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玩坏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萌狐悍妻第一百一十三章 玩坏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在一旁看热闹的狮虎兽看到小金龙能得到主人的溺爱,相当眼红,它也想抱一抱可爱的主人哇!已经离开了主人的怀抱好几天了,狮虎兽寂寞难忍,于是狮虎兽也跟着扑过去!

  “小狐狸,我也来啦!你们玩过家家,也算我一份啦!”

  注意,狮虎兽还没缩小成小猫咪的大小就这样整只扑过去!效果就像一只威风的雄狮用爪子按住了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狐狸。

  那狮虎兽的重量是泰山级别的,病怏怏的云河怎受得住?

  “阿天!别闹了!下来!我好难受!”云河再好的脾气也恼火地吼了。

  “小狐狸,你实在太偏心!渊渊抱你,你就这么开心,我抱你,你就冲着我发火?来,给狮爷我笑一个!”狮虎兽全身不知道自己的体重有多可怕,还以为云河在跟它开玩笑,于是它嘻皮笑脸地打趣云河。

  这还不止,它还用爪子去挠云河的腰。

  腰是一个人最灵敏的部位之一,被狮虎兽这么一逗,云河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

  狮虎兽一边逗他,还一边用舌在他脸颊卷扫,留下恶心的口水。他最喜欢这样非礼主人,因为主人脸儿的皮肤滑得像去壳的鸡蛋,可好玩了!

  这种被舌抚逗的感觉又让云河想到那天在苏王府发生的事!尤其是狮虎兽舌的尺寸和口水量都是惊人的,云河觉得胃一阵反酸,差点呕了出来。

  “哈哈哈……阿天!不要!我难受!”云河一边笑一边求饶,那声音就像出谷的小黄莺,美妙动听极了。

  他眼角凝结着晶莹泪珠,也不知道是笑得掉眼泪还是难受得掉眼泪。狮虎兽连他的眼泪也不放过,轻轻用舌卷走。

  好苦,好咸啊!狮虎兽觉得奇怪了!

  都说悲伤的眼泪是苦的,难道小狐狸在悲伤?不像啊!刚才小狐狸跟希希还有说有笑的呢!

  “阿天,难受,放开我!哈哈……”云河又笑着求饶了,这次声音又虚弱了几分。眼角明明有笑意,可他凝望着狮虎兽的目光充满哀怜,楚楚动人。

  云河的求饶换来的是狮虎兽变本加厉的戏玩,狮虎兽以为他所谓的难受,是指笑得难受。

  “阿天,小金龙,你们快放开主人吧!我怕主人他受不住!”赵英彦担心云河的状态。

  “我们一向都是这样跟小狐狸玩的,关你什么事?给狮爷站一边去!别妨碍我们!你整天黑着脸,没有一个好表情,看到你就扫兴了!”狮虎兽不满地骂。

  狮虎兽一直很讨厌赵英彦,因为赵英彦曾经害过云河,哪怕赵英彦现在已经是云河的灵魂奴仆,对云河也很忠心,但发生过的事不会因为你的改过自身就能一笔抹去。

  其实不止狮虎兽,但凡跟随云河的人都不喜欢赵英彦,甚至很排斥他。

  赵英彦理解他们的心情,也惯了他们的奚落。自己从前的确做错了,遭人白眼也很正常。不过,他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他的世界只剩下主人,只要主人好好的,其他的事就没所谓了。

  赵英彦见自己劝不动狮虎兽,叹了一口气。以自己的实力,直接把主人抢回来不费吹灰之力,但必然会引起狮虎兽的不满,使矛盾加剧,须知道主人他喜欢大家和和气气的,而且又怕扫了主人的兴。主人的确很溺爱这两只小妖兽,平时也跟他们很亲切,这难得的劫后重聚,就让他们高兴地玩一下,这段时间腥风血雨太多,偶尔开心大笑对身心是好的。

  真的好久没听到主人笑得这么开心了!

  看着云河偷偷哭太多,心痛他的赵英彦也很渴望他的笑容。

  就这样,被狮虎兽奚落的赵英彦不再作声。他唯有密切留意着主人,要是主人有什么不妥,他再立即出手。只是狮虎兽别做特别过分的事,赵英彦就只眼开只眼蔽了。

  就在这时,被狮虎兽按得喘不过气的云河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眼前一花,迷迷糊糊的就看到那两个老女人的身影突然又出现在他面前。

  她们狰狞地笑着道:“小宝贝,你逃不掉了,乖乖的哈!我们会让你很舒服的!”

  云河吓得心惊胆战,拼命地摇着头,可又退无可退。

  其实这只是云河因为脑缺氧而看到的幻觉,可意识有些模糊的他分不清这是幻觉还是现实。

  一阵阴凉的山风吹过,狮虎兽残留的口水带走了他脸颊的暖意,剩下的是透心的凉。这阵凉意还传递到他的心脏,引发了一阵锥心的闷痛。

  云河全身打了一个灵激,眼神迟滞下来,但他依然本能地抱着小金龙不放手。不放手,是因为不舍,也不愿意,哪怕他的意识开始迷糊。

  狮虎兽见云河突然不笑了,眼睛愣愣地望着一个方向,拼命摇头,还以为他不怕酸了,于是爪子又挠了一下他的腰,舌轻轻地在他唇边探了探。

  这个部位最软,就像桃瓣,还有淡淡的甜味,猥琐的狮虎兽不知多少次想探进去尝一尝。

  “小狐狸,你在发什么愣?再发愣,我可要惩罚你啦!”狮虎兽得意地笑着。

  所谓惩罚就是把舌伸进去,品尝里面的琼脂甘露,狮虎兽一直最想去做的坏事!小狐狸没有反应就最好!

  狮虎兽发出最后的通牒,又挠了云河的腰一下。

  “不好了!主人的伤又犯了!你们快停手!”赵英彦看到云河的眼神没有焦距,涣散的,很不对劲,这分明已在意识崩溃的边缘!

  “什么伤?”狮虎兽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可是赵英彦的提醒已经太迟了!

  云河用虚弱的声音机械化地惨笑着,笑得很小声,也很苍白,仿佛这种笑声只是本能的反应,不经大脑的。

  他的眼神更加迟滞了,这次他没求饶,仿佛连求饶的意识也没了。

  没笑了几声,笑声就嘎然而止。

  心脏痛得要停止运作一般,全身的力气断电似的一瞬间没了,本来圈住小金龙的双臂突然松了,无力地瘫下,垂在身躯两侧。

  他动不了,也说不出口,随之中断的还有他的意识和幻觉。两个老女人扭曲而狰狞的脸庞渐渐被漆黑吞噬。

  不知为何,这一刻的云河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因为哪种难受的感觉,终于消失了。于是他疲倦地合起眼睛,头侧到一边就没了动静。

  “小狐狸……”狮虎兽这才后知后觉地停下来,着急地望了云河一眼。

  云河一动也不动地瞌着眼帘,人已经昏迷过去,原本苍白的脸此刻青得发紫!

  这瞬间的变故把小金龙和狮虎兽都吓坏了!主人本来好好的,刚才还笑得很开心,怎么突然就晕了?

  “小狐狸!你怎么了?”狮虎兽慌张地唤了云河几声,但云河全无反应。

  “糟了!主人的心跳好慢!”小金龙贴得跟云河最近,它一下子就听出主人的心跳异常。

  “你们两个太过分了!主人的伤还没好,你们怎么如此对他?”

  看到主人了,狮虎兽和小金龙还像叠罗汉一样骑着主人,赵英彦发飙了!

  他再也顾不了所谓的和气,双手探过来,拎着狮虎兽和小金龙脖子后那层皮,一手拎一只把它们提起,往两边一扔,然后迅速一掌印在云河的心口,拼命地灌输灵力。

  赵英彦虽然生气地把两只小家伙扔了,但力度很轻,两只小家伙毫发无损。小家伙知道闯祸了,爬起来后就垂头丧气地站在一侧,眼巴巴地看着因为它们的疏忽任性而再次受苦的主人。

  云河这次真的被这两只激动过头的小家伙玩坏了,他的情况看起来非常糟糕。

  唇,脸颊、耳朵甚至脖子都出现了青紫的颜色,这些是紫钳,是典型的心脉缺氧才会出现的症状。

  小金龙和狮虎兽终于知道这回玩大了,乐极生悲啊!两只小家伙又后悔又心痛,眼泪滴滴答答地落个不停。

  唐紫希很难过,果然刚才小丈夫在自己面前是装的!他的伤还没好!

  “小彦,云河到底怎么了?”唐紫希紧张地询问。

  赵英彦一边给云河输灵气,一边沉着声音道:“主人被萧丹的龙刃所伤,虽然表面的伤口愈合了,但心脏的内膜却穿了一个洞。他现在非常虚弱,除非炼化紫火,否则以他的体质,心脏是很难再生的。”

  心脏内膜被刺穿了?

  唐紫希听了十分心痛!小丈夫太可怜了,怎么还要遭受这种罪?

  都怪自己遇人不淑,结识了萧丹这种忘恩负义之徒,才会害了云河。

  唐紫希自责万分,望着虚弱的云河,鼻子一酸,眼泪又哗的落下,她执着云河手,不断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要是云河听到唐紫希的哭声,一定会睁开眼睛阻止她,他最心痛的是唐紫希的眼泪,可他听不到。

  “小狐狸伤得这么严重你为啥不早点说?”狮虎兽埋怨赵英彦。

  赵英彦没好气地瞪了它一眼:“我有机会说吗?你们回来的第一个瞬间就把主人摁倒在地!而且当时我有警告过你,但你听吗?”

  狮虎兽被赵英彦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被一个奴仆教训,它又搁不下这个面子,正想回骂几句。

  小金龙拉了拉狮虎兽的爪,拼命地给它眼色:“阿天,你别跟小彦吵了!的确是我们太鲁莽,再说,小彦正在给主人疗伤,你这样他会分神的,要是主人再有什么不测你就悔穿肠子了!”

萌狐悍妻 https://www.wenyuan.me/Read/3784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