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九百四十九章 斗彩皮球花纹杯 (第一更) 回到首页

第九百四十九章 斗彩皮球花纹杯 (第一更)
我为国家修文物第九百四十九章 斗彩皮球花纹杯 (第一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巴里斯塞斯河畔。m.lpsboss.com

王小姐将车停在“湘菜人家”中餐馆大门口的停车位上,然后和向南一起下了车,走进了装修得古香古色的餐馆里。

两个人找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向南将菜单递给王小姐,笑道:“你来点菜吧,点你喜欢吃的,我随意。”

“那我可不客气了啊。”

王小姐笑着看了向南一眼,伸手接过菜单,很快就点了辣椒炒肉、剁椒鱼头、板栗烧菜心,外加一个三鲜汤。

将点好的菜单交给服务员后,王小姐这才笑着对向南说道,“这么多菜,今晚总算可以解解馋了。”

“几天没吃家乡菜了,我也有点馋了。”

向南笑着说道,“到时候可以多吃点,不够了再点。”

“嗯,毕竟,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嘛,对不对?”

王小姐笑嘻嘻地说着,又仔细看了向南一眼,问道,“向专家,你天天修复那些破损得不成样子的文物,不厌烦吗?”

“厌烦?怎么会厌烦呢?”

向南一脸好奇地看着她,文物多有趣啊,每一件文物的背后,都藏着各种各样的曲折故事,怎么会厌烦呢?

“你看,就像今天修复的那幅《野竹图》一样,那么脏兮兮的,你要把它弄干净,把破洞修补起来,得费多少心思啊。”

顿了顿,王小姐又继续说道,

“我以前看过纪录片的,修复文物需要很大的耐心,这要是换成我来修复,让我坐在修复室里磨一整天时间,我肯定会发狂的。”

“其实,习惯了就好了。”

向南见她说得夸张,颇有点忍俊不禁,他笑着说道,“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坚持做下去,总是能够找到这件事情本身的乐趣的。”

“或许,你是对的吧。”

王小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两人说着话,过了没多久,服务员就陆陆续续地将菜上齐了。

看着一盘盘热气蒸腾、香气扑鼻的菜,王小姐眼睛直亮,她咽了咽口水,对向南说道:“咱们开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

向南话音刚落,王小姐就拿起筷子在碗里一顿,紧接着就伸向了一盘盘菜。

半个小时后,三菜一汤就只剩下一些残羹冷炙了,王小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鼓胀胀的小腹,笑道:

“这下完蛋了,半个月的肥都白减了,等下回去要好好跑一圈去。”

向南开玩笑似的说道:“哪里需要跑步那么麻烦?如果你跟着我学习修复文物,不管你怎么吃都胖不起来。”

“一天到晚都坐在那儿不动弹,还胖不起来?我信了你的鬼!”

王小姐撇了撇嘴,一脸不信地瞥了一眼向南。

两个人坐着歇了一会儿,向南去买了单,然后才跟王小姐一起出了中餐馆,坐上车往庄园的方向开去。

回到庄园以后,加利特还没有回来,估计晚上应该不会再过来了,向南和王小姐两个人上了楼,互道了晚安,这才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向南回房间先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一身轻松地靠在床头玩起了手机。

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玩过水果连连看了,到现在依然停留在第九关闯不过去,这战绩实在是太差了。

连玩了四把,还是过不去,向南感觉今天的手气不怎么样,于是果断退出了游戏,关灯睡觉。

……

“向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沃德家族的爱德华先生推开会客室的门,一脸歉意地对向南说道,“今天街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堵车堵得厉害,结果就晚了。”

“没关系。”

向南伸出手和爱德华轻轻握了握,笑着说道,“大城市里堵车很正常。”

连国内道路宽阔的城市都经常堵车呢,更别提原本就街道狭小的巴里斯了,车子一多,堵起来太正常不过了。

“我应该早点出发的。”

爱德华依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说道,“向先生,这一次,我带来了一件残损的古陶瓷器请您帮忙修复。”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拿出一个古董盒来,继续说道,

“这是一件清嘉庆黄地粉彩福寿万年云口瓶,其实我是前段时间刚从拍卖会上拍来的,结果在您来之前的那一天,我在书房里鉴赏这件云口瓶时,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就发现放在书桌上的瓶子被丽萨给撞翻到地上给摔碎了。”

说完,爱德华就随手打开了古董盒的盖子,里面装的是一片片铺满黄釉相见的碎瓷片。

向南拿起一块碎瓷片看了两眼,这是一件通体施以黄釉的瓶子,造型俊秀,制作精细,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瓷器。

他有些惋惜地看了这碎瓷片一眼,随口问道:“丽萨是谁?”

“呃,是一只橘猫,我太太的宠物。”

爱德华脸上有些尴尬,低低地说了一句。

“可惜了。”

向南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儿,爱德华连忙从提包里掏出另外一件古董盒,笑着说道:

“向先生,知道您只收华夏文物作为修复酬劳的规矩,所以这次我也将酬劳带过来了,您先过过眼,要是不满意,我再回去换一件。”

向南拿起古董盒,打开盖子来一看,不由得也是一愣,里面竟然也是一件古陶瓷器。

这是一件斗彩花纹杯,内璧素面,外璧绘有斗彩皮球花纹。

在杯底则书写着「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方框款,是典型的雍正御窑款识。

皮球花纹又被称为皮球锦纹,由丝织品的图案演化而来,是雍正朝创制的新纹饰,是清宫御用的尊贵装饰,以不规则的布局与丰富的色彩来传达一份别致而清新的华贵美感。

事实上,雍正皇帝尤其喜好倭国艺术品,特别是倭国漆器,还曾下诏仿造。而团花设计极为罕见,简约多彩,似乎也正是受到了倭国家纹影响。

雍正本朝的斗彩皮球花传世罕见,传世至今也不过寥寥数件,这爱德华怎么就舍得将它当成云口瓶的修复酬劳交给自己?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s://www.wenyuan.me/Read/55690/index.html