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前尘往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夫人在上:少帅,来战!第614章 前尘往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请输入正文。若非中间多出了一个武清,若非中间还有一个忍辱负重,潜伏敌营十八年的戴郁白。

  温梁两家几乎都要被眼前这个梁心小变态给装进口袋里了。

  只是武清千没想到,万没想到,她带着hug道长和许紫幽柳如意,这么一虚张声势,不仅真的骗到了梁心这个小机灵,更把他与戴郁白的前尘往事给诈了出来!

  原来戴郁白那么恨梁家人,却唯独对这梁心几次手下留情,缘由竟然在这里。

  不过此时的hug道长却没有武清那么惊讶庆幸了。

  他现在就担心一件事,梁心把他误当做戴郁白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不过武清并没有让hug道长为难多久。

  武清倏然站起身,望着梁心冷笑了一声,“梁大少这又演的是哪一出?世人都知道我家外子不幸遇难了,如今梁大少随便指着一个人,就说是外子郁白,敢问梁大少这又是存得什么心?”

  梁心扯了扯唇,目光依旧定在hug道长身上,目光越发阴狠。

  忽然他笑了笑,“敢问这位胡舟道长,敢不敢摘了墨镜,洗一把脸,再把这身道袍脱了呢?”

  许紫幽与柳如意听到梁心这样自作聪明的一句话,差点没直接喷笑出声。

  这个梁心竟然真的把hug道长当成了戴郁白的胡舟道长。

  还要hug道长洗脸,脱袍子?

  怕真是洗完了脸,脱下了袍子,才会让梁心这次感觉到真正的绝望呢。

  武清环视着柳如意与许紫幽,悄悄的用光示意许紫幽和柳如意,千万要绷住,一定不能在梁心识破真相之时就掀露出大结局的剧情来。

  柳如意与许紫幽在收到武清警告的视线后,立时绷起了脸,恢复了之前冷面保镖的角色。

  武清又瞥了一眼hug道长,不觉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梁大少前来戴公馆是为了什么大事呢,原来是疑心之前的胡舟道长就是戴郁白?这个真是个天大的误会。”

  说着,武清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蛋糕屑,走到hug道长身边。“不过既然是误会,就能够解除。”

  梁心用余光瞥了一眼柳如意,又看看了转身跟在武清后面的许紫幽,冷笑了一声说道“解除误会?又要怎么解除?”

  武清刚想搭话,又听梁心自顾自的说道“

  还是让我来揭开你们所有的布局吧。

  首先,那个什么胡舟道长,其实根本就是胡诌来的名字,如影随形跟着武清不说,更能说出根治我梁家军乱想的关键点子。

  这一点除了曾经的戴郁白,没有任何人能做到。

  包括样子和等待。

  这些都不谈,我只不过碰了一下武清你,这个胡诌的道长就气得当场卸掉了我的胳膊,

  更重要的是,本是戴郁白最亲近的兄弟许紫幽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

  所有的这一切,不是都说明了这位道长就是戴郁白本人吗?”

  武清摇头笑了笑,这真是天大的误会,武清只能说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说着他转头望向hug道长,沉声说道“胡舟道长,展露一下您的真容吧。

  hug道长笑了笑,抬手摘下眼睛,完全翻白的眼睛恢复正常,又叫柳如意拿过角落里的毛巾,叫他打湿了递过来。

  柳如意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却还是老实听话的给拧了湿毛巾递了过来。

  等到hug擦干净了脸,又一下脱下袍子,露出里面的西装来,脚上千层底的布鞋随着衣服一晃,也变成了甑光瓦亮的黑色皮鞋。

  梁心惊讶的嘴巴都张开了。

  这一次,hug道长没有露出秃头的造型,也没有展现出昨晚那样的板寸头,而是和武清在闻香堂暗室中见到的那样,扎起了一头乌黑瞬长的马尾。

  梁心双眼瞳仁微缩。

  这身装扮分明就与长发的戴郁白一模一样。

  只是身量比戴郁白矮上很多,体型也比戴郁白丑很多,气质也差很多。

  hug道长转眼就变成了hug绅士,他向前跨出一步,一手比在胸前,朝着梁心施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西式绅士礼,“叫梁大少失望了,鄙人并不是郁白少帅。只是因为对他长发飘飘,却俊逸非凡的气度十分向往羡慕。

  又加上鄙人也有一头长发,便仿照着郁白少帅的搭配做了这样一身装束。有了这身装束之后,别说,还真的有不少人认为鄙人与郁白少帅实在是太相像了。

  我想也是因为这样,梁少才会在无意识中,会有把胡舟与郁白少帅重叠的错觉。”

  如果真的能笑,此时的武清真的想爆笑出声来了。

  戴郁白之前假装胡舟道长去见梁心时,本身也是易着容的。

  那张苍老的面皮之下,究竟是张怎样的脸,梁心心里也没有定论。

  他能联想到戴郁白身上,靠得也是猜测。

  而现在hug道长做出一派果然有易容伪装的样子来,无疑就是给梁心猜测的想象一个答案。

  只是有一点,武清不敢苟同,虽然她不是以一个只看脸的颜控,但是hug道长这外表比起戴郁白那绝对不是差的一星半点好不好,究竟是谁给他的自信,叫他认为自己长得像戴郁白啊。

  梁心的嘴角也跟着hug道长的话抽了抽。

  他不觉扶起额头,皱着眉又打量了一眼hug道长,一言难尽的说,“道长有这种自信倒是件好事情。”

  说着,他又轻咳了一声,转向武清勾唇一笑道“既然武清你那戴夫人的名头真的只是个虚名,我也就没什么顾及了。可以把我想说的尽情的说出来了。”

  “谁说我的名头就只是个虚名?!”

  “honey,你还知道什么?”虽然用了之前极富挑衅意味的甜蜜称呼,但是梁心的脸上却是半点笑容都没有。

  阴沉得就像是蕴着一场暴风雨的厚重乌云。

  武清坐回位置,唇角一勾,望着梁心的眼中满是排斥与蔑视。

  “武清还知道,这般复杂的局面,难道不正是梁大少喜欢的吗?”她说。

  hug道长不觉侧眸望了武清一眼。

  武清这样又是激将法,又是大摊牌,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虽然想不清答案,但是也知道武清这是在冒险,她这绝对是在用生命在开玩笑。

  半点想要搭茬的意思都没有。武清勾唇一笑,纤长细白的手指捏起银叉子,剜了一小块蛋糕,目光幽然,笑意深深,。

  梁心顿了一下,才又重新抬头,对武清忽然说了一句。我不喜欢什么复杂局面,我只喜欢你。

  说着他抬手将qiang口

  武清端起白瓷茶杯,放在手中转了转杯底,轻笑一声,“这个名头不是虚名,不过我想对于梁大少来说怕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管这名头虚不虚,梁少都会说出自己想要说出的话的。”她掀起眼皮,目光凉凉的瞥了梁心一眼。

  梁心仰头哈哈一笑,“知我知,武清也。”

  他又环视了hug道长与柳如意和许紫幽一眼,“本公子有几句话,想要和武小姐说,还请几位回避下。”

  许紫幽一听梁心的称呼就不乐意了,“还请梁大少放尊敬点,坐在这里的分明是戴夫人,而且梁大少的花名我们早有耳闻。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对我家嫂子的名声很不利,我们三个既是戴夫人的直属手下,又是郁白少帅的托付之人,时刻保护戴夫人是我们的义务。如果梁大少真的只是想要说一点什么话,当着我们的面也是一样的。”

  梁心目光陡然一寒,“如果我说这些话不能叫旁人听呢?”

  许紫幽表情更加坚定,“梁大少可以把我们当成自己人,或是当成空气,我们都没有意见。”

  听到这里柳如意不觉给许紫幽投去了一抹赞许的目光。

  还以为许紫幽就是个酸锈迂腐的老顽固呢,没想到也有这等气死不偿命的尖牙利齿。

  原来他只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笨嘴拙舌呐。

  想到这里,柳如意顿觉心情无比的愉悦。

  梁心的心情可就没那么愉悦了,他的脸色瞬间阴成了锅底黑。

  “也罢,既然你们都听得下去,我又有什么好怕的?”他冷哼着嗤笑一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说着梁心转向hug道长,沉声说道郁白,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假死,不过也无非就两种可能,有人容不得你要杀你,你只能假死逃避,第二种就是你有这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

  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我这次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个,我很想你,第二,武清是我的,从来都是我的,不论你活着还是死了,对她我都不会放手。

  说着梁心从怀中掏出一支钢笔,放在武清面前,随手一晃,钢笔变成了一朵红艳的玫瑰花。

  武清眸色微动,梁心又从其中取出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

  纵然是对珠宝首饰很有免疫力的武清,都被那晶璨明艳的红宝石摄住了心神。

  有阳光从窗子射进,折进净透无瑕,清澈如水的宝石中,反出一片醉人心魄的红来。

  幽邃纯净,只一眼,就将人带进了另外一个百花盛开,春风微暖的明媚世界。

  “有虫子!”一个男声乍然响起,紧接着皱着大眉头,一脸凝重的柳如意忽然扑到梁心面前,挥手就朝着梁心手中的玫瑰花扑去。

  梁心与武清都被柳如意这熊孩子突然的一呼喊,惊了一下。

  大约那枚戒指对梁心来说实在太过重要,在轻功小达人柳如意的成心捣乱下,他竟然还能迅速伸出另外一只手,急急捡出那枚红宝石戒指护在身后。

  不过柳如意那边似乎也没想真正亮出自己的轻功本领,做出前扑的动作后,便倏然止步,抬手一挥,一枚飞镖打着转儿的飞出。

  武清眉心一皱,柳如意这个孩子向来出手狠戾不知轻重。

  虽然梁心的确是欠揍的,但是现在他们新一门肩上还扛着闻香堂教给的任务呢。

  接近梁心,找出梁心对梁家军的最新设置,以及即将要出任务时梁家军各处势力的设计布防图来。

  现在要是一镖就扎废了梁心的手,这梁子就算跟梁心彻底结下了,这项任务也就算彻底告吹了。

  后面的hug道长与许紫幽也想到了这一层,一时间都急的睁大了双眼,额上也淌下了汗滴。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只是一眼的功夫,武清就已经掏出自己的石子暗器来,想要在半空中截击。

  但是刚要出手,她又急急停住。

  紧接着下一瞬,柳如意的飞镖便直直命中梁心手中举着的那朵玫瑰花。

  飞刀笔直而过,花瓣瞬间飞散,惊起一片醉人的花香。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当看到手中红艳的玫瑰花就只剩下一支花茎后,梁心这才觉出后怕来。

  刚才自己捡走红宝石戒指的手但凡慢上一点,那飞镖就将直直命中他的手,怕是就此废掉了。

  武清眉心微皱,随即转过头,冷冷的横了柳如意一眼。

  “如意,不得无礼!”

  许紫幽见状,忙站到柳如意前面,一手护着柳如意把他往后挡,一手举在面前朝着梁心解释道“我们如意最是小孩子脾气,他该是真的看到了一条虫子,一时情急,就思虑不周了,惊到梁大少,还望见谅。”

  许紫幽的想法也和武清一样,时时刻刻心念着堂koujiao给的任务。

  武清费劲心思的夺得这座温公馆,一个原因是为了报温克林几次三番的迫害之仇,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给梁心下套。

  能够堂而皇之的以另外一个身份接近梁心。

  只有借助这样一个强势又神秘的身份,才能不叫武清被梁心轻易占了便宜去。

  所以许紫幽一点也不想叫柳如意在这儿把大家的计划与努力全部毁掉。

  梁心手指捻着那根只剩了半片花瓣的玫瑰花,咬牙一笑,“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敢当空气,不会打扰我和武清分毫吗?”

  “梁少,话不是这样说的,”武清双手掸着散落在白色衣裙上的红色花瓣,拈起其中一片,举在眼前,望着梁心浅笑嫣然。

  “他们只是好心而已,因为这花瓣上真的有只虫子。”

  梁心眉心一皱,视线顺着武清的目光望过去,果然在那片娇嫩柔软的花瓣上看到了一条小小的绿虫子。

  那小虫子已经滑脱带了花瓣的边缘,嘿咻嘿咻的卷着身体,拼命攀咬住花瓣不坠落。16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夫人在上:少帅,来战! https://www.wenyuan.me/Read/5498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