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武帝的妥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萌狐悍妻第十三章 武帝的妥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那个杀手只是用无情而冷漠的眼睛盯着他们,看着他们慢慢咽下最后一口气。

  杀手慎重地探了两人的鼻息,确定他们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才离开的。

  庆幸的是,那一道寒芒并没有刺中云河的心脏,他的妖族体质在命悬一线的时刻又让他缓了一口气,心脏突然“砰砰”地恢复跳动。

  云河熬到了太医赶过来抢救。

  然而,敬爱的弈文太傅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大皇子遇刺的事让武帝震怒不已。

  就算云河有妖族血统,那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容不得别人伤害云河。

  难道武帝就不想云河当太子?当然不是。

  云河是他的长子,他是喜欢的。只是云河的妖族血统会给赤炎国带来太多不稳定因素。

  云河的身世如此广为人知,引人嘲笑和敌视,和他的境界太低,不能完全化为人形有关。

  自襁褓以来,云河就是一个银发蓝眸,长着狐狸耳朵,后面拖着长长的狐狸尾巴的小半妖。

  重伤后,云河昏迷了三天三夜,高烧不退。御医们诚惶诚恐地围在他身边好生照顾着。

  他脖子的吊坠一直隐隐发光。御医们几次请示武帝,要不要把这个奇怪的吊坠拿下,都被武帝拒绝了。

  武帝知道云河的母亲云雪姬的来历并不平凡,她留给云河的信物必然有特殊用途。

  弈文太傳的死对年幼的云河造成严重的打击,他的意识陷入痛苦的挣扎当中。他渴望力量,渴望变强,他想为弈文太傳报仇,他想找所有嘲笑过他,害过他的人算帐!

  这样的童年,他受够了!

  也许是感应到他心底的渴望,吊坠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把云河小小的身躯笼罩了。

  这光芒太刺眼,甚至形成了一个无形的结界把房间这片空间覆盖,任何人都不能闯进去。

  在光芒中,吊坠中储存的力量正在帮云河洗伐髓,他在全程昏迷的状态之下,境界由初元境突破至灵海境,再由灵海境突破至归空境。

  又过了三天,光芒散去,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眉目如画、黑发黑瞳的人类小男孩走出来。

  武帝、御医还有侍卫们早就在外面急坏了!

  侍卫们看到这个小男孩的第一反应是大喊一声“护驾”,然后全都亮出了腰间的兵器,把武帝护在后面,就把那个来历不明的小男孩团团围住。

  小男孩的眼神中充满恨意!那种冰冷和怒怨的眼神让人寒彻心骨,这并不是一个这种年龄的小孩该有的表情。

  更可怕的是,这个小男孩身上散发着归空境的威胁,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停手!不能伤害他……”武帝声颤颤的,已经热泪凝眶,接着又吼:“都给我让开!”

  侍卫们诚惶诚恐地让出一条通道,武帝冲到这个小男孩身边,展开双臂把他搂入怀中。

  “云河,朕的皇儿……对不起!是父皇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苦了!父皇保证,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武帝嗷嗷大哭。

  毕竟是血浓于水,虽然眼前这小男孩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是一样了,也没有狐狸耳朵和尾巴了,武帝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小男孩就是自己和云雪姬生的孩子云河。

  突破至归空境,小云河终于能灵活掌控自己的力量,现在的他,可以把妖族的容貌和妖族的气息隐藏得很好。

  或许,父皇真的好久没这样抱自己了,或许这就是他最渴望的亲人的爱,小云河内心的委屈、痛苦和愤怨正一点点地被洗刷。

  不过,又有谁能补偿给逝去弈文太傅?

  小云河在武帝的怀中哭喊:“父皇,你要为弈文太傅作主,他是为了救我才白白丢掉性命啊!”

  武帝悲伤地说:“弈文太傅德才兼备,忠心耿耿,这次因公殉职,是我赤炎国的损失,朕也很心痛,皇儿你放心,朕会给你一个交代,给弈文太傅一个交代。”

  云河从小就信任他的父皇,既然父皇这么说了,就一定会这样做。

  “父皇,我想去见弈文太傅最后一面,可以吗?”小云河哭泣着小声恳求。

  “当然可以,这是应该的,你去送弈文太傅一程吧!”武帝答应了。

  弈文太傅的遗体早就被收殓好。

  合着双手,静静地睡在灵柩中的弈文太傅,表情看起来是那么安详。最后一刻的痛苦和绝望都被入殓师巧妙地抚平了。

  小时候,云河听说人去世了下葬后,遗体就会被虫子蛀掉,千疮百孔,最后化为一堆白骨。

  小云河可不想弈文太傅的遗体遭遇那种事。

  他用小小的双手执着弈文太傅那双苍白冰冷的手,悄悄地渡入一道灵气。

  他已经是归空境修士,有这道灵气就像一道无形的护罩,不但隔绝了空气,就连蛇虫鼠蚁也不能沾染这具遗体了。

  封棺的一刻,泪水模糊了小云河的视野,他无法看清弈文太傅最后的遗容。

  坟墓选址在距离皇宫十里外远的永南坡。

  下葬之时,小云河哭得眼睛都肿了。

  他多么舍不得弈文太傅就此长眠,因为一但埋下去,以后就见不到了。

  他怕修建坟墓的工匠动作太大,会打扰弈文太傅沉睡,所以他用小小的双手,把黄土一捋一捋地填埋,直到灵柩被黄土覆盖。

  云河亲自为弈文太傅刻了墓志铭,然后就开始守陵。

  为了方便守陵,云河还直接在永南坡的村子住下。武帝曾经劝过云河,但云河并不听。足足三年,云河都没有离开始过永南坡。

  云河在永南坡守陵期间,又来了几批刺客。但全都是莫名其妙地被人催眠,意识浑浑噩噩地败回来。

  他们都是被云河击退的。他们之所以还活着,并不是云河没有能力取他们性命,只不过是云河不想太傅的陵墓沾血而已。

  自从得到了吊坠的力量,云河与生俱来的狐族传承就苏醒了,各种神通战术、阵法奥义,甚至是高级的催眠术都在他脑海中,只要有需要,他可以顺手沾来地使出来。

  可以说,现在的人云河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再也不是当初那只任人欺负的小狐狸,皇后和朝中的各种势力想取他性命不是那么容易了。

  在搬回皇宫之前,云河不但为弈文太傅的坟墓布下重重结界,还特别交代过永南坡的几户老实人家,要好好为弈文太傅守陵。

  这几户人不但从此免交了很多税,每年还能得到不少好处,况且云河在这里居住期间待他们不薄,他们自当是尽职尽责的。

  由于没有金银珠宝这些奢侈的下葬品,弈文太傅生前为人节俭,功德卓越,为人处世没有架子,还常常救济贫苦人家,人们对他十分敬重,从来没有人来盗墓。

  就算真的有人来盗墓也不怕,不是还有云河布下的结界吗?

  那时候,云河的修为已经达到归空境一重,借助吊坠的力量,他能发挥出归空境三重的实力。

  也就是说,坟墓的结界的抗击等级达到归空境三重,只有归空境四重以上的修士才能将之击破。

  二十多载之前,归空境修士不像现在这么多,归空境三重几乎已经算是绝世高手之巅了。

  这些年以来,弈文太傅的坟墓一直安然无恙,也算还了云河一个心愿,让敬爱的弈文太傅在与世长辞后得到一片安宁。

  至于武帝对云河承诺,会给他一个交代,他是有实际行动的。

  就在弈文太傅下葬后数日,行刺云河的杀手莫名其妙地毙命在帝都一个偏僻的巷子。明显被人灭了口,一切信息似乎断了。

  但是这件事是谁做的,其实武帝心知肚明。

  皇宫里看似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守卫更加森严了。无论是云河在永南坡守陵的三年,还是他后来搬回皇宫,他身边都有各种隐卫在暗中保护。

  当然,这些隐卫往往还没有出手,那些刺客已经被云河用催眠术击退了,隐卫们不由得暗暗惊讶大皇子的实力,并把情况如实向武帝汇报。

  除了守卫,对膳房的也管得更严了,一时之间,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无从下手。

  有一天,武帝拉着小云河的手在御书房里触膝长谈直到天亮。没有人知道,这两父子到底谈了什么。

  不久之后,年仅十岁的二皇子赫连云烈被册封为太子。

  据说,这是武帝与皇后及各大势力之间的一个妥协。武帝如皇后所愿,让二皇子赫连云烈当太子,但从此以后,任何人不得再加害云河。

  其实,武帝是有心把云河培育成才,甚至曾经想过自己在百年之后由云河来继承皇位。

  因此武帝才会把弈文册封为太傅,并把弈文太傅安排在云河身边。

  武帝的意思,不只是让弈文当云河的启蒙导师,将来还需要弈文辅政。

  在赤炎国,太傅是指皇帝或太子的导师。

  因此,让太傅去辅导云河,就是等于说,云河就是武帝默认的未来一国之君。

  还颁了一道暗旨,让端木家的后起之秀端木崇为武将,辅助云河。不过前提是,云河要具备作为优秀继承者的素质。

  这些年以来,武帝都在默默地培养和考验云河。

  人族和妖族大统,试问一个太傅可以随便向皇子传授这种完全违背传统的治世之道,没有皇帝的默许,太傅能瞎说吗?其实太傅的意思,就是武帝的意思。

萌狐悍妻 https://www.wenyuan.me/Read/3784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