辣的招式她哪里知晓,自己无心的这一招,正是“雪月神功”里夺人内功的招式。

  方羽从暗处闪身而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从怀中取出衣裙递给妻子,自己则环顾四周,警惕起来。

  “官人,可以转身了。”

  当柳诗妍笑意吟吟的站在方羽面前时,一旁的白若云看得目瞪口呆。

  只见她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素罗衣裙,裙子上绣着灿若云霞的海棠花,腰间盈盈一束,愈发显得她的身材纤如柔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之姿。发式亦简单,只挽着一枝金崐点珠桃花簪,长长珠玉璎珞更添她娇柔丽色,有一种清新而淡雅的自然之美。

  一抹斜阳穿透树枝的缝隙照在柳诗妍的身上,她慢慢走来,微微一笑,白若云只觉若春晓之花绽放,如中秋之月露颜,四周仿佛有雅乐轻奏,仙雀环飞,浑浑然间,三魂七魄似已被夺去了一半。

  方羽嗫嚅着嘴唇,眼角分明有泪花闪动,突然上前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生怕她会突然跑了似的。

  柳诗妍任凭他抱着,在他怀中轻声嗔怪着“官人若是再晚一些出手,只怕奴家已遭不测了。”

  “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求娘子原谅。”

  “奴家怎能责怪官人,况且这也是官人与奴家商定的。”

  “我再也不让你冒险了。”

  “官人休要紧张,奴家安然无恙。”柳诗妍轻轻的拭去了丈夫眼角的泪花,主动的送上了一个香香甜甜的吻,然后冲他嫣然一笑。

  白若云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两人刻意安排的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男人会以自己的妻子做诱饵然后躲在暗中伺机而动。说实话,这招并不高明,自己应该能够想得到的,他突然恨自己那时候眼中为何只有那柳诗妍

  只是他再也没有时间去想了。对于轻薄自己妻子的人,方羽自然毫不留情,尤其是白若云这种暗中还要加害他们的人。

  只见方羽顺手一划,白若云的脖颈处一道血光突现,“咕咕”两声便咽了气。

一生我只爱你 https://www.wenyuan.me/Read/487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