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分魂术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萌狐悍妻第五十七章 分魂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说不定在这个世界剩余的为数不多的时间里会诞生一个人物,为这个世界逆天改命,拯救所有生灵。

  失落之城的人以为古兰清藤是黑翼鸟龙从外域入侵时无意带入来的物种,这是因为一颗种子附着在啄食其花果的鸟儿上,从而由一个地方迁涉至另一个地方在自然界中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只不过这只鸟是食人的黑翼鸟龙,而这颗种子是能炼化生灵的种子罢了。没有人想到这颗种子来自狐女王,更没有人想到是云衡播下这颗种子。

  种植古兰清藤之时云衡又分散了魂念,他的形神很快就被黑色力量侵蚀,天狐守护大阵的最后一个阵眼最后也化为黑色水晶柱,他也被那股神秘的力量封印在黑色水晶之中。

  幸而他的境界是众位阵法大能中最高的,而天狐守护大阵本身的等级也跟他一样,他才能有机会活下来。

  从此,云衡就沉睡在黑色水晶之中,直到云河用紫莲净化这个阵法,他才从漫长的沉睡中醒过来。

  听完云衡所说的一切,云河推测云衡也不知道将天狐守护大阵黑化的罪魁祸守,而这个罪魁祸守未必是孟飞熊。

  因为他曾听这里的人说过,孟飞熊跟很多天民一样,是黑翼鸟龙入侵多年之后才逃入失落之城的。那时候天狐守护大阵早就黑化了,失去了护罩的作用,失落之城只剩下古兰清藤这一道绿色屏障。

  也就是说,灭天狐族的罪魁祸守最有可能的是圣皇本人。那股入侵阵法的黑色力量,就是圣皇的力量。但不知道后来才占据失落之城的孟飞熊用了什么办法掌控了黑化的天狐守护大阵。

  总之,现在云河能确定两件事情。

  第一,一共有两个外敌,分别是吞天兽和圣皇。孟飞熊只是一个小角色。

  第二,吞天兽的目标是三界所有生灵,而圣皇的目标似乎只是天狐族。

  由此可得,圣皇比吞天兽更加卑鄙,他趁着吞天兽与这个世界的神打得两败俱伤之际乘虚而入,几乎灭了中天的天狐族,而他假借梵祭司之手,用黑雾侵蚀凡间,也是冲着自己的灵魂和宝物而来。

  因为自己是凡间唯一的天狐。

  至于圣皇为什么要炼化所有天狐之魂,其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我没想到我这么一沉睡再次醒来时间已经过去千万年。”云衡感叹地问:“殿下,现在主城变成怎样了?黑翼鸟龙还在吗?”

  云衡现在又太虚弱了,即使他是一个阵法大能,也无法在这种状况之下用神念突破天狐守护大阵的护罩从而感应外面的情况。

  云河的表情变得很凝重,他沉着声音道:“衡长老,现在妖神宗主城叫做失落之城,你可认识孟飞熊这个人?他是一个四重天神。”

  云衡摇了摇头,不屑地说:“不认识。四重天神在当年辉煌的中天里只不过是无名小辈,还没有资格跟我打交道。”

  云河继续道:“现在失落之城就是孟飞熊所掌控,他自称失落城主,占据了云仙堡作为他的府邸,并把这里改名为城主府。同时他又在失落之城创建了维护他地位和利益的护城队以及残酷新的秩序,将城中之人分为下中上三等,又以下等天民作为活饵投饲黑翼鸟龙,用这种牺牲别人保存自己的方法不断略掠资源。连我也不慎着了他的道,被困在这个阵法里。”

  云河正想跟云衡说圣皇和唐紫希的事,云衡就勃然大怒了!

  主城是妖神宗的圣地,天狐守护大阵则是天狐族的镇山之宝,现在这两样最重要的东西竟然被孟飞熊占据了,而孟飞熊还把天狐族留下来的唯一皇族血脉困在此阵中?云稀不生气那就奇怪了!

  云衡气忿忿地说:“真是岂有此理!孟飞熊这小辈竟敢沾染我妖神宗的圣地和狐族的至宝,还对殿下如此无礼,简直是活腻了!殿下请息怒,待我的灵力一恢复,就替殿下砍下这个犯上作乱之辈的头颅!再将他扬灰挫骨!”

  “衡长老,谢谢你了。但是对付孟飞通熊的事,我不想你出手。”云河道。

  孟飞熊对失落之城的所作所为固然已经令人切齿,云河最恼火的是孟飞熊抢走了他的希希女神,现在还要逼希希女神跟他拜堂成亲。

  是男人的话,就要自己站出来,把自己的女人救回来,否则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了!

  一开始,云河担心孟飞熊跟自己一样拥有超级法宝,那就不好对付。现在,他知道孟飞熊的底牌就是天狐守护大阵,那就不足为俱了。

  只要有紫莲就能破此阵法,从这里出去,靠自己的力量足以将孟飞熊打败。当初是自己轻敌才着了孟飞熊的道,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云衡不明白云河的心思,他还以为云河拒绝假手于人,是想积累实战经验。

  须知道,温室中的花是经受不住风吹雨打的。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最有效才提升实力,成长得更快。

  云衡心里十分欣慰呢!

  从前中天在全盛时期,有不少人出生在皇族或者大家族,他们养尊处贵,娇生惯养,自己不努力,坐享成果,出了什么事情就拼爹拼娘。往往打了小的,就出来老的。

  而殿下却没有这些人的劣根,他自主果断,迎难而上,敢于拼搏,这是好事啊!

  云河这种性格,应该是从小磨炼出来的吧?看来凡间的日子虽然苦,却把他的意志和毅力锻炼得不错!

  还是女王陛下有远见,把殿下留在凡间用意深远。要是有天赋有出息的,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之下,成长得会更快,迟早有一天突破成神来重返中天,创立一番大业。要是天生就是平庸之辈,那么即使生在中天不但无所作为,反而还会遭到各路神魔的追杀,还不如在凡间平淡幸福地过一生。

  想到这里,云衡又用欣赏的目光凝视着云河,他觉得云河全身都闪闪发光呢!除了境界太低之外,其他方面全部都很完美!

  “殿下,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有大志向,我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云衡对云河赞许有加。

  他那种眼神,哪里是在欣赏天狐族未来王者?分明是充满了爱慕之意,被一个男人这样盯着看,这让云河怎消受得了?

  云河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云衡自从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脸,而且目光中的热度越来越高,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有什么不妥?是不是脏了?

  “衡长老谬赞了,这本来就是我必须做的事。”云河只好窘迫地回应。

  是指自己的女人要自己抢回来。

  云衡的解答并不足以消除云河所有的疑问,同时又为了尽快摆脱尴尬的处境,他赶紧接着问:

  “衡长老,我听说我的母亲在一万年之前就以魂补天了,但我的父亲只是一个凡人,凡人的寿元匆匆数十载,就算我父亲刚成年就遇到我母亲,时间也对不上啊!”

  云衡笑道:“殿下,你可听说过分魂术?炼成分魂术者,可将灵魂分为一个主魂和多个分魂。每个分魂都能凝炼出一副新的躯壳,主魂和分魂之间可以信息共享,但是生成的分魂越多就越脆弱。”

  一万年之前,云衡身处天狐守护大阵,正在维持阵法运转之际,仍能在主城播下古兰清藤的种子,用的就是分魂术。

  正因为使用分魂术会极大地削弱了主魂的力量,云衡才会被那股黑色力量侵蚀,沉睡在阵法之中。

  云河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说这种神奇的分魂术,他惊讶地说:“这种神通真方便的啊!要是以后有机会,我也想学一学。”

  云衡得意地笑了笑,捋了捋襟前的一束卷发,道:“殿下,你太天真了。分魂术是我天狐族中最高深的秘术,千万年以来,也就只有陛下能彻底炼成,而我只学会了些皮毛。这种神通的最低木槛是天神境。但达到天神境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殿下要是对这门神通感兴趣,以后突破到这个境界的时候我可以教你。”

  赵英彦听了却觉得好笑:“老古董,天真的是你!你知道我家主人从修为被废到突破成神用了多久的时间吗?一年不到!你觉得从化神境到天神境还需要多久?”

  一年就成神!

  云衡汗了汗!这是开玩笑的吧?

  自己每突破一个小境界都要花上好几千年呢!

  赵英彦看云衡的表情就知道他不相信了,也懒得跟他解释。

  云河知道自己的突破速度的确很快,但这都是逼出来的,谁让自己遇到的敌人一个比一个厉害,他连喘一口气的机会也没有啊!如果再突破得慢半拍,自己身边的人,甚至整个凡间都遭殃了。

  云衡的确不信,他认为赵英彦只不过夸大其辞,想气自己的!不过,有一个信息他很在意,赵英彦说云河的修为曾经被人废过。

  一个人修为被废,从零开始,这多么不容易。

  还有,殿下风华绝代,有倾国倾城之容,又有悲天悯人之心,到底是谁能对这样一个美丽善良的天使下得了手啊?

  云衡心里觉得很气愤。

  要是有朝一日,驱逐外敌,平定三界之后,他一定要到凡间转一转,把从前所有欺负过殿下的坏人全部找出来狠狠地教训一顿。

萌狐悍妻 https://www.wenyuan.me/Read/3784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