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深情的治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萌狐悍妻第一百一十二章 深情的治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虽然他们不小心触发了咒文的警报,但是幸好结界被云河同化了,结界依然能为他们的行踪作掩护,因此他们几乎是堂而皇之地在一个个冲向事发的石洞的侍卫擦身而过,而没有一个侍卫能觉察到他们的存在。

  当赵英彦抱着云河退回休息的石洞时,云河已经昏迷过去了。

  秋雁依然守在石洞门口,全然不知道云河他们出去了,又返回了。

  赵英彦小心翼翼地把云河放入帷幕里。

  直到这时,赵英彦才发现自己抱云河的左手粘粘的,全是血迹,这是云河的血!

  果然受伤了……

  赵英彦抓狂了,伤口在哪里?他红着眼睛盯着云河看。但见云河身下的被褥渐渐浸出一片骇目的黑色血迹。

  难道伤在后背?

  赵英彦轻轻把云河的身躯翻过去……

  后面的衣服已经染了一片血色,鲜血仍源源不断地从后腰偏右侧渗出来了。

  那血的颜色红得发黑!

  “不好!有毒!”赵英彦大惊,不敢迟疑,“离啦”一声把云河的衣服由背部往两侧撕掉。

  顿时一片白灿灿的雪景出现在眼前……

  那肌肤如滑雪凝脂的后背仿如一件完美的玉雕,慑人的脊柱幽幽地往下延伸,最后没入残留的衣物。那微妙的曲线仿佛有种无言的魔力,令人想把剩下的障碍物统统撕掉,寻根隐处,一探幽境。

  不要说赵英彦,就连站在旁边的千瞳都脸红了。

  可是这么白,这么完美的玉脊,却有致命伤。右腰处有一个圆形的小伤口,伤口看起来虽小,但是极深,因此血涌不止。这是被一束形状极小,但极具冲击的力量在极近的距离内造成的伤口。力量等级不在归空境九重之下。

  这就是楚梦白身上那道金色咒文的攻击。由于这咒文有毒,伤口已经被侵蚀成黑色,而且正向四周扩散。

  若果云河不是拥有耐毒体质,又有紫莲和吊坠护体,他早就气绝了,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看到云河伤得这么重,千瞳急得眼睛都闪着泪花了,不安地问:“小彦,现在怎么办?”

  “必须尽快把毒清除,否则后患无穷。”赵英彦凝重地说。

  狮虎兽和小金龙同样很焦急,尤其是狮虎兽。

  “出发的时候小狐狸保证会照顾好自己,才没一会,就伤成这样……”狮虎兽急得直跺脚,开始喋喋不休地埋怨:

  “依我看,别救那个楚梦白了!让他自生自灭算了!真是没见过如此晦气的家伙,每次见到他都没好事情,这次又连累小狐狸受伤。他的命哪有小狐狸的命重要,用小狐狸的命换他的命,不值!”

  也难怪狮虎兽会不满的。云河每次遇到楚梦白,楚梦白都是陷入困境。第一次,楚梦白因为被骗走了盘川,而被紫火山的工作人员打了一顿,拒之门外,多亏唐紫希丈义带他进去。第二次,楚梦白被凌水月掳走,沦为玩物,云河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他从凌水月的魔爪之下救出来,不过云河就因此与凌水月结下仇,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第三次,就是现在了……

  说到晦气,还不止连累云河,连天石长老都被人关进小黑屋了。

  “楚梦白的确挺晦气的!不过啊,阿天,你现在吼一吼就算了,等到主人醒了,你可别这样说。你知道,主人一向有义气,又把楚梦白当成朋友,他容不得别人说他朋友的坏话。”小金龙好心提醒狮虎兽。

  “切!那我就趁小狐狸还没醒,多骂那晦气的小兔子几句!可恶的小兔子,活着真是累人累物的!要是主人有什么损失,我保证会把他做成红烧兔子!”狮虎兽骂得唾液横飞的。

  狮虎兽的声音就像雷公似的,石洞里又有回声,这声音又叠加的效果是非一般的嘈。

  无可否认,狮虎兽说出来大家的心声,可是现在云河都受伤了,给他疗伤要紧,哪里还有时间埋怨啊?

  “你能不能给我静一静!主人重伤,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中疗伤!”赵英彦忍无可忍地大吼。

  生气的赵英彦说话间带着无形的威慑,狮虎兽难受极了,尾巴一垂,就乖乖地趴下服软。

  小金龙汗了汗,看来只有护主狂魔才能对付得了狮虎兽。

  狮虎兽收声了,世界终于清静了。

  赵英彦一脸深情地靠到云河身边,千瞳和小金龙还以为,赵英彦打算用灵气帮云河把毒逼出来,岂料下一秒,赵英彦的举动让他们惊掉下巴。

  但见赵英彦弯下腰,把唇贴在云河后背的伤口,用嘴一口一口地把毒血吸出来吐掉再吸,如此不断反复。就这样,赵英彦帮云河放掉一口又一口的黑血。

  赵英彦的表情是严肃的,甚至有些一丝不苟。照顾主人的事儿又不是第一次了,以前还做过更深进的,这样吸后背的毒血算什么?小菜一碟。

  可是,小妖们就不一样!

  他们还真是第一次看见赵英彦对主人如此亲近。就算以前赵英彦为了照顾主人,不得已碰了主人,那也只是用手,比如被紫蛇蛰了敷些丹泥,可这次完全就是用嘴啊!

  因此,无论他赵英彦的表情有多么的严肃,这个画面太让人想入非非了。

  千瞳的脸本来就红了,现在像一个红透的熟苹果。她在想呀,幸好姑爷昏迷了,否则绝对是不肯如此任由护主狂魔“欺负”的。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比起输入灵气逼毒更有效。伤口周围本来发黑的地方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变淡。

  当吸出来的血由黑色变成鲜红色,那意味着大部分毒被清除了。但少量由血脉运行扩散至全身的毒仍残余在云河的身躯里,这些毒光靠吸是清除不掉的。

  赵英彦迅速从空间戒指里变出龙纹八仙果和混元五叶参,捣碎成泥状,敷在云河的伤口上,然后小心地用纱布包扎好,再给云河服下几颗圣品补元丹。

  还有最后一步,就是渡入灵气,加速灵丹和草药的发挥作用,以及净化残留在他血脉里的毒。

  赵英彦的双掌印在云河的后背,片刻可看到白色的烟雾袅袅地蒸起,这是云河身躯内残余的毒被蒸熏出来了。

  云河在昏迷中本来一直痛苦地皱着眉,也许是赵英彦的灵气很温暖很舒服地呵护着他,他的表情渐渐的就平静下来,如同酣睡的孩子般。

  “主人,很快就没事了。”看到云河的情况稳定下来,赵英彦欣慰地笑了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这个动作。

  随着时间的过去,可看到云河的脸色渐渐恢复了血色,小妖们都激动不已!这护主狂魔不愧是丹神宗最年轻有才的炼丹师,疗伤的手段真的有一手。

  与此同时,关禁楚梦白的石洞。

  楚梦白眼神空洞,畏缩在笼子的一个角落里。这个笼子早就被破开,根本就关不住人,但楚梦白却不会逃。

  他这种魂不附体的状态,是因为被人封印了。他或许还尚存意识,知道周围正在发生什么事,可他的身躯不受自主意识的掌控,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石洞里还站着两个男人。

  一个男人是祭司打扮,穿着白长袍,流着及腰的黑色长发,他看起来十分年轻,最多也只有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俊秀,脸容十分英俊深刻,尤其是鼻子和眼睛,鼻子勾如悬胆,而双目炯炯有神,带着一股可怕而阴森的寒气。

  他的气场极大,就是站着不动,周围的空气仿佛冷得凝固了,要是修为稍低的人站在他面前,绝对会吓得双脚都站不稳。

  另一个中年男人,微胖的身材,穿金戴银十分富态。他是长乐石窟的主人,名叫朱永。

  朱永对那个祭司打扮的年轻男子道:“梵祭司,你有什么头绪吗?”

  原来这名祭司单名就一个梵字,姓氏不详,人称梵祭司。梵祭司在赤炎国皇族里相当出名,他精通法阵、咒文、炼丹、炼器,经常为赤炎国烈帝主持各种重要的祭典,是烈帝身边的大红人。

  这次拍卖的奴仆当中,就有归空境的妖族,为了以防万一,朱永便花重金请梵祭司来打造了一个结界保护大家的安全,又铸造了锁妖项圈来震慑妖族奴仆。

  岂料正当朱永以为万无一失之际,在距离拍卖会还不到两天时就出了问题。

  关着妖族奴仆的笼子被毁了,幸好锁妖项圈及出发出警报,估计那个想把妖族奴仆掳走的人,是被惊走了!

  虽然这次并无财物损失,但无疑是给朱永敲响了一个警钟,长乐石窟的安全系统有漏洞。不然那个人又怎能悄无声色地潜进来?需知道,工作区这边,尤其是仓库区域,那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除非你跟空气一样,否则又怎能穿过重重的防线?

  梵祭司看了看笼子的断口,又看了一下楚梦白脖子的锁妖项圈,用深沉的声音说:“潜入这里的人,能悄无声色地突破我结界的防线,说明这个人就混在长乐石窟的人当中,可能是工作人员,也可能是客人,而且可能不止一个人。能同化结界,说明这个人精通阵法之道;这笼子是特殊炼制的七重道器,能一剑将笼子斩断,说明这些人当中,有人拥有一把等级至于达到八重道器神兵利器。还有,锁妖项圈的那道攻击已经被触发了,入侵者极有可能已经负伤。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们应该还未逃出长乐石窟。”

萌狐悍妻 https://www.wenyuan.me/Read/3784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