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我只有你,你是否有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顾少的宠妻第968章 我只有你,你是否有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在这里干嘛,赶紧出去。”黑妹回来了,看到晓林趾高气扬的看着穆婉,立马呈现保护模式。

  “这里是先生的地盘,又不是你们的地盘,我爱来来,来多久都行,关你们什么事情,哼。”晓林做了个鬼脸,出去了。

  “夫人,她有没有伤害你?”黑妹担心地问道。

  穆婉微笑着摇头,“项聿要是想弄死我,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既然要治好我眼睛,我暂时是不会有危险的,好香,你采了多少腊梅。”

  黑妹憨厚的扬起笑容,“也没有多少,是弄了一瓶。”

  黑妹把瓶子递到穆婉的手里,沉甸甸的。

  穆婉低头闻了闻,“真香,对了,狗狗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这么多天没有回去,它肯定饿坏了。”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出不去,希望它可以找到吃的,喝的,不至于饿死。”

  穆婉的心情沉淀了下来。

  如果不能照顾小动物,那一开始不要养,不然,始于喜欢,却会害死无辜的生命。

  “我想要休息一会了。”穆婉把腊梅递给黑妹。

  黑妹把腊梅放在了窗台,关了窗户,把穆婉扶到床边。

  穆婉躺了下来,黑妹又给穆婉盖了杯子。

  穆婉握住了黑妹的手,扬起笑容,“黑妹。你真好。”

  “夫人才是真的好,夫人,你先休息会,我怕他们下药毒死你,我要去盯梢。”

  穆婉被黑妹逗笑了,“好。”

  黑妹出去了,关了门。

  穆婉闭着眼睛,其实也睡不着。

  这几天来,虽然等于被幽禁着,她却可以静下心来,想很多事情。

  等她眼睛好后,她不能再这般萧条下去,该运作的,要运作起来。

  门又被推开了。

  不是黑妹,好像是项聿。

  穆婉躺着没有动,随着项聿的靠近,闻到了一身酒气。

  “我知道你没睡,你睡着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项聿沉声道。

  穆婉无奈的坐起来,等她眼睛好了,她一定要让黑妹把她睡觉的样子拍下来,她好研究下,她睡觉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为什么项聿能一眼看穿。

  “找我有事?”穆婉冷冷地说道。

  项聿在床边坐下,“没事不能找你?”

  穆婉微微扬起嘴角,“你闲工夫多,我去没什么闲工夫陪你。”

  项聿低头,吻了她的嘴唇。

  穆婉厌恶的退开。

  他压住了她的后脑勺,不然让动弹,“你以后的时间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你确实没有什么闲工夫。”

  穆婉死命挣扎,挣脱不了。

  也不知道项聿喝了多少酒,气息重的,完全冲掉了腊梅的香味。

  她用尽了力气,但是她和项聿之间如同蚂蚁和大象的区别,她算重重咬一口,对他来说,连疼一下,都够不到。

  项聿猛地再次堵她的嘴唇,翻身过来。

  穆婉感觉到他身体强烈的变化,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着,推着项聿。

  他的嘴唇沿着她的颈窝下去。

  穆婉急了,“你不是和小婵睡过了吗?你去找她好,她应该更懂得讨你欢心。”

  “什么小婵?”项聿拧眉。

  穆婉讽刺的勾起了嘴角,“女人多的都忘记是哪个了啊,我叫穆婉你记得的吧。”

  “只有你,只有你。”项聿暗哑地说道,卸下了她的衣物,直接要了她。

  穆婉拧眉,经历着如同海浪一般的冲击。

  什么是只有她。他怎么可能只有她。

  项聿吻住了她的嘴唇,黏黏糊糊地。

  穆婉躲着。

  他嘴唇到了她的耳边,醉醺醺地说道:“你的心里,什么时候只有我。”

  “什么?”

  “你的心里,从来没有我吧。”项聿咬牙,紧紧的按住了她的肩膀,用的力道很重,好像要进入她的灵魂一般。

  穆婉紧抿着嘴唇,一声都不坑,好不容易等到项聿结束了,他喘着气,气息全部落在她的脸,缓缓的起身,没有多停留了,出了门。

  空气却全是他的味道。

  穆婉烦躁,起身,要去开窗户。

  黑妹进来了,惊叫道:“血,床都是血,夫人,你没事吧?”

  “血?”穆婉拧眉。

  她并不觉得有事,难不成是项聿的?

  书房

  项聿靠在椅子,冷眼看着地跪着的两个女人,“小婵是谁?”

  小婵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

  “跟穆婉说我和小婵睡了的,是谁?”项聿问道。

  小婵立马摇手,“不是我,不是我,是谁冤枉我啊,我怎么敢?”

  晓林也害怕了,看向项聿,又趴在地,“是我说的,我看不怪她伤害先生,先生每次来看她,她都装作看不见。”

  “她是真的看不见,我每次来的时候,她都是睡着的。”项聿沉声道,说完,有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一个奴才解释的。

  他真是喝醉了,喝的太醉了。

  “你从这里离开吧,记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如果被我听到,你又说了不该说的,我少的不止是舌头。”项聿挥了挥手。

  晓林既委屈,又胆寒,“我是真心希望先生好的,她配不先生。”

  “所以呢?”项聿阴晴不定地看着她,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晓林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还是错,豁出去了,“我希望她能喜欢先生,先生值得她托付,她却不知道先生的好,所以我故意说小婵的事情,好让她吃醋。”

  项聿深深地看着晓林,目光越发的讳莫如深。

  “结果呢?”项聿又问道。

  晓林吞吞了口水,继续趴在地,不说话了。

  “拉出去,把她的舌头砍了。”项聿沉声道。

  晓林急了,“她其实有点喜欢先生。”

  “什么?”项聿锁着晓林,胸口剧烈起伏着。“你说什么?你怎么这么觉得?”

  晓林更紧张了,她只要说错一句,没有的,会真的不止舌头,但也隐约的,感觉到项聿想听的是什么。

  “我之前跟她说了很多,她都爱理不理的,也不和我说话,看着外面,不管说什么,好像聋了一样,但是我说先生宠小婵了,她生气了,不仅和我说话,还骂我了,那证明,她对这件事情是有感觉的,她在吃醋。”晓林颤巍巍地说道。

  【我是秦汤汤,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可以收听】

顾少的宠妻 https://www.wenyuan.me/Read/5540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